search
吉格斯專欄:金錢讓年輕人變得富有,但不是變得更好

吉格斯專欄:金錢讓年輕人變得富有,但不是變得更好

虎撲足球4月8日訊 曼聯傳奇球星吉格斯在《每日電訊報》發表了最新一期的專欄,他談到了現如今這個社會的年輕球員的問題,他也暗示有許多年輕人因為巨額工資忘記了初心,他也回憶了自己的那個時代。

吉格斯專欄內容如下:

我和俱樂部簽訂第一份合約的日子是在我17歲生日的那一天,1990年11月29日,簽字筆落定的時候,我的薪資從青訓學徒合同的29.5鎊的周薪,外加10鎊的獎金,上漲到非常可觀的170鎊的周薪,另外我還有一線隊的獎金。

而直到第二年的三月份,我才完成了自己的一線隊首秀,但簽合同的那個早上,我坐在弗格森辦公室的時候,腦海里真正關心的並不是錢,而是另外一個問題。

作為一個青訓小將,我不得不每周四都前往斯特雷特福德大學,這件事我並不是非常喜歡。那我還必須要去嗎?「你已經是一名職業球員了」弗格森說,「去不去你自己決定吧。」

我記得簽完合同的那個周四,我在克里夫訓練基地(曼聯的老訓練基地)的食堂,排隊等著買東西吃,正在那時,我突然感覺有人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那是埃里克-哈爾森,我可怕的青年隊主教練。

「你在這裡幹什麼?」他問我。我試圖和他解釋,我已經是一名職業運動員了,我不需要再去上學了。老實來講,埃里克看待這件事情的方法和我完全不一樣。他很堅定地訓斥我放下餐盤,走出這棟大樓,乘坐52號公共汽車乖乖去上大學。

我仍然記得我走出訓練基地大樓的時候飢腸轆轆,什麼也沒吃就走到了去大學的路上。我現在和你們將這個故事,我想說培養青訓球員的方式已經變得完全不同了,現在這個年代,我們會提供最好的合同,在青訓之間交易球員,青訓的遊戲規則已經改變了,而這一切變得我們不再熟悉。

我很清楚,任何一名老派球員討論如今的年輕人,他們的話聽起來都會有些苦澀。我不是這樣。

我的問題核心在於:我覺得這樣一筆錢可以讓十幾歲的球員變得非常富有,但我並不認為,你這些錢幫助他們成為了更好的球員。年輕球員的技術水平沒有下降。我只是懷疑他們踢球的渴望。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看到很多沒有天賦的球員,憑藉著自己的努力在足壇踢出了屬於自己的天地。每一個球隊里,都有這樣個性很要強的球員。

自己年輕時候有很多故事,但我對其中的一件事情記憶特別清晰,作為一名年輕球員,我們都要乘坐公共汽車去索爾福德接受測驗。有一個問題是,我們都害怕會上錯巴士。我害怕自己會遲到。但現在,這些孩子們去哪裡都有俱樂部的人帶著。核心點在於所有青訓孩子們可能遇到的問題都會有人幫忙——俱樂部會解決,為他們創造出舒適的環境——這一切都有助於他們的發展。但成熟這一特質在球場上也非常重要。

當然,這其中也有例外。當我和拉什福德交流的時候,我看著他的眼睛,他就那麼坐著聽我說的話。我能看出來,他真的很想進步。當他取得巨大的突破進入范加爾的一線隊陣容時,他的心態也沒有發生過任何變化。而當我在做和拉什福德同樣的事情(完成一線隊首秀)之時,我還過了很長時間才能在俱樂部的更衣室產生一點影響力。你必須靠自己的表現贏得那樣的權利。

談到我的第一份職業合同,我一個禮拜大約能賺170鎊,但我踢的一場比賽也能獲得300鎊的額外獎金。除此之外,我還擁有贏得獎盃的巨額獎金:聯賽杯冠軍可以獲得1萬鎊,足總杯冠軍是2萬鎊,聯賽冠軍是2.5萬鎊。你們能贏得獎盃,是因為你們想要成為成功的足球運動員,但金錢也很不錯,而在那樣的日子裡,金錢成為了一種很好的激勵因素。

當時在曼聯的一線隊,最大牌的球星一周大概能掙3000鎊到4000鎊。而當坎通納和俱樂部簽訂一份1萬鎊周薪的合約的時候,這真的一筆數額驚人的工資。而現如今,作為有資歷的球員,沒有什麼能阻止這些剛簽下第一份職業合約的球員去開著豪車,購買同樣的名牌衣服。我親眼看見很多孩子搬進了一線隊的更衣室,而在我的那個時代,一名年輕的小將是絕對不會被允許這樣做的。

我也親看看到一個只有17歲的男孩簽下自己的第一份合約后,成為了家庭的經濟支柱,他的父母也因此辭掉了自己的工作。這對於一個還沒有真正開始成長的十幾歲的孩子來說是巨大的壓力,而如果無法成為頂尖的職業球員,事實上這一切都沒有任何意義。

我記得我作為職業球員第一份合同第一次發工資的時候,我支付了40鎊給女房東,好吧,事實上他就是我的媽媽。成長至今,我不認為我已經被金錢改變了。

俱樂部向我推薦了一個會計,27年過去了,他仍然是我的會計。我會前往西敏寺銀行的分所,當我完成了自己作為學徒的工作后,我可以在那裡領取自己的工資——包括在俱樂部的商店裡打工。

我知道那聽起來就像是一個完全不同的時代。而且,是的,即便是在那些日子裡,有些年輕球員的工資也比其他人高很多。而現代社會,最大的變化就是工資的基礎數額就已經這麼大了,這很難讓現在的這些球員「不學壞」。當你已經擁有如此高薪厚,你怎麼證明自己是一名更高級別的球員呢?

我很遺憾地說,儘管在斯特雷特福德學院非常努力,但我不算一個好學生。那件事情讓我想起了自己的曼聯生涯,弗格森爵士和埃里克讓我每周四都去念書,儘管成為了職業球員,但我的職業生涯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而不管是什麼原因,那段時間我從未忘記,我想這大概就是他們的想法。

只有最優秀的主教練,才能掌控好鼓勵和紀律之間的平衡點,而曼聯的青訓一向非常擅長這一點——但我必須要說,如果這些年輕人的工資是每周170鎊,而不是1.7萬鎊,那麼問題就簡單得多了。

微信小程序搜索「虎撲」,只需3秒輕鬆查看國際國內足壇新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