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詩意美文丨∮ 花季之末,光影流衣

詩意美文丨∮ 花季之末,光影流衣

花季之末,光影流衣

花季之末,光影流衣

(一)

窗外,一彎淡月懸於幽藍的夜穹,清泠的月色輕輕的鋪散開來,靜謐,空靈。

初卷珠簾,漫展手中書卷,拈幾闋易安小令映在夜的眉心,瑩瑩的眼帘處拂落一些濕潤的絮語,醉了流蘇,微醺了詩韻。

清揚起落間,悠悠裊裊的絲弦若即若離地迴旋於濕潤的空氣中,仿若流水聲自遠處滑過,淌下一句經年浸潤過的問:季節里應聲而落的繁花,是否還復了淙淙的水流?

琴音琤琮回蕩於我的耳畔,那是天籟的密旨么,託付夜空傳來的華胥曲,扇骨的月色,隱藏於徐徐舒展的畫軸中,朦朧之間,寂寞的顏色孱薄著半簾煙霧,系入窗欞。

這月色迷朦的夜裡,細碎的憂傷踱在記憶的小徑上俯拾往事,而往事,是夢裡三行連韻扶醉長飲的幻美,喚醒了六月微馨的清香。

當所有的花朵都已沉沉睡去,請許我,站立成一棵樹的姿態,倒映水光山色。

花季之末,光影流衣,我清泠的瞳仁里有擺渡之姿,一篙行盡,那天方的舟船已漸漸清晰。

芳年幾許,回憶已是最初的蒼老。

(二)

月白輕衫,菲影流年。

殘缺是今夜寂寞的上弦月,而寂寞的上弦月是幽怨擅長的寫意,婆娑相迎廣寒冷瑟,漸次氤氳開來,若夢之韻律,驚醒煙幕後幾闕獨自沉眠的詞令。

夜空清冽,月色幽然,落影婆娑中執一盞青燈痴然素問:

若回眸,那不倦而至輕拂上你素白衣衫的一縷微光,可是我放逐夢想的希冀?

若凝望,那掬在掌心的皓潔月牙兒投映下的一剪素影,可是我痴情的流連?

一回首,已是過眼雲煙;再回首,不堪清冷河山,風景已漸次遠去,天涯陌路鎖盡眼底。

往昔時光,昨日舊夢,淡淡蒼煙來又去,且教我擷清風一縷為筆,秋水一灣為墨,於心的最深處將你鎖定夢土之上,經日書月,粉黛春秋。

(三)

三生琥珀色,一身琉璃白,透明著塵埃,成全我無瑕的真愛。

生於我心中,有千江水月,緣起於北來的風,南去的雲。

時光疊重,空山,行旅,荊棘叢生里顛簸,恍惚可以照見自己的獨吟,翻覆之間,那些乾枯的誓言已脆聲而裂。山谷如母,在某一刻,必定俯首垂聽憐笑眾生的竊語,而我只是空山裡歇宿的旅人,一夜長夢,將草榻輾轉成干黃,在愈行愈深處,影子長滿了厚厚的青苔。

山中,夜靜,忽遠忽近的松濤聲不斷,仿若山林月色的微語,其實,亘古以來,停佇在人世里的浮華總是隱匿在這隔空的微語當中。

繁華之外很遠,很遠,宛若長風,那長風無眠,牽惹出一段段前塵後事,又化為千手千眼,對壘冥冥中的機緣和合。

想來,若泥漚的世俗中覓得了出塵的智慧,在人間煙火的堆雲幻象中折下一片冷香,摹在心底深處,澡雪而精神,於是才能執著的涉身紅塵,安於一次次的迷失與找尋,甘苦自飲,在時光的流動中不斷地獲取自愈的能量,是謂生命的恩澤。

夢婉瑤:菀芝女士(曾用字清菡)現任古城詩詞書畫研究院副院長、陝西樂山書院導師,自幼酷愛古典詩詞、現代文學,對傳統文化的承襲有著深厚的理解,詩詞多承襲李商隱、李清照、晏殊、晏幾道的風格。深受傳統文化的影響,其散文洒脫飄逸,有著宋元山水畫的意境,厚重的古典主義情懷。在繪畫方面她主工寫意花鳥及山水,擅工筆人物,花鳥遠承惲壽平、陳淳,近師張大千、王雪濤、董壽平、俞致貞等。

2秒

再點擊「識別二維碼」就可以一鍵關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