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個美籍藝術家的「北漂」生活實錄

一個美籍藝術家的「北漂」生活實錄

新華社北京2月22日電題:漂洋過海到宋庄--一個美籍藝術家的「北漂」生活實錄

新華社記者梁相斌、周寧、盧國強

在生活12年,別人叫他「通」,他叫自己「宋庄人」--來自大洋彼岸的美籍印度人雷森明,在北京宋庄這個原創藝術家聚居群落里當起了「北漂」,即便快到知天命的年紀,也依然活得興高采烈:創作、策展、交各國朋友、娶媳婦,一個都沒落。

這是美籍藝術家雷森明在北京宋庄的工作室進行藝術創作。(2017年2月11日攝)在呆了十二年,別人叫他「通」,他叫自己「宋庄人」--來自大洋彼岸的美籍印度人雷森明(Sridhar Ramasami),在北京宋庄這個原創藝術家聚居群落里當起了「北漂」,即便快到知天命的年紀,也依然活得興高采烈:創作、策展、交各國朋友、娶媳婦,一個都沒落。

新華社記者孟菁攝

「外來客」緣何選宋庄?

在宋庄鎮一個繁華的十字路口,你一眼就能認出雷森明:黝黑膚色,戴黑框眼鏡,穿黑舊外衣,推一輛二手腳踏車,走近一看,那濃密的披肩捲髮猶如懸垂半空的黑色瀑布。可他剛一張嘴打招呼,一口濃重的京腔讓人嚇一跳,好像是個地道的「北京爺們兒」。

在宋庄待了6年,圖個啥?「這兒是藝術家的天堂,文藝的氣氛包容、活躍。」雷森明不假思索地回答。

自上世紀90年代起,包括世界級藝術大師黃永玉在內的一批藝術家開始在宋庄安營紮寨。宋庄的名氣隨著畫家的作品已由京郊村野遠渡重洋傳遍世界各地,被譽為「文化矽谷」。

在這裡生活創作的藝術家從最初的十幾人發展到現在近10000人。美、英、法等國的200多名外國藝術家紛至沓來,在文化交融中見證「文化矽谷」的崛起。

「宋庄在世界上是獨一無二的。上萬人在這兒,就是搞藝術,還能生存,我覺得特神奇。」在雷森明看來,他對宋庄有這樣規模的藝術家群落感到吃驚,「和這麼多藝友溝通交流、分享經驗,有這麼多美術館能辦畫展,街邊這麼多畫材店鋪,走路幾分鐘就能買到便宜的宣紙……我特知足。」

其實,10多年前,雷森明曾是工程師,在美國工作多年,收入頗高。「但這不是我喜歡的生活,太乏味了。我想拿起畫筆,做一個獨立的藝術家。」

「文化對我有極強的吸引力。」雷森明說,原本帶著「背包客」心態到旅遊的他,沒想到被宋庄的魅力深深吸引,常駐下來。

雷森明的作品融合了藝術與科技的元素。「我喜歡用塑料片、樹脂材料和3D印表機搞畫材製作。」

這是雷森明(后)與家人一起鬨女兒睡覺。(2017年2月5日攝)在呆了十二年,別人叫他「通」,他叫自己「宋庄人」--來自大洋彼岸的美籍印度人雷森明(Sridhar Ramasami),在北京宋庄這個原創藝術家聚居群落里當起了「北漂」,即便快到知天命的年紀,也依然活得興高采烈:創作、策展、交各國朋友、娶媳婦,一個都沒落。

新華社記者孟菁攝

去年春節前夕,雷森明和小他10多歲的北京女孩兒秦紅喜結良緣。今年1月,他們喜得千金瑪雅,「這是上天給我的禮物,是紮根的結晶」。

雷森明說:「在這裡生活,我感覺不到有什麼國別界限,我們都是愛好藝術的『宋庄人』。」

外來的和尚咋念經?

都說外來的和尚會念經。在宋庄,這些曾在巴黎、羅馬、紐約等世界藝術之都生活的「老外」藝術家,很容易被貼上「作品大賣」「衣食無憂」的標籤。

現實是骨感的。和宋庄其他畫家一樣,雷森明每天都要在藝術理想與家庭生計間徘徊抉擇。想在長期立足,就得使出渾身解數,因為,每月幾千塊的房租、產後恢復中的老婆和嗷嗷待哺的孩子,讓他明白一個男人肩上的擔子。

美籍藝術家雷森明在為即將滿月的女兒製作藝術作品。(2017年2月11日攝)在呆了十二年,別人叫他「通」,他叫自己「宋庄人」--來自大洋彼岸的美籍印度人雷森明(Sridhar Ramasami),在北京宋庄這個原創藝術家聚居群落里當起了「北漂」,即便快到知天命的年紀,也依然活得興高采烈:創作、策展、交各國朋友、娶媳婦,一個都沒落。

新華社記者孟菁攝

賣畫是雷森明一家的主要收入來源,約10萬元人民幣的年收入能勉強維持一家人的正常開銷。「八年前宋庄的畫作交易特別好。但這幾年,交易一般,每年能賣出20%的新作就謝天謝地了。」他舉例道,「我的作品當前均價也就每幅六七千塊。」

為打開銷路,雷森明絞盡腦汁:參展推銷作品,參加各大藝術品交易博覽會,委託代理機構或平台銷售,開辦個人網站交易……雷森明清晰勾勒著潛在市場--、美國和印度,「一有機會我就到這些地方辦畫展,效果還不錯」。

「當下,越來越多的外國藝術家以宋庄為豪,『MADE IN宋庄(宋庄製造)』的品牌意味著作品價值。」雷森明說,宋庄正成為文化「走出去」的新通道。

通州區文化部門的信息顯示,近5年來,每年有近100名在宋庄的中外藝術家的近千件作品被美、英、日等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100多個著名藝術機構收藏。作為當代藝術的「風向標」,宋庄正不斷提升中華文化在世界的影響力。

有誰知道,未來會怎樣?

「未來會怎樣,究竟有誰會知道」,這句流行歌曲《我是一隻小小鳥》里的歌詞,愈發成為雷森明腦海中的疑問。

2017年2月,某房地產網站掛出的最新房價顯示:在宋庄鎮,一套70平方米的二手房,售價約210萬元。看似房價並不算高,但對距北京中心區直線距離超30公里以及在這裡生活的大部分藝術家來說,這樣的價格很難負擔。

雷森明並不喜歡大城市的喧囂和過度商業化,更不願看到藝術被商業驅逐。面對一些偽藝術家和商人對宋庄的趨之若鶩,他嗅到一些「危險的味道」:這裡似乎越來越多地以旅遊景點、餐飲區及交通擁堵節點的面目出現。

雷森明和他的中外藝友時時刻刻都擔心房租再漲,擔心各種生活成本再大。對未來不確定性的擔憂成為普遍心態。

令他欣喜的是,根據北京建設「文化中心」的發展定位,通州區正將「宋庄原創藝術集聚區」升級為「中央藝術區」,依託「北京最大的文化創意產業集聚區」的發展規劃,以「宋庄」的文化品牌全力打造符合國際新城發展需求的文化產業集群品牌。

從美國到,雷森明目睹了宋庄的崛起。而現在,這個「宋庄人」希望踏著宋庄這塊跳板,走向世界。(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精彩推薦
留言回覆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