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與我家鄉的特產故事之葉師傅

我與我家鄉的特產故事之葉師傅

【我與我家鄉的特產故事】君山銀針

作者:韻

茶,一個字卻涵蓋許多的內容。在這個生活節奏越發快速越發浮躁的社會,已經逐漸與傳統文化劃上了等號。

作為一個標準的八零后工人子弟,最開始認識茶,是小時候家裡來客人。一杯茉莉花茶,細碎的茶葉與茶梗,沸騰的水汽帶出一抹草木的清香。家庭環境稍好之後,會看到父親將朋友送的本地雲霧茶珍而重之的收在柜子里,周末閑暇時,泡上一壺,細細的品之伴隨著嘖嘖聲。

最初對茶的印象到此便戛然而止,中學時代多受西化思想的浸瀆,小資情調作祟卻又不得要領,於是喝咖啡變成了王道。在家鄉的小城市裡,在落地窗里品一杯咖啡,看路旁人來人往,體會著旁人沒有的清閑,似乎就成為了小資階層,連格調也提高了幾分。

記得大學時期,思想得以第一次與身體同獲自由,對國學的痴迷就這麼無厘頭的開始。而茶作為國學的一隅,自然也有所涉獵,起碼的十大還是耳熟能詳的。只是苦於囊中羞澀,無法一一品鑒。偶爾在伯父家「吃大戶」順一些較次的金駿眉與大紅袍,便會當做寶——收在書櫃里發霉。

直到正式步入社會,因為經常需要應酬,日積月累中,對茶的品鑒、了解也越來越深入。以前引為憾事的十大也都得以如願品鑒,對茶的了解才終於提升到一個較為立體的層面。於是,便一頭栽入此大坑而不可自拔了。但凡出差旅行,總少不了帶回一份當地的茶禮,送給親朋或者自己。也會有自己的偏好,從初時的「金駿眉」、「正山小種」、「鐵觀音」到碧螺春、龍井、大紅袍、茯磚、天尖、鳳凰單樅等等。但最終,還是愛上了本地的口味.

無法否認,我們所處的這個時代是一個物質生活極度發達的社會,所以大抵也是這個社會浮躁的一個原因吧——以物質多寡來標榜衡量個人的價值。而新興富人階層從來都缺風雅卻不缺附庸,商人逐利,這麼大的一個市場,怎麼才能在裡面多分的一塊蛋糕變成了所有茶商思考的問題。於是原本自然市場條件下形成的傳統茶葉商品逐漸被賦予了越來越多的內涵,也牽強附會了越來越多的外延:「保健茶」、「養生茶」、「佛茶」、「貢茶」、「有機茶」……曾經簡單的愛好,變成了各種攀比。而產品的本質,被浮華的外在與短頻快的產量所掩蓋以致糟踐了。

多年的飄蕩,讓人對過於浮誇的東西逐漸提不起興趣。於是本地的茶開始在心理佔據越來越重的地位,頗有些閱盡繁華始見真的感覺。每當沖泡時,芽豎懸湯中,沖升水面,復又徐徐下沉,往複者三,攏於杯底。嗅著茶香,看著澄凈微黃的茶湯,飽滿的芽傲然挺立,彷彿置身君山竹林中,觀漫天竹葉,飄然飛舞。就那麼一刻間,發現原來那麼多的好,卻因為之前熟視無睹而錯過。竊以為,品茶如品人生——君山銀針,帶著濃濃的鄉眷,回味母親的甘甜。

歡迎投稿尋找你身邊的特產故事

投稿私信至跟著特產走

微信公眾號微博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