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丑書」,當代書法將迎來最大危機丨走尋

2017/08/15

文 | 阿友

一九九五年《書法》第六期刊登了《全國第六屆中青年書法篆刻展覽獲獎作品》,這次展覽較之以往有兩個突破:一是拓寬了遴選面,對現代書法敞開了大門;二是增加了透明度,全文公布評委們的《我為什麼推薦他獲獎》。當我激情地把《書法》雜誌拿給身邊舞文弄墨的朋友們分享時,卻遭致一片罵聲,最噴飯的是年長的楊公臉紅脖子粗地喊:特么滴我孫子都比他寫得好!矛頭所指的是下面這幾幅獲獎作品:

一等獎 於明泉(山東)(局部)

二等獎 田紹登(湖南)

三等獎 古泥 (河北)

專家對此則另有說法,比如對三等獎古泥這幅作品,推薦者王鏞是「流行書風」的代表人物,中央美院書法教授,他的評語是:

「以北碑入行草有頗多不易之處。此件條幅雖有趙撝叔影子,但並非亦步亦趨,簡單模仿,而是更具排宕激昂氣象,略無板滯刻鑿之病;用筆折搭轉換,方中寓圓,提按衄挫,剛柔相濟;體勢放蕩而用筆挺健;結字大小長短,縱斂有致,形成了較強的節奏感;通篇疏密虛實,極富變化,整體處理亦基本的當。惟最後數字,思路凝滯,落筆遲疑而又欠連屬呼應。可謂瑜中之瑕。」

王鏞評點古泥

石開評點劉燦銘

李剛田評點白賡

這類作品當時官方的定義是「現代書法」。現代書法是區別於傳統書法的,應該說給書壇帶來了新氣象,但是長期受傳統書法熏陶的文友們一時間難以接受,不過我確是不遺餘力地給朋友解釋,後來我離開朋友雲遊中常接到朋友電話諮詢,問題越來越多,我只好建議朋友認真讀讀書法史。

實話實說,書法理論是滯后的,尤其是「現代書法」理論更是支離破碎,且基本都是在圈子內交流,很難「飛入尋常百姓家」。我周邊所謂的舞文弄墨者,大多也就是談一談二王,臨一臨歐柳顏趙,對書法的大格局大走向根本不可能有宏觀的把握和認知。

何應輝評點劉新德

朱關田評點周俊友

時間過去了二十多年,現代書法的概念早已被「丑書」取代。綜觀時下書壇 「丑書」風起雲湧,書家爭相獻醜,唯丑為佳、唯丑獨尊,大有泛濫成災之勢。與之相對應的是大眾對「丑書」的批評指責鋪天蓋地,甚至是指責唾罵,口誅筆伐,視「丑書」為洪水猛獸。

各種賽事、展覽、媒體,但凡公之於眾者,討伐聲一浪高過一浪。僅舉一例,前幾天微信平台《逍遙書畫》專載《國家畫院副院長、書法篆刻院執行院長曾來德書畫作品欣賞》,與以往一樣,一看到這樣的「丑書」好多人就怒火中燒,看看下面的評論:

每每看到這樣言辭激烈的評論,真是叫人哭笑不得。任你尖叫怒罵也好,撞牆跳樓也罷,書家卻不捋你的鬍子,連回復也不給你。於是乎雙方形成對峙:一面是潛心創作,「丑書」源源不斷,一面是唾沫星子滿天飛。為什麼會這樣呢?到底是哪兒出了問題?老朽我把玩書畫數十年,對個中緣由略知一二,今天在這裡給大家討個說法。

一、 何謂「丑書」?

「丑書」是相對於「美書」而言的。那麼,「美書」又是什麼?「美書」就是所謂的傳統的、正統的書法,直觀上給人以清麗漂亮、端莊秀雅,基本上是二王帖學一脈,符合大眾千百年來養成的審美標準和情趣。三十年前的書法作品基本都是這種面貌,請看「首屆全國大學生書法展」部分獲獎作品:

王冬齡(一等獎)

鮑賢倫(一等獎)

崔寒柏(一等獎)

陳振濂(二等獎)

邱振中(二等獎)

相對而言,「丑書」顯然就是醜陋難看、不堪入目。其特點是違背正統審美標準,背叛傳統書寫習慣,用筆怪異、結體拙丑……約略是近二三十年逐漸發跡並統治書壇的。下面再看看「首屆全國大學生書法展」獲獎那幾位書家,三十多年後書法是這個樣子:

王冬齡(現在)

鮑賢倫(現在)

崔寒柏(現在)

陳振濂(現在)

邱振中(現在)

前後對照確是判若兩人。三十年前的作品絕對是大眾可接受範圍,而三十年後的作品就是大眾不能忍受的「丑書」。有好多人不了解這些書家三十年前的面貌,往往以為他們根本就不會寫字、不懂書法呢。那就錯了,其實他們曾經是多麼招人喜歡啊!

有人不禁要問,好端端的,他們怎麼就變成這個樣子了呢?請接著往下看。

二、「丑書」的來源

我告訴大家「丑書」其實是從日本來的,可能有些人免不了犯暈。如果三十年前你在世界上特別是歐洲打聽一下書法,聽到的回答一準讓你背過氣去:沒聽說過書法,只知道日本的書道。半個世紀前當書法在一片沉寂中自娛自樂的時候,跟我們一水之隔的島國日本卻把書道玩得生機勃勃、風生水起,並且風風火火地在世界各地大搞巡迴展覽,難怪世人「只知道日本的書道」。在日本不但全民書道,並且民間組織眾多,流派紛呈。比如前調和體、衛書風、墨象派、少字書、結繩體等等。下面略舉幾例,看看日本書道的基本面貌:

比田井南谷作品《電的眾相》

手島作品《崩壞》

井上有一作品《貧》

前幾位書家的作品風格是不是跟日本的很像?而事實上,前幾位書家的作品大體上是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才出現的,而日本這些作品出現在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比我們要早三四十年。不承認跟人家學的,那就是糊弄鬼。

有人又有疑問了:書法不是的傳統藝術嗎?怎麼還跟日本學呢?

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國門打開之後,各種新鮮事物蜂擁而至,而文化交流也急劇增加,當日本書道擺在面前的時候的書家著實驚出了一身冷汗:書法還可以這樣寫?!一時間模仿借鑒之風盛行。那些年,只要你學點新鮮東西就可以在賽事上獲獎;有賽事評獎導引,加上先鋒書家的言傳身教,「丑書」慢慢擴展開來……漸漸地,模仿借鑒之後,人們冷靜下來回過頭突然發現,日本的現代書道理念源自於我們老祖宗。

米芾作品

書法藝術源遠流長,藝術流派也是百花齊放,但是到了宋朝,漸呈流美甜媚氣象,比如被人極力吹捧的米芾書法。這種流美甜媚氣象不但影響了國民的性格,同時也影響了整個宋朝的民族性格:美女插花,香艷嫵媚,溫軟乏力。此等民族性格自然抵擋不住北方游牧民族的彪悍鐵騎,必然是一擊即潰,改朝換代。

宋以後的書法幾乎是萎靡不振,但並沒消亡,而是在苦悶中思索、掙扎中徘徊。到了清代中期的嘉慶朝,隨著古代的吉書、貞石、碑版大量出土,碑學由此而興起。當時的集大成者劉墉和鄧石如開創了碑學之宗,咸豐以後碑學尤為昌盛,前後有康有為、何紹基、趙之謙、吳昌碩等變革創新的大師。叫人腦洞大開的是,有一位以行醫為生的乾癟老頭叫傅山的發出了振聾發聵的絕響:「寧拙毋巧,寧丑勿媚,寧支離毋輕滑,寧直率毋安排」。

劉墉作品

傅山作品

傅山的話大意是:作書寧追求古拙而不能追求華巧,應追求一種大巧若拙、含而不露的藝術境界;寧可寫得丑些甚或粗頭亂服,尋求內在的美,也不能有取悅於人、奴顏婢膝之態;寧追求鬆散參差、崩崖老樹、自然瀟疏之趣,也不能有輕佻浮滑,諂媚取寵之相;寧信筆直書、無需顧慮,也不要描眉畫鬢、裝飾點綴,有搔首弄姿之嫌。

傅山的書學理論既是對清代碑學的總結,也是最具開張的書法理念。今人所謂的「丑書」的「丑」,其實來自於傅山的「寧丑勿媚」。

縱覽書法史不難發現書法的發展史是與丑書分不開的。跟同時代的書法家比王羲之的書法就是丑書;跟懷素比張旭的草書就是丑書,跟張旭比可能徐渭的草書也是丑書;跟天下第一行書《蘭亭序》比,天下第二行書《祭侄文稿》就是丑書……可以這麼說,書法的發展史其實就是不斷創新的歷史,不同的是清代之前一直沒有明確的現代書學理念。

天下第一行書《蘭亭序》王羲之(晉)

天下第二行書《祭侄文稿》(唐)

天下第三行書《黃州寒食帖》蘇軾(宋)

大家一定要明白一個道理:風格的丑和藝術的美不是一回事,藝術的標準不是美,而是個性,是充分地表達個人情感和情趣的,因而也是多元的、豐富的。這個理念可以用於任何藝術形式,比如繪畫:黃賓虹的畫美嗎?不美;梵高的《向日葵》美嗎?不美。但是,黃賓虹的畫和梵高的《向日葵》都有極高的藝術價值。

說到這裡,我們還為丑書感到奇怪嗎?還談丑色變嗎?當然,由於皇帝的偏愛,帖學和流美書風一直被推崇為正統,以至於影響著我們的審美取向,致使今人對「丑書」難以接受。

三、「丑書」的藝術

為了讓大家更深入了解和理解「丑書」,我不得不簡單談談「丑書」的藝術特色。

大體上說,所謂「丑書」,其實就是師古不泥、創新發展,充分表現個性,與媚俗做鬥爭的。在碑學中開拓發展、在古趣中追求尚意,在傳統中展現個性。

謝無量作品

比如運筆,傳統的「錐畫沙」、「屋漏痕」,是說要嚴格按照規矩逆鋒起筆中鋒運筆,不可出鋒、偏鋒,方能達到端莊厚重、力透紙背的效果。而「丑書」一反傳統的模範,往往露鋒起筆側縫運筆,有無拘無束、空靈飄逸的效果。比如結體,一反傳統的間架結構,尋找不平衡和不對稱的動勢傾斜和怪奇意味。比如布局,打破了傳統的狀如運算元式規程,章法更加達情隨意、自然天成。

總之,觀「丑書」作品,給人以稚趣撲拙、返璞歸真、物我兩忘的境界,這就是個性的展現、性情的釋放、心靈的述說。傳統書法理念講究巧、媚、秀,輕滑、安排。事實上,巧之極則雕飾做作,鏤金錯彩而乏自然天趣;媚之極則傷於細弱,甜膩浮滑而顯氣格卑下。故,追求博大、恢宏,肆張、奇崛、拙重、莊嚴的意趣和內在的深沉厚重的美學境界乃大勢所趨。

這也是哲學的辯證法:大智若愚、大巧若拙。

《中秋帖》 王獻之(晉)

《裴將軍詩帖》 顏真卿(唐)

徐生翁作品(清)

曾翔作品(當代)

在以上幾幅代表性的名帖比照中,我們或可感悟一二:書法的走向無不是繼承發展、推陳出新的。「丑書」亦即現代(先鋒)書法,在探索中前行,在繼承中發展。

四、丑書泛濫的後果

在書法演進的坐標系裡,每個時代都有自己的鮮明特色。先秦古樸、漢魏雄強;「晉尚韻、唐尚法、宋尚意、元明尚態」(清·梁山獻《評書帖》),而現代(先鋒)書法在碑學中開拓發展、在古趣中追求尚意,在傳統中展現個性,同時也是泥沙俱下、魚龍混雜、問題多多。

首先,跟風扎堆,競相獻醜。現代(先鋒)書法作為整體書法大格局之一脈尚屬正常現象,並且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現代(先鋒)書法因為不走尋常路,書法的基本特點和常識性形態隱匿其中,這就給一些投機取巧、急功近利者可乘之機,立異競「丑」者如過江之鯽,暴走書壇,泛濫成災。有的不臨帖習貼,直接上手玩丑耍怪,以假亂真行走江湖、混取銀兩。這種良莠混雜、魚目混珠的現象對現代(先鋒)書法是極大的敗壞。難怪人們唾棄現代(先鋒)書法為「丑書」。

現代書法里真正的丑書,充滿了媚俗(名字做了處理)

其次,離譜跑調,脫離大眾。其實,現代(先鋒)書法僅僅二三十年的探索求新,還屬青澀懵懂,本應穩步發展,理性前行。然而一些人卻彷彿打了雞血一般,不顧藝術規律,鋌而走險,作書如醉酒巫風,丐兒村漢,胡言亂語,四方暴走;書法展覽上,丑字蠢墨競相登場,動作歪狀、神頭鬼臉,讓人一頭霧水。

甚至有的大家主張解體漢字,還聲言:書法本可以不以漢字為載體。這種書壇文化生態離大眾越來越遠,實在堪憂。藝術如果脫離了大眾,僅僅作為象牙塔里應景、拍賣會上斂財,終將枯萎乾涸、死路一條。

王鏞作品

沃興華作品

當然,這裡特別值得指出的一點就是,以王鏞、沃興華等為代表的「丑書」書家,並不是作品本身的丑,而是人們還不能及時跟上他們的步伐,站在相同的高度來欣賞他們的作品,他們恰恰是那批在書法之路上最為真實的堅守者和前沿開拓者,沒有他們,當代書法很可能在沿襲舊有的糟粕之餘,將走向全民媚俗的道路,所以,沒有「丑書」,當代書法的發展是難以想象的,很可能將迎來一場最大的危機。

歸根結底,繼承與發展是相輔相成的,有繼承才有創新,創新是建立在繼承基礎之上的。只有老老實實向古人學習,扎紮實實打好基礎,積累深厚傳統功力和高古情懷,創新才是有源之水、有本之木,書法才能在穩步中發展!

阿友

藝術家

原名王志友,也作高嘯王子,職業書畫家,自由撰稿人。

關於丑書,你怎麼解讀,

寫留言告訴我們吧!

走尋作品,轉載請註明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立即按讚,感謝大大無私地分享
寫了5860294篇文章,獲得16437
Line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

當代書法進入人們的視線,主要是通過展廳來展開的,這與古代書齋把玩,已不可同日而語。古代書法能成為傳世經典,必然要經過大浪淘沙,而篩選出來的墨寶或碑刻,代代流傳,一直到了今天。但是,當代書法發展過程...
書法批評,它不僅有其指判書法藝術得失、揭示書法活動規律、促進創作繁榮的功能,且本身就是有著獨立的思想文化價值乃至藝術價值的創造。但在當前的書壇中,書法批評卻表現著各種各樣的弊端,或是從個人審美好惡對書...
長期以來,各種報刊雜誌上批評「丑書」的文章很多,指責現在許多展覽作品甚至獲獎作品在創作時「不往美觀上去寫」,有意漠視用筆,破壞結體,誇張變形等等。對這些意見我不能苟同,覺得他們在認識上有兩個錯誤:...
-美與丑 藝術的審美,常常令大眾迷惑不解,因為藝術家的創作形式,並非一定符合大眾的欣賞口味與習慣,有時甚至離大眾的要求距離甚遠。看過19世紀西方藝術家羅丹的雕塑作品《思》,那種細膩、素凈的創作手法,讓...
第一步: 准備階段第一步確定作品內容。參加國內檔次較高的重要書展,或為名勝古迹題字,或應邀為慶典題賀,一般都自撰詩文、聯語。即使是抄錄古今詩文,也注重所選內容的品位,陳詞俗語一般不寫。除非必要,一般...
今天的時代已經是我們在世界上要來討論藝術到底是什麼的問題,在討論的時候我們會發現,藝術和藝術史都應該是一個複數,而不應是一個單數。 長期以來,我們都在用西方的、以希臘為根基的概念說,意思是它是一個...
本文為往事隨風如煙聯合松風閣書法日講、松風閣書畫日講聯合原創發布,已經簽約維權騎士,禁止轉載發表到360doc等低質平台,違者將承擔法律責任!丑書,是最近這些年來書壇上隱隱然存在的一個現象,他雖然沒有正...
今天的時代已經是我們在世界上要來討論藝術到底是什麼的問題,在討論的時候我們會發現,藝術和藝術史都應該是一個複數,而不應是一個單數。長期以來,我們都在用西方的、以希臘為根基的概念說,意思是它是一個模...
今天的時代已經是我們在世界上要來討論藝術到底是什麼的問題,在討論的時候我們會發現,藝術和藝術史都應該是一個複數,而不應是一個單數。長期以來,我們都在用西方的、以希臘為根基的概念說,意思是它是一個模...
則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