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滾石唱片:有人問我你究竟是哪裡好,這麼多年我還忘不了

滾石唱片:有人問我你究竟是哪裡好,這麼多年我還忘不了

本文是關於滾石唱片的下篇,上篇標題為:

滾石唱片: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

在80年代後期至90年代,滾石的歌曲很大一部分都是以歌詞為主要導向。

這個導向,是李宗盛導出來的。

80年代中期,羅大佑暫別滾石,這個時候李宗盛出現了。

那個時代的滾石很神奇,兩個音樂教父竟然機緣巧合地,前後對接在一起了。

有一首歌蠻有意思的,講的是李宗盛自己的事。

《阿宗三件事》。

其中有一段寫道他的早年經歷:

我是一個瓦斯行老闆之子

在還沒證實我有獨立賺錢的本事以前

我的父親要我在家裡幫忙送瓦斯

我必須利用生意清淡的午後

在新社區的電線杆上綁上電話的牌子

我必須扛著瓦斯

穿過臭水四溢的夜市

這樣一個瓦斯行老闆之子,後來成為了華語音樂的另一個音樂教父。

這個李宗盛,以他的細膩筆法,對人的細微觀察,寫出了一首首經典名曲。

其中,以女人歌極受讚譽。

他既能寫出陳淑樺的《夢醒時分》,也能寫出張艾嘉的《愛的代價》。

很多人稱他是最懂女人的音樂心理大師。

但他卻稱:其實自己不懂女人,只是將自己代入到對方的角度,從人性出發來寫而已。

1994年,陳凱歌拍了《霸王別姬》,李宗盛為這部電影寫了《當愛已成往事》。

但一開始,陳凱歌是不願意用這歌的:

我一個格局這麼宏大的電影,怎麼能用一首流行歌曲呢?

後來經人遊說后,陳凱歌還是採用了。

而通過這一首歌,李宗盛成功邀請到林憶蓮加入滾石。

這一加入,則改變了李宗盛後面10來年的人生軌跡。

可以說,林憶蓮加入滾石后,李宗盛大把大把的精力都放在打造林憶蓮了。

於是,有了都市女性代言人的林憶蓮形象。

這是一個唱功很厲害的歌手。

在香港,能夠柔情,又能勁歌熱舞的女歌手沒幾個,林憶蓮是其中之一。

那麼多年下來,林憶蓮和李宗盛終究走在了一起。

那麼多年以後,林憶蓮和李宗盛還是分開了。

以致於後來,有人說李宗盛懂女人時,李宗盛給自己補刀:

你看我的婚姻就知道我不懂女人了。

關於李宗盛的專題,之前已做過,在此不再多說。

90年代,世界五大唱片公司(SONY華納環球 EMI,BMG)集體進軍台灣。

一下子,台灣唱片業的格局改變了。

包括滾石的老對手飛碟唱片都被華納收購。

一時間,滾石竟然成為那時候僅存的唯一一家本土唱片公司。

當時擺在滾石面前的局面是:少了一個多年纏鬥的老對手。

本應高興的事卻無法讓滾石高興。

因為滾石一下子多了五個新的對手。

這一下,擺在滾石面前的有兩條路:

被收購。

或者:撐下去,堅持自己。

滾石選擇了後者。

同時,五大唱片公司也在搶台灣本土的資源。

當時,滾石有一些歌手就跳槽到這些唱片公司。

其中有一個人,也是這些唱片公司競相爭取的主力對象。

但他卻說:「我生是滾石的人,死是滾石的鬼。」

--周華健。

這個家裡經營米店的香港人,19歲那年赴台灣求學之際,被學長引薦,到台灣一家民歌西餐廳駐唱。

後來,在李宗盛的介紹下,周華健進入滾石擔任助理。

當時這個小小的助理,後來變成了滾石的唱將一哥。

周華健的歌有個特點:

曲調朗朗上口,特別好學。

基本上,他的歌你聽個2遍,就能哼出幾句。

像這首《其實不想走》,一遍下來,簡直就被那「其實不想走,其實我想留」這幾句給洗腦了。

周華健的金曲實在很多。

每次周華健的演唱會,總會有好幾首歌能夠引發全場大合唱。

加上健康,親民,陽光的形象,周華健是滾石在90年代打造的最為成功的歌手之一。

由於周華健的香港人身份,為了打響香港市場,於是滾石把周華健做為一名大將,直打香港樂壇。

雖然滾石在台灣本土以外的擴張不算成功,但周華健並沒有讓滾石失望。

一張粵語大碟《弦途有你》,裡面有著幾首周華健國語歌的粵語版本。

更有《濃情化不開》這首在當年香港十大中文金曲中佔得一席之地的經典。

對於這張專輯,有介紹如下:

《弦途有你》以破紀錄的銷售成績,創造了華健在香港的演藝事業巔峰,專輯內經典如雲,完全沒有賞味期限。

註:周華健為《天龍八部》寫的那首主題曲《難念的經》,被譽為唱好比學好降龍十八掌還難。

這麼些年,當時的「陽光遊子」,那年歲慢慢地到了和李宗盛,品冠一起唱那首《最近比較煩》。

從最近比較煩,再到已經可以把自己的一堆金曲放到一首歌裡面唱出來。

然後在歌中問聽眾:

有沒有一首歌會讓你想起我?

一首歌,太少了。

比如《朋友》,怎能不聽不唱。

30多年,周華健說到做到,如今依然陪著滾石。

90年代中期的滾石,開始在台灣本土之外擴張版圖。

香港,東南亞,甚至內地。

有一個版圖,滾石做得很好,甚至登峰造極了那一領域。

魔岩。

魔岩的締造者是張培仁。

就是他,為滾石創辦了魔岩唱片。

其中,有一批內地的搖滾青年,這些名字現在已成為記憶,但提出來仍然響亮。

唐朝,黑豹,魔岩三傑。

張培仁是個帶著些「偏執的理想主義」的行動者,他一直相信且堅持著:做喜歡的事,讓喜歡的事有價值。

於是,那個時代,內地的搖滾合集《火》出街了,燃起的烈火熊熊炙烤著。

更多人聽到了唐朝樂隊,聽到了黑豹,聽到了何勇,張楚,竇唯。

更有著魔岩三傑在香港造成轟動的那場演唱會:

搖滾樂勢力。

本來以為,這場演唱會是搖滾的一個新開始。

沒想到,卻成為了一個巔峰。

關於這場演唱會的專題,小丑之前做過,不再複述。

那個時代,現在想起來還充滿了魔力。

張培仁說道:

常常有人說,當年我們做了多麼偉大的事情,但實際上,從來沒有偉大的唱片公司。偉大的是那個時代,唱片公司只是邀請音樂人來錄音,協助他們推廣而已。不可能憑空生出來一個。那個時代的好處是絕無僅有的理想主義的時代,背後有非常多歷史沉澱,積累了很多的壓力和很多的助力。

說到搖滾,在90年代初,在滾石能扛起搖滾這面大旗的,必然要說伍佰。

伍佰這個名字有意思,別看他現在在台上狂野,披著一頭長發就以為他壞。

小時候的伍佰擔任班幹部,學習成績很好,5門考試科都是100分。

所以,伍佰就這麼叫開了。

伍佰是個很全能的歌手,唱作俱佳。

同時由於他的樣子和說話的口音,所以也被稱為台客代表人物之一。

台客,原意為普通話說不標準的台灣人。

如果您注意看伍佰唱歌,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他的嘴型一般是平平像兩邊張開的。

比如「是」這個音,一般來講嘴唇是要稍微往前凸的,不過伍佰的嘴唇就平攤了。

其實伍佰看起來酷,但是看多了,會發現其實他蠻好玩的。

比如他會有些冷幽默。

比如在《突然的自我》現場版中,伍佰間奏時說:

「來來來,喝完這杯,還有一杯;再喝完這杯,還有三杯。」

底下歌迷興奮地尖叫。

而為了那首《你是我的花朵》,伍佰還特地去設計了一款花朵舞。

這首歌的副歌重複次數較多,所以每次唱這歌,伍佰都要跳好幾次花朵舞。

伍佰本人多才多藝,小時候他曾經想當畫家。

長大后,在成為歌手之前,伍佰還做過業務員,賣過保險,擺過地攤。

很難想象,在公眾面前讓人感覺不善言辭的伍佰,做銷售是一個什麼樣。

但,伍佰還有一個身份:攝影家。

伍佰的搖滾受眾很廣,不小眾。

或者,有的人喜歡用另一個代名詞:商業化。

給自己寫,能搖滾;給不同的人寫歌,他能寫出不同的感覺。

給萬芳寫,就能寫出《夜照亮了夜》;給張學友寫,能寫出《如果這都不算愛》;給那英寫,則有《我不是天使》。

1994年,伍佰的《浪人情歌》專輯問世。

這張專輯,被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評選為當年的十大專輯。

但如果您仔細看專輯的封面,會發現歌者寫的是伍佰+CHINA BLUE。

也就是說,其實這張專輯是以樂隊的形式推出的。

但和普通樂隊形式不同的是,這個樂隊中,又以伍佰為焦點。

這個形式,一直沿用至今。

實際來說,其實這是一個樂隊。

沒人會說五月天是阿信的樂隊,但有人會說CHINA BLUE是伍佰的樂隊。

和伍佰有了多次合作的萬芳評價伍佰:伍佰身上具有反叛與浪漫同時兼具的特質。

他寫給萬芳的那首《夜照亮了夜》,由萬芳唱來是她的味道。

但經由伍佰改編后,其實曲風還相對緩和些,但卻有著伍佰自己那種搖滾感覺。

至於伍佰這首名曲,其創作靈感也有著滾石的一種人文意義。

這首歌搖滾很硬,但卻是受啟發於村上春樹的小說:《挪威的森林》。

話說當時伍佰看完這部小說后,很喜歡。

於是有感而發,寫了這首歌。

問題是,寫完后找不到合適的歌名。

於是,伍佰直接把書名套了上去,滾石又誕生了一首名曲。

至於滾石20年的後期,最後大為輝煌的一段時期,應該就是任賢齊那段時期了。

說道任賢齊,要先說製作人小蟲。

小蟲也是滾石的一位王牌製作人。

雖然名氣不如羅大佑,李宗盛,但是寫的很多歌,也是響噹噹的。

除了昨天說的李麗芬的兩首歌外,再隨便列舉幾首:

黃鶯鶯的《葬心》,電影《阮玲玉》的主題曲。

鍾鎮濤《只要你過得比我好》,小蟲詞曲。

張惠妹《我可以抱你嗎》

梅艷芳《親密愛人》,在滾石30年演唱會上,小蟲詞曲,唱了這首歌。

而90年代後期,小蟲最為人熟知的,當屬任賢齊這曲《心太軟》。

口語化的歌詞,朗朗上口的旋律,一下子,任賢齊翻身了。

一直在滾石30年的演唱會上,任賢齊依然把這首歌稱為改變他音樂生命的歌。

任賢齊就此紅了。

在《心太軟》后,任賢齊還唱紅了好多好聽的歌。

那個時期,任賢齊紅的發紫。

發紫到什麼程度?

--1998年的任賢齊專輯《愛像太平洋》,在台灣唱片銷量突破103萬。

這個記錄,一直保持至今。

它的記錄並不是銷量記錄,而是:

這是台灣實體唱片到目前為止最後一張破百萬的專輯。

只是,實體唱片的沒落,以及唱片業沒找到合適的承接方式,使得整個唱片環境大幅度衰變。

第三個十年的滾石,也不例外。

後來,滾石的歌手縮減到原來的十分之一。

雖然在2000年以後,滾石也還有五月天,劉若英,梁靜茹這些人可以撐著市場門面。

只是,和全盛時期相比,景象已經大不同了。

即使如此,滾石的好,也只有聽過的人才明了。

李宗盛的《鬼迷心竅》寫道:有人問我你究竟是哪裡好,這麼多年我還忘不了。

我想,聽過滾石的人,至少也會有一首歌是多年忘不了的。

對於音樂,滾石創辦人之一接受三聯生活周刊訪問時,對一個問題是這麼回答的:

問:那是不是會有這樣的可能呢,再過一二百年,那時候的人聽的流行音樂都是我們今天創作的這些作品?

段鍾沂:這個我不敢講,我也是這樣想的。我是在想有一天我的兒子、我的孫子、我的孫子的孫子都還在聽羅大佑……

滾石故事太多,短短兩篇文章,也只能寫出其中的一小部分。

最後,對於那個時代,那段日子,我想就以這首歌來結尾吧:

我來唱一首歌,古老的那首歌,我輕輕地唱,你慢慢地和。。。

與其賞析電影,不如享受電影。

微信公眾號:庫布里克的小丑(id:joker-movie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