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關注】農民工返鄉創業須跳出低層次「複製」

【關注】農民工返鄉創業須跳出低層次「複製」

農民工返鄉創業在西部已不是新鮮事。「歸雁經濟」,也體現了故鄉黨政希望借勢沿海的美好心愿。但記者以10年來的觀察發現,返鄉農民工開辦的企業,走沿海產業分拆的路子越來越難,紡織加工、沙發傢具等行業甚至日益萎縮。可見,要真正培育「歸雁經濟」,一定要幫助淺層、原生「歸雁經濟」克服「先天不足」。

2007年前後,記者注意到,在四川重慶交界處的鄰水縣豐禾鎮,短時間內出現大量小型棉紡企業,老闆多是從沿海歸來的農民工。當時沿海地區企業人力成本正逐步抬升,大老闆乾脆讓工人回家開廠,把原料通過物流送到四川,用西部低廉的用工成本來抵消物流成本,形成「沿海接單、四川製造」的來料加工模式。

彼時記者看到一派生機勃勃景象,招工廣告貼滿大街小巷。四川省政協委員、四川省城市經濟學會副秘書長王德忠教授和記者一起對這個鎮進行長期觀察。令人遺憾的是,10年過去,這個鎮始終未能實現進一步發展。

今年春節,在重慶萬州等地,王德忠教授走訪了大量返鄉老闆。他們大多在沿海做海綿、傢具產業,不少已遷回萬州。王德忠說:「遷回來才發現『水土不服』。沿海可以每月一結算,而萬州要晚兩三個月結算,墊資壓力很大。市場容量又小,塘小魚多長不大。企業多是小電子、小製造,內容雷同。用工成本也在快速增加。」

流動性匱乏、市場飽和,這種來自於沿海產業分拆的原生「歸雁經濟」已經顯露出先天的短板。即使像富士康這樣的大企業,也曾樂觀地提出成都工廠要吸納數萬勞動力,而到最近幾年,實際吸納勞動力只在數千人左右。

究其根本,是因為這種簡單分拆缺乏經濟運行的獨立性,沒有擺脫內地對沿海經濟的依附,經濟大結構沒有產生創新效應,受制於工藝、技能單一,供給側很難及時響應市場需求。尤其重要的是,這種機械照搬業態的淺層、原生「歸雁經濟」,很難參與「一帶一路」為西部帶來的內陸開放投資機遇。

一個需要認真對待的現實是,一些農民工對技能、經營知識掌握程度不高,有的甚至是因為年老不得不返鄉,帶回的產能並不全是先進產能。內地的經濟體量又比不上沿海,返鄉創辦的企業抗風險能力更為脆弱。一位縣委書記曾私下對記者說,一些西部地區引進的多是東部即將淘汰的落後產業。一般3到5年後,減2免3的稅收優惠一結束,正需要它們為地方經濟作貢獻時,它們卻壽命到期垮掉了。

令人振奮的是,最近,西部已經自發出現了一種「新歸雁經濟」,即「歸雁資本」:一些在沿海發展的企業家有返鄉意願,看到了西部投資的重大機遇,於是他們嘗試跳出舊有思維,不再局限於一城一鎮的鄉土情結,也不再局限於自身從事業態,而是以資本聚集的方式回到西部,並不斷開拓新的領域。

張牧笛是四川達州市開江縣的農民企業家,多年來在廣州從事紡織服裝的生產、出口。2016年,他乘坐動車來回在西南多地尋找投資機會,每個月行程在成都、達州、廣州、貴州各佔四分之一。張牧笛說,他們有很多位小老闆,每人出數萬元或數十萬元,以股份方式聯合起上億元資金,在西部尋求合適的PPP項目進行投資。目前,他已在遵義進入了一個新興產業園區項目。

從體量來看,東部雲集著巨額的民間資本,西部具有巨大的投資容量,客觀上形成了東西部投資與項目的優勢互補,具有資本流動的天然動力。

西部的未來,在於城鎮化。只有通過培育形成西部自己的經濟體,才能聚集造血功能。從項目選擇來看,「歸雁資本」喜好醫院、高鐵等基礎設施的投資運營,要素優先向具備城市化基礎的地方傾斜,有可能會帶來二、三線城市服務功能的快速成型。在此意義上來說,「歸雁資本」有助於東西部的協同發展,有助於做好產業轉移中落後產能的自發淘汰,有助於促進這個大經濟體實現經濟平衡。

隨著沿海外向型經濟的回落,東部資本保值壓力增大,「歸雁資本」勢必成為一段時期「歸雁經濟」的一大表現。面對可以預見的「歸雁資本」大潮,西部各地政府應結合本地經濟實際,以有效規劃,做好迎接準備。實現政府、市場協調發力,是充分發揮「歸雁資本」的關鍵環節。一定要讓政府的手最大限度地發揮引導作用,才能力避盲目投資、重複建設和無序建設,才能克服淺層、原生「歸雁經濟」的先天不足,讓回到故鄉的「鴻雁」們,再一次在經濟的天空翱翔。

圖片來源於網路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