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梨視頻總編李鑫:短視頻就是講故事,資訊短視頻標準當立

梨視頻總編李鑫:短視頻就是講故事,資訊短視頻標準當立

5月20日,在「CSC空間產業內容峰會暨商業場景創新大展」上,梨視頻總編輯李鑫帶來了主題為「資訊短視頻標準當立」的演講,他認為,短視頻核心功能是「講故事」。

以下是嘉賓李鑫的演講實錄(有部分刪減和修改):

大家聊短視頻創業已經聊了很多,真正坐下來討論短視頻標準是最近幾個月的事。我認為短視頻分兩種,一種是資訊短視頻,一種是網紅短視頻,網紅短視頻的特徵是拍自己,資訊短視頻的特徵是拍別人。

短視頻的三次資訊生產方式革命

短視頻標準當立,這裡的「當立」我認為是刻不容緩,急待確定的意思。講標準之前我要介紹一下短視頻發展的背景,基本上我認為是資訊生產方式革命

第一種資訊生產方式是議程設置式的組織化生產。我以前做報紙是中午上班,下午開會,晚上坐班。整個流程是固化的,整個程序也是相對固定,時間場景是相對固定。這種生產方式決定了內容是有限,生產者也是有限,主要是媒體工作者。

移動互聯網和自媒體興起以後有了一個變化,第二種資訊生產方式——非議程設置式非組織化生產走入前台。這種生產方式特徵很明顯,隨時隨地任何人用自媒體都可以發布符合法律內容。隨著這種生產方式的快速發展,人們發現自己面對的資訊非常豐富,但是好的內容越來越少,我們所熟悉得信息過載現象隨之出現了。

在這種情況下,第三種生產方式——「非議程設置式組織化生產」的優勢就體現出來了。非議程設置式組織化生產的特徵是隨時隨地生產,生產者雖然是無限多但是有一定專業門檻,有專業能力,甚至經過專業培訓讓他們能夠為客戶篩選內容。這兩年比較流行演算法模式,智能推進是屬於第三種生產方式之一。

以我們梨視頻的拍客網路來說,目前核心拍客15000人遍布520個城市,背後有一個最高效拍客管理系統,這一套組成全球最大拍客網路。前一段時間我們宣布與餓了么進行戰略合作,也為了擴大拍客的蓄水池。

優質短視頻的評價標準應是四個「是否」

回到「標準化」,在座如果有過新聞培訓人都會了解這句話,優質資訊短視頻一定是符合傳播倫理,繼承專業操守,資訊短視頻承載是資訊,連接與用戶之間關係是公信力,如果不遵守這個聯繫紐帶也將不存在。

資訊短視頻是應用於碎片化場景,是具有天然社交屬性,所以無論是梨視頻站內、還是是微博、微信社交網路都有一個「邂逅體驗」。我認為所謂用戶體驗就是兩個字——「邂逅」。短視頻能否俘獲客戶就是這兩個字,這是生產者給用戶提供的。梨視頻在站內進行推薦,就是幫助用戶尋覓適合他的、有價值的短視頻。

那麼標準是什麼?我認為要三個方面講,首先是四個「是否」,其次是三個評價維度的變化,最後還有一個核心功能。

第一個「是否」,資訊短視頻的選題是不是有天然社交屬性。剛才講過資訊短視頻是天生為社交網路而生,所以我認為第一個標準非常關鍵。比如一些經典的短視頻「藍瘦香菇」、「拉麵小哥」、「帶鯉魚上學」等等,這些話題傳統媒體不太可能做,但是當你做了資訊短視頻的生產商就要關注這樣的話題,而且是重點關注。

第二個「是否」,短視頻的形式是否為移動端度身定製。比如,梨視頻在資訊短視頻內容的時長、字幕、敘事方式、代入感、豎視頻都進行過探索。

第三個「是否」,短視頻的產品是否有路徑抵達用戶內心。我舉兩個例子,Vax和NowThis,分別是解釋風格視頻與閱讀風格視頻。這兩個概念我舉一個例子來說明,我這個人比較喜歡看內地連續劇,「人民的名義」與「鄉村愛情」。人民的名義這部劇圍繞主題進行很多解釋,包括劇內劇外都進行了各種猜測和解釋。而鄉村愛情這個一看題目就覺得很無聊,是消遣的時候看的,我可以一邊看鄉村愛情一邊干其他事情。所以無論什麼路徑只要抵達客戶內心這個就成立,這個是很重要的是否。

第四個「是否」,短視頻的用戶是否願意為時間買單。在手機屏幕上切換視頻比用搖控器切換電視頻道容易太多,所以這個觀看時間數據是梨視頻後台考核非常重要的指標。我們一直關注用戶是第幾秒關掉我們的視頻,我們也做了很多努力,希望他能夠30秒視頻希望能夠全部看完,不能前10秒把這個視頻切換掉。

梨視頻希望做《讀者》類型的媒體

除了四個「是否」以外,還有評價體系變化。傳統新聞報道,包括南方媒體,新京報,財新、澎湃等等,評價體系有三個方面,報道的深度、資訊覆蓋的廣度、輿論監督的力度。

資訊短視頻興起以後,評價體系三個維度變了。應該是人性、現場感和用戶獲取資訊效率。所以大家打開梨視頻時會看到我們做了很多這種體現人性東西,表達現場感東西,還有用戶很容易獲取資訊的一些視頻。比如,我們剛剛發了一個快遞公司改海淘地址的短視頻,這一定是要現場拍到的,如果拍不到再怎麼寫報道都是失敗的。

最後講一下核心功能,我們認為短視頻的一個核心功能是講故事。我們目前也為客戶服務定製視頻,就發現客戶找我們做定製視頻時也是要求用短視頻產品給他們講故事,比如快消品找我們希望講咖啡和用戶之間故事。

如果拔高來說這很好理解,剛才講的嚴肅性媒體,他們原來報道目的是推動國家制度建設,我們短視頻講故事功能主要是來促進人們心靈建設。所以今年我們希望做《讀者》類型的媒體,《讀者》在前多少年也是影響人心靈一個很有分量媒體,只不過路徑跟南方周末不一樣,是完成人心靈建設。這是我們需要做的努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