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跟長相一樣的女孩交換人生了

我跟長相一樣的女孩交換人生了

小 茶

晚上十點,我又去了青年酒吧,跟往常一樣,點一杯金湯力,在吧台坐下,等人。

一張陌生男人的臉出現在眼前:「好久不見,請你喝杯酒。」我上下打量他,180的身高,眼袋很重,身材適中,我並沒見過他。

我皺眉:「你認錯人了。」起身想走,他卻一把拉住我,「上次就是在這,咱們兩個玩骰子喝酒,你忘了?」一股熟悉的好奇湧上心頭,我靈機一動改了口:「上次喝多了,記不得了,咱倆都聊什麼了?」

眼袋男拉著我絮叨了一個晚上,他把我認錯成一個叫文靜的姑娘,她失戀后經常一個人來青年酒吧,喜歡喝長島冰茶,全職經營網店。

我問眼袋男:「我跟上次見面有什麼不一樣嗎?」眼袋男眯縫著眼仔仔細細看了我一遍,「沒有啊,還是那麼漂亮,好像只是瘦了一點。」我沒告訴他我不是文靜,前幾次被認錯后我試圖解釋我不是,但是沒人相信。

時間指向凌晨2點,我拒絕了眼袋男再喝一杯的邀請,一個人打車回了家。

路邊依然有醉酒的年輕人在大聲談笑,好像永遠都不會老。這條酒吧街也彷彿被時光遺忘了,常年飄散著慾望的腥味含混著嘔吐物的餿味。

或許就是這種春藥般的氣味驅使著一具具年輕的肉體懷揣著說不出口的期待,每晚在這條街上聚集。

我也不過是其中之一,死水般的生活過了快30年,毫無波瀾,最近才開始泡吧,生活中最廉價的寄託就是能在這裡泛起一點漣漪。但我究竟在等待著什麼呢?我說不清。

直到一次又一次的被認錯,我決定將錯就錯。這個叫文靜的姑娘變成了我的目標獵物,不加班的晚上我就來這裡等待她的出現。

偌大的北京,有一個跟我相仿年紀、相似外表的姑娘,聽起來簡直就是世界上另一個我。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過著怎麼樣的生活?……

我手機里已經存了從眼袋男那打探到的微信號,答案很快就會揭曉。

文 靜

又逢失眠,中午起來頭昏腦漲,打開微信,收到一個女孩的好友申請,估計是網店找來的顧客。我通過了申請卻懶得打招呼,最近沒有心情打理任何事情,如果不是失戀,我應該不會像現在這樣荒廢人生。

我習慣了給自己找借口,只有這樣,我才能一直心安理得的享受我不斷下沉的人生。

以前我上班沒動力,是因為工作限制了自由;

現在開網店沒激情,是因為失戀了;

而我失戀,是因為前任太渣。

總之,把一切問題都推給別人,我只負責輕鬆地找樂子。

本想再迷糊一會兒,卻被微信提示音吵得沒了睡意。剛加我好友的女孩竟然知道我的名字,她問我能不能見個面。

我翻她朋友圈想找點線索,卻意外發現她發過我的照片,只是那些地方我沒有去過,也沒穿過那些衣服……

我放大照片仔細端詳,比我略黑一點,比我略瘦一點,除此以外,每個地方的特徵都無法說明那不是我。

我問:「你朋友圈的照片是誰?」

她答:「是我自己。」

我一下子來了精神,與其說心慌,不如說興奮,竟然真的有跟我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存在。我迅速答應了見面的邀請,就像她下一秒就會忽然消失不見似的。

小 茶

我跟文靜約在當晚九點,人民廣場東側的花壇見面。

她遲到了半小時,我有點生氣,但她出現在面前的時候,我卻說不出一丁點埋怨的話,那感覺就像對著鏡子里的自己發脾氣一樣,彆扭又做作。

難怪那麼多人把我錯認成她,此時此刻,我自己都有點恍惚,一種強烈的不真實感佔據了心頭,腦子裡閃過很多戲劇情節:她是我的雙胞胎姐妹,但是被他人領養,或者,被領養的那個人是我?

文靜卻開心的神采飛揚:「我還以為你是騙子呢,沒想到竟然是真的,我自己都快分不出哪個是我了,你屬什麼?什麼星座?」

她問了一連串的問題,我一個也不想回答。別說是眼前這個陌生人了,就算是跟相處多年的朋友我也不願意主動透露太多。

文靜給我講了她的故事,她二十六歲,小我兩歲,也是北方人,經歷冗長,能提煉的內容乏善可陳。

總之,文靜這個姑娘真是又作又粘人,做事情三分鐘熱度又貪玩,說好聽了叫喜歡刺激和追求新鮮感,說難聽點就是沒什麼責任感。

但是我,陳小茶,跟王文靜是完全相反的性格,喜歡按部就班,講究分寸,雖然偶爾嚮往輕鬆刺激的生活,但絕對不會說辭職就辭職,我只談過一個男朋友,分手原因是無趣。

我是無趣,要說這輩子做過最有趣的事,就是主動結識了這個跟我長相一樣的姑娘了。

可是,又怎麼樣呢?今夜過去,我會刪除她的微信,就像我們從未發覺過彼此的存在一樣。我還是我,她還是她,就當聽了一個故事,轉過身就該忘了。

文 靜

我從小時候的軼事講到了現在渾渾噩噩的生活,那感覺就像是在跟另一個自己對話,暢快又毫無距離。不過我能看出來小茶姐跟我性格反差很大,她過的是朝九晚五的常規生活,循規蹈矩,而我呢,散漫慵懶,對未來毫無規劃。

時間過得太快,我們聊到了快12點,小茶姐連打了幾個哈欠,準備起身要走。那一瞬間,我忽然很害怕失去跟她的聯結,如果現在不拉住她,以後她一定不會再見我的。

「先別走呀,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慌忙之中,一個想法湧上心頭。

小 茶

我真的沒想到文靜會提出這樣的要求,這並不在我的計劃之內,我一時間手足無措,腦子亂到無法思考。

我說我會考慮,明天給你答覆吧。

明天?根本不會等到明天,回到家我就會按原計劃把她刪除。

至於她瘋狂的想法,就更不切實際了。身份怎麼可以隨便交換呢?讓我每天在家做網店?讓我朝不保夕過生活?她也做不了我的工作啊,雖然工作簡單,但文靜粗心大意,說不定出什麼紕漏……

當我意識到我在幻想交換身份后的生活時,我才發現我似乎也有那麼一點渴望過一種不一樣的人生。

文 靜

下午,小茶終於發來消息:我們就按你說的,交換一個星期,一個星期之內,一旦一方想要反悔,另一方必須配合換回原來的身份,一星期之後,交換終止。

小茶答應這件事的確讓我意外,畢竟這個提議是衝動的,但無意識下說出的話才是內心最真實的想法吧。

我已經厭倦了現在的生活,想改變又不知道怎麼做才好,小茶的出現或許就是一個指引,我可以嘗試過她的生活,她也換個活法。就當做一場遊戲,不想玩了,就按下esc鍵,沒什麼大不了。

小 茶

我詳細的寫了一份生活說明手冊交給文靜,事無巨細的交代清楚工作細節,我的說明手冊有17頁,但文靜給我的那份連一張A4紙都沒寫滿。

文靜說,這一星期我一件東西都不賣也沒關係,至於朋友聚會,如果不想去可以順延到以後,我媽在北京,偶爾會去家裡,提前告訴她這周不來就可以。

兩天後的周末,我們各自拖著一個行李箱用對方家裡的鑰匙打開了新生活的大門。從現在開始的這一刻起,我變成了文靜,一星期有效。

文 靜

說來奇怪,已經失眠快一個月的我,竟然在小茶的床上睡得香甜。

第二天我早早就去了公司,趁著沒人來的時候熟悉一下工作環境,如果搞砸了,估計嚴肅的小茶姐會立刻要求我滾出她的生活。

一天下來並沒有覺得很難應付,同事們都很好,工作也容易上手,食堂的飯很好吃,還有免費咖啡喝,而且,公司還有不少帥哥,哪像我平時宅在家只能捧著電腦犯花痴,很是無聊。

這樣的生活讓我有種失而復得的快樂,或許交換身份結束后我也該去找個工作。

小 茶

交換身份的頭兩天我一直很緊張,生怕文靜闖下什麼禍,我讓她隔兩個小時就彙報一次。

而我也沒什麼事情要做,網店諮詢的人不多,該發的貨半個小時就能處理好,其餘的時間我就看看書和電影,這樣的生活真的是太輕鬆了。

我看了網店的流水,每個月的收入絕對夠生活所用,如果哪天累了也不用請假看領導臉色,多自在!換做是從前,真是不敢想象我還能過這樣的日子,但現在它就在眼前,觸手可及。

如果我是文靜,才不會為一個前男友困擾,有大把時光可以出去撩漢,不像我,暗戀公司的男同事都礙於這層職業身份不敢主動,兩年了,他從來不知道我的心意。

有那麼一個瞬間,我忽然有點焦慮,萬一文靜想提前結束七天的交換關係呢?我還真有一點捨不得。

文 靜

今天遇到了一些小麻煩,之前運營部申請購買的椅子有一把在保修期間壞掉了,還好供應商答應第二天就發貨更換,我長吁了一口氣,但還是決定請椅子壞掉的男同事吃飯表達歉意,他答應了。

男同事叫張利,很普通的名字,長得卻一點都不普通,高大帥氣,氣質不凡。這頓飯吃的很開心,因為怕露餡,我不敢聊工作,一直把話題停留在興趣愛好上。

張利喜歡旅遊,這點跟我不謀而合,我一直聽他講異國見聞,簡直比旅行節目還精彩。張利也很興奮,好像從未遇到過我這樣聽得入迷的人。

「以前不熟,覺得你特別高冷又嚴肅,不怎麼敢跟你說話,沒想到我們這麼聊得來,以後有機會一起去旅行吧。」張利自然而然的向我發出了邀請,我一口答應了下來,恨不得立刻就跟他動身出發。

那頓飯被張利搶先買了單,我除了過意不去,還想跟他多呆一會,所以趕緊說回請他看電影。上一次看電影還是跟前男友一起,但是沒有今天心跳的這麼快。

結束約會已經是十點半,我掏出手機看到小茶姐的三個未接來電和N條微信,腦海里只有三個字,完蛋了。

微博:@兩色同學

有溫度的故事

陪你從全世界路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