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鍾漢良:我已經不沉迷於扮演突破性的角色了

鍾漢良:我已經不沉迷於扮演突破性的角色了

- 烹小鮮,發現娛樂新鮮價值! -

discover the new value of entertainment

導語

經親自鑒定,鍾漢良還是你們的小太陽。

文:張亞婷

自1999年起,鍾漢良的工作重心開始從音樂轉移到影視劇表演,《逆水寒》中的顧惜朝令人驚艷,《來不及說愛你》和《十月圍城》中鍾漢良都有精彩的表現。2014年,在電視劇《何以笙簫默》中,鍾漢良扮演了「網路言情小說四大男主之一」的何以琛,人氣和事業都再攀高峰,網友當時甚至有「萬年修得李大仁,億年修得何以琛」的總結。

今年上海電視節上,鍾漢良收穫了來自業界的巨大肯定,但不是提名獲獎,而是擔當上海電視節白玉蘭獎的評委。

如今白玉蘭獎已經落下帷幕,各大獎項也都一一揭曉,評委終於鬆了一口氣。雖然採訪過程中出於公平考慮沒有提及任何作品名稱,但小哇還是透露出了一些信息,他說有些近代作品讓他特別驚喜,這說的可不就是《好傢夥》嗎?鍾漢良說,作為評委看劇和茶餘飯後追劇的體驗完全不同,要帶著責任,認真地努力去看每一個作品、每一個細節。作為評委的鐘漢良著重提到了「完整性」,在他看來,一部優秀的電視作品,完成度一定要高,不光是故事劇本,還有導演的處理方式,演員的表演等等。儘管已經身為評委,但在看劇的過程中,鍾漢良身體里演員的部分還是會按耐不住的想著「我能演一遍就好了!」 然後記住製作團隊的名字,默默加入自己的合作願望清單。

在評委團中,面對其他導演和前輩,鍾漢良大概走的路線是「乖巧」,一句話總結評委小哇的工作那就是「一定要表達,經常被說服」。鍾漢良說,「當在座四個人只有我這麼講的時候,就知道那個觀點可能站不住,但是,你要真實地傳達你的感受。」

儘管一直以來被誇獎凍齡,並常年穩居各熱門言情小說男主角理想扮演者的名單榜首,但已經年過40的小哇似乎也有了點「中年危機」。具體表現為,「有一陣子我專挑沒拍過的拍。」 近年來他在電影中嘗試了各種類型的角色,比如杜琪峰的《三人行》中他扮演了一名悍匪,《賞金獵人》中又成了被革職后淪為保鏢的前警察,《後會無期》里他是造型邋遢、滿嘴跑火車的騙子,群星雲集的《羅曼蒂克消亡史》中他客串了舞蹈教練。

鍾漢良說, 「人在某個階段都會有一些衝動,想要證明點什麼做點什麼給不相信那些人看的,(我)有可能的,誰說不行?」 白玉蘭獎評委就是對他努力的一種肯定,所以在說到出任評委的感想時,他的回答如同發表獲獎感言吧,「很興奮很開心,是在人生階段裡面很大的驚喜」,因為覺得自己的努力真的讓一些人看到了,從業十多年來他的經驗和他對這個電視行業的理解被重視了。

挑戰不同類型的角色是他證明自己的路徑,最大的衝動則是在四十歲那年想要當導演。2015年11月,鍾漢良將執導饒雪漫小說《沙漏》改編電影的消息公布,但已經過去了一年多的時間,該項目卻似乎沒有更多推進,小哇表示,他現在又回到了最基本的,劇本打磨的階段,因為「第一次太重要了,第一次只有一次,一定要慎重。」他希望自己的第一部電影沒有任何限制和壓力,不是「時間到了,我們來做吧!」而是,「我準備好了,我們來吧!」

除了嘗試當導演,近年來也有其他關於轉向幕後製作的傳言,比如有消息稱鍾漢良在新劇《幸福的理由》中身兼主演和出品人。小哇現場澄清了這個消息,「我只是演員」,鍾漢良說,「尤其是在拍電視劇的過程當中,時間壓力還挺大的,在當演員的同時其實很難分精力去做別的事。」

對自己正在拍攝的新劇《幸福的理由》,小哇明顯非常偏愛,回答問題時總是忍不住要就說到自己的新劇上來。在問及IP改編劇的時候,他說IP作品改編的現象其實由來已久,但在如今追捧IP的風潮下,還願意花時間原創劇本的編劇和拍攝原創劇本的片方更加值得鼓勵,比如《幸福的理由》;在被問及現在拍攝電視劇是否受困於自己言情男主的戲路,選劇本是否會直接推掉霸道總裁的角色時,他說人設不重要,故事才重要,只要劇本好,不介意再演霸道總裁。他說自己已經過了那個「沉迷於要演一個突破性角色」的人生階段,現在的他更重視作品傳達的能量,是否對觀眾有所觸動,比如關愛聽障人士題材的《幸福的理由》,說著說著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起來。

目前新戲拍攝過半,鍾漢良在劇中飾演一位聽力受損的音樂家,這之間的戲劇衝突讓他非常興奮,另外他希望透過這部劇對觀眾進行一些科普,比如如何對待聽力損失人士,「我們真的做了很多研究。」小哇一再強調。做評委的過程也是他偷師的過程,他說自己每天都在把評審過程中的思考和收穫轉化成新劇的加分項。當有記者問,「這不就很接近出品人的工作了嗎?」小哇連忙否認,「我只是提供想法給各部門啊,而且我要練鋼琴、小提琴和指揮,哪有時間做出品人啊。我們真的很大膽啊選擇拍攝古典音樂題材的……」 安利又忍不住的賣起來了。

儘管現在還無暇做出品人,但畢竟還是準備要當導演的人,小哇對作品的思考不僅僅停留在演員的角度,在他看來,「現在的電影跟電視劇已經看不出明顯分別了,電視劇已經有一些好導演,他們不管是拍故事的題材還是拍攝的手法跟成片都已經超過電影了。」 他還極力反對創作者自作聰明的看輕電視劇觀眾,更不認為電視劇的要求就要低於電影,理由是:「現在哪個觀眾不是打開電腦就看到全世界的所有的電視電影?我們作為一個看戲的觀眾,已經有能力接受任何類型、任何拍攝手法的故事,你不要以為你這樣拍了觀眾看不懂。再長的、再隱喻的鏡頭跟處理方法,所有人都懂的。不懂,豆瓣一上我就懂了。」

好了鍾先生,請交出你的豆瓣賬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