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吳冠中筆下的風景屐痕

吳冠中筆下的風景屐痕

吳冠中筆下的風景屐痕

吳冠中 筆下的風景,無論是油畫還是水墨,均直接受到西方現代主義流派的影響,繼承了林風眠的探索創新精神和實踐成果,在畫壇上獨樹一幟,富於創造性,令人耳目一新。

Lot 0829 匡時2017春季拍賣會 澄道——近現代繪畫夜場吳冠中 山西高原 1989年作 紙本鏡心 68.5×96cm 出版:《行到水源處》P40,萬玉堂出版,1990年。RMB 2,500,000-3,000,000

「氣韻」是吳冠中創作水墨的一大重點,他認為繪畫自然風景,在寫景傳情之外,更要表現出形式美感,而「形式美的基本因素包含著形、色與韻。用東方的韻來吞西方的形與色,蛇吞象,有時候感覺吞不進去,便使用水墨媒體」。《山西高原》一作畫面便充份表現了山川之靈動氣韻、流動意象,分別從線條、造型及用色等三方面來呈現東方風景的韻律。作品首先以簡潔的線條和造型,高度概括了山的形態,畫面正中以線條勾勒了山巒峭壁的形態,呈現一片疏朗空靈的留白色面,顯得圓融澄明,山下窯洞和樹木,吳冠中又以簡單直接的線條來組織,畫面一瞬間有了生活的人情氣息。

吳冠中 《山西高原》 (局部)

畫面以排筆洗刷出水墨、淡黃與淡紅的色面,清新明凈,各有情態。彩墨在濃淡變化之間給山川渲染了一種氣氛:淡黃色彩,對應著黃土高原的蒼茫沉厚;淡紅和鮮紅色點,彷佛一抹鈄陽映照山川,渲染出夕照的瑰麗風華。紅色色彩,點綴其中,不拘一格,起著點題醒目之作用,色彩獨立於造型,代表吳冠中脫離了追摹寫實,呈現更具個人風格的寫意表意之筆、更為純粹的色彩美感,而這正是吳冠中80年代以後彩墨作品的重要新發展。

Lot2661 匡時2017春季拍賣會 踏浪彼岸:二十世紀現代藝術專場吳冠中 江南人家1980年 紙本速寫 33.5×24.5 cm出版:1.《吳冠中全集Ⅰ》,湖南美術出版社,2001年,P.172.《當代名家線描畫庫—吳冠中線描》,安徽美術出版社, 1997年,P.83.《我負丹青:吳冠中自傳》,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 2005年,P.2754.《吳冠中:無涯惟智藝術歷程》,香港藝術館,2002年,P.265.《素描經典畫庫—吳冠中素描集》,廣西美術出版社,2001年,P.366.《吳冠中文叢—足印》,團結出版社,2008年,P.85RMB 280,000-380,000

吳冠中在1962年第2期《美術》雜誌上發表《談風景畫》,初步總結了自己的風景畫觀。在他看來,直接對景寫生是最為有效的方法,認為只有那樣才能「感受較深,無論在捕捉色彩的敏感性和用筆效果等方面,都很可貴,回來製作往往不能再保留這些優點」,易失去「大自然那種千變萬化、瞬間即逝的新鮮色彩感」。他指出「寫生只是作畫的方式之一,並不決定其作品是創作還是習作的問題。」他自己在寫生中摸索出一套結合中西繪畫優長的「寫生創作法」,即先在風景中自由探看,形成一個印象后,在速寫簿上形成簡單構圖,然後對景寫生,並在過程中不斷調整畫架位置,變換視點,從而擷取景物片段綜合成一幅帶有創作色彩的作品。這樣既避免了印象派畫家式的死抱一角的局限,也避免了傳統山水離開實景、陳陳相因的套路化弊病。

Lot2662 匡時2017春季拍賣會 踏浪彼岸:二十世紀現代藝術專場吳冠中 江邊竹1984年 紙本速寫 29.5×49.5 cm展覽:吳冠中藝術回顧展,上海美術館,上海,2005年出版:《吳冠中全集Ⅰ》,湖南美術出版社,2001年,P.219RMB 350,000-550,000這種獨特的方法來自他偶然的發現,在某次旅行途中他看到一處風景,卻沒能下車寫生,於是第二天返回尋找。「我心切,走得快,但總不見昨日之景,汽車不過二十來分鐘,我們走了四個小時才約略感到近乎昨日所見之方位,反覆比較,我恍然大悟:是速度改變了空間,不同方位和地點的雪山、飛瀑、高樹、野花等等被速度搬動,在我的錯覺中構成異常的景象。」這種「錯覺」每個人都可能碰到,難得的是他將之系統化、自覺化,並通過實踐創作成作品,「我經常運用這移花接木與移山倒海的組織法創作畫面」。這成了他風景創作的一個重要特點。為了實踐自己的風景寫生理論,吳冠中的足跡遍及大江南北。1978年他得到機會,奔赴夢寐以求的雲南西雙版納、玉龍雪山等處。《雨後流泉》就是那次寫生的成果之一。

Lot2659 匡時2017春季拍賣會 踏浪彼岸:二十世紀現代藝術專場吳冠中 雨後流泉1978年 布面油畫 46×49cm出版:1.《吳冠中油畫寫生》,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1979年,圖版2.《吳冠中畫集》,德藝藝術公司,香港,1987年,P1493.《生命的風景—吳冠中藝術專集I》,三聯書店,北京,2003年,圖版1724.《吳冠中全集3》,湖南美術出版社,2007年,P1275.《吳冠中畫集》,江西美術出版社,2008年,P320RMB 10,000,000-15,000,000

據他自述這批作品的創作過程:「離了版納,我經大理、麗江,從危險的林場道上搭乘運木材的卡車直奔玉龍山。……玉龍山一直藏在雲霧裡,不露面。……小雨、中雨、陰天、風夾微雨,我就在這陰沉沉的天氣中作油畫。大地濕了就像衣裳濕了,色彩更濃重,樹木更蒼翠,白練更白。就這樣連續一個多星期,我天天冒雨寫生,畫面和調色板上積了水珠,便用嘴吹去。美麗的玉龍山下,濕漉漉的玉龍山下,都被捕入了我的油畫中,我珍愛這些誕生於雨天的作品。」

吳冠中 1978年作《玉龍山下古麗江》香港蘇富比2016年春拍,成交價:HKD 18,080,000

1985年他又作一幅《雨後叢林》,構圖與《雨後流泉》完全相同,只是在樹榦等局部的畫法上更多使用了他70、80年代愛用的橫排小筆觸,景物細節相對簡略。類似原封不動的複寫情況在吳冠中的創作中十分少見,足見他對1978年這幅《雨後流泉》確是念念不忘,滿懷「珍愛」之情。

吳冠中《雨後流泉》局部王維《送梓州李使君》詩曰:「山中一夜雨,樹杪百重泉」,大雨之後,山林樹枝濕嗒嗒地流淌著雨水,好像是掛著無數條小小的泉水。此作雖名「流泉」,樹木卻是畫中主角。吳冠中早在50年代清華建築系教書時就有感於:「風景畫中如樹不精彩,等於人物構圖中的人物蹩腳」,因此便在樹上鑽研,將其作為人來描繪,傳達其喜怒哀樂的生態。遠處朦朧的山巒,即躲在雲霧后的玉龍雪山,為畫面增添了詩意的氣氛。這幅作品反映了70年代吳冠中風景油畫成熟階段的典型面貌。

Lot2660 匡時2017春季拍賣會 踏浪彼岸:二十世紀現代藝術專場吳冠中 白樺林居1988年 紙本彩墨 70×69.5 cm出版:《世界藝術大師—吳冠中(續)》,文化藝術出版社,2010年,P.70RMB 3,500,000-4,500,000

「白樺林居」的立意帶有很強烈的傳統文化意味。在古代的美術作品中,以林居、山居入畫的佳作不勝枚舉。或許,這種將依水而居的理想變相的習慣,正是人對傳統文化基因中天人合一思想的最直觀的反映。

吳冠中的風景作品,獨特在於在寫實傳情以外,呈現東方的線條韻律、西方油畫的色彩與造型美感。寫景之上,更能把傳統山水的歷史感、詩歌情韻、人生意境都統合在一起,同時反映了人對山川土地的審美感受,因此他也提升了風景畫題的層次和涵蘊,使山水藝術、水墨寫意有了歷史性的新發展,在現當代的情境下重新給予觀眾新鮮的體會重新感受山川自然之各種美感。

更多原創美文請加我微信,澳門中信統一

統一ID:18688991034

下面是留言時間,留下您的寶貴評論,我將依次回復。做個有態度的原創作者,那就是我的初心。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