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優地科技CEO顧震江:我們從機器人的腳做起

優地科技CEO顧震江:我們從機器人的腳做起

OFweek機器人網訊:不同於甚囂塵上的人工智慧明星阿法狗,亦不同於被調侃「人工智障」的消費類機器人產品,服務機器人穩紮穩打,逐漸活躍於商場、醫院、銀行等各類場所中,說是悶聲發大財也不為過。以新興品牌優地科技為例, 2016年優地科技勢如破竹,一口氣與三家知名的全國連鎖KTV達成合作。在看衰看漲聲爭論不休的人工智慧爆發元年,商用機器人得以成功落地,服務機器人企業做對了什麼?

近期英特爾&硬蛋機器人創新生態對優地科技CEO顧震江進行了訪談,顧震江2002年加入UT斯達康,在積累了智能終端行業研發、市場、產品管理方面的十餘年的豐富經驗后,2013年顧震江出任深圳優地科技有限公司CEO,開啟了在機器人行業的異鄉創業路。

優地科技CEO顧震江

此次訪談以優地機器人為例,圍繞研發生產、產品落地、行業形勢展開討論,以下是英特爾&硬蛋機器人創新生態的精彩節選,與您分享。

Q:優地為什麼選擇做行走為主的服務機器人?

A:人工智慧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部分是人機交互類的通用智能,比如百度大腦,科大訊飛,另一部分是針對特定應用場景下工具化的機器人,類似於谷歌的無人駕駛技術。有別於大公司所做的無人駕駛應用,我們希望實現的是室內室外低速度的行走自主導航,所以參考了無人駕駛的技術框架,我們做了優地機器人。原來我們主要配合英偉達提供無人駕駛、機器人等移動GPU方案設計,專註於給其他家機器人公司做方案中的行走部分設計,2015年開始推出自主品牌的機器人。

優地機器人資料圖

Q:下一步會向哪個方向發力?

A:兩個方向:一個是發展自主品牌的以行走功能為主的機器人,也就是大家目前看到的優地機器人,另一個方向是通過雲服務和封裝好的導航模組,向其他機器人公司提供室內外的自主導航服務,你可以理解成是在把特定的商業場景內的地圖導航、路徑規劃、坐標信息等統一到雲服務平台里。就如同一個機器人的人機交互部分採用科大訊飛、懂你的語義識別——通過本地模組和雲端SAAS服務鏈接為機器人增加語音智能,他們是把人工智慧做在嘴上,我們是做在腳上,或者說,他們做機器人的大腦,我們是做機器人的小腦。

Q:與競爭對手相比優地做機器人有哪些優勢?

A:國內大部分企業偏向於做人機交互等通用智能,我們則傾向於把人工智慧應用於行走方面,作為特定應用領域的機器人受通用智能的影響較小,而我們的機器人跟隨著無人駕駛技術的不斷迭代和現場更多的用戶數據,會更加智能,這是我們的主要優勢。具體到行走的雲服務能力方面,與哈工大、新松企業相比,優地作為創業企業戰略上更貼合市場、硬體迭代更快速。在早期市場,競爭還談不上,個人認為創新型企業在人工智慧和傳統服務相結合的新市場上更有機會。

導讀: 不同於甚囂塵上的人工智慧明星阿法狗,亦不同於被調侃「人工智障」的消費類機器人產品,服務機器人穩紮穩打,逐漸活躍於商場、醫院、銀行等各類場所中,說是悶聲發大財也不為過。以新興品牌優地科技為例, 2016年優地科技勢如破竹,一口氣與三家知名的全國連鎖KTV達成合作。

Q:目前遇到困難主要是什麼?

A:技術上的難題在於通用智能不夠,人機交互體驗不夠好。另外一個難題則是整個服務機器人市場仍處於早期,供應鏈配套不完善,缺少成熟的打包的集成方案,機器人整體產量小但要求高,各種基礎零部件的選擇非常受限制,集成度低、效率低的狀態使得實現量產難度很大,做機器人的公司就被迫深入到機器人的每一個零部件,這樣既耗費資金又拖慢節奏。

Q:優地是如何應對這些難題的?

A:供應鏈方面,機器人模具、注塑廠的服務質量不高,電機、減速箱、萬向輪、輪胎等等零部件選擇受限,這是行業早期都會面臨的正常現象,畢竟即便是在深圳這樣硬體集成度很高的地方,機器人的生產製造也依然是困難重重。對我們來說,應對辦法就是要積極的嘗試,一邊嘗試一邊等待,等待更多的資金和廠家進入到這個行業,期待行業組織的推動,我們非常欣慰的是硬蛋和英特爾已經在做嘗試。

Q:優地機器人落地情況怎麼樣?

A:主要應用到以行走為主的場景,室內如大型商場、餐飲、醫院、賓館、銀行、政府機關等人流量大的場所,室外主要是應用到安防、清潔等物業服務場景。對於以行走為輔的某些應用場景,我們傾向於把底盤或者雲服務能力銷售給廠家或是代理。

Q:消費者的對服務機器人的反饋如何?

A:老百姓對人工智慧期待比較高,希望機器人「人」的部分更多一些,看到在走的機器人覺得他應該會有智能,特別是語音交互方面的智能,但優地機器人更偏工具化。小孩和老年人對機器人的關注度更高一些,感到更新鮮,而年輕人普遍覺得智能性偏低,新奇程度偏弱。從購入實用性工具的購買者角度來看,服務機器人作為工具還需要時間改善,機器人作為工具使用需要和現有的商業服務流程融合,才能真正實現對人力的輔助和替代。

Q:市場對服務機器人的不同反應,您怎麼看?

A:工具使用的場景是高度的標準化和高度的重複,流水線作業的工業場景下工業和機器人的結合相對會快一些,但我們也看到富士康也是用了好幾年才實現機器人把人力替代下來,服務行業本身的特質導致沒有現成的機器人和服務人員協同工作的流程,所以目前我們在解決客戶的剛性需求需要對客戶現有流程做梳理,當他的流程能夠標準化和規範化時,機器人才能真正發揮它的效力。

Q:機器人搶走工作崗位的說法一直在流傳,低端的服務業尤甚,對於服務機器人顛覆服務業,您持什麼觀點?

A:目前的大環境是消費升級,人口紅利消失,大量資金流向服務業的消費升級,服務業會因此更快的加速發展,同時會加重人力的短缺和成本上升。在行業快速增長、人力成本也快速增長的階段,服務業對機器人的需求是一個必然的趨勢,但普遍實現機器人對各行各業的服務員的替代需要時間,我們相信未來機器人會陸續出現在消費場所,在未來的幾年消費者會覺得機器人服務是更高科技的體驗,後期機器人成為標配后,會大大緩解消費升級對人力短缺的需求。

Q:與移動互聯時代相比,人工智慧時代巨頭開始湧入,小公司做單品成為獨角獸的機會更少,作為創業公司如何應對巨頭的擠壓?

A:我認為人工智慧面對傳統行業,初期的發展更建議採用TO B的模式,隨著市場的爆發,小公司更有成為大公司的機會。對於TO C的創新,由於資金、用戶等不對稱優勢,確實被大公司擠壓的風險非常高。

Q:下一步的融資有什麼期待?

A:2017年期待有豐富線下資源的戰略投資商關注到我們,希望能吸引到他們的投資。

Q:您曾表示不要太黑的科技,可以具體解釋一下嗎?

A:前沿的科技課題不成熟,需要較長的迭代周期和資金投入,這部分更適合矽谷企業或者BAT等國內頂尖企業。我們著眼於的消費升級、人工紅利消失、依託深圳全球領先的高端製造配套環境,希望能夠第一時間把無人駕駛能力嫁接到智能機器人本體,向社會提供服務。無人駕駛技術可能離商用還有一段時間,但機器人相對產品化更快一些。優地機器人會聚焦於室內外自主導航的雲能力平台,在物業、安防、清潔、最後一公里的配送、如快遞、外賣等領域向機器人廠家提供服務。

Q:對人工智慧的感到恐慌之外,機器人的詩與遠方還可以想象什麼?

A:機器人超過人類智能,人類在特定應用和通用智能上都不如機器人的那天,聽上去很多人會覺得恐怖。但我信奉達爾文的進化論,物競天擇,人類會想出方法來應對這種風險。腦洞大開一下,哪一天生命工程也許會實現突破,人類和機器人的合體也許會出現。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