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環京中介亂象:員工玩「失聯」中介賴賬5萬

環京中介亂象:員工玩「失聯」中介賴賬5萬

在北京以及周邊一帶,房屋中介這一不帶任何情感色彩的中性辭彙,在很多消費者心中,已然和「騙子」劃上等號。據調查顯示,對房屋中介行當持滿意評價的消費者佔比僅為一成,而中介行業涉及的經濟糾紛佔比卻高達85%。

7月19日,市住建委等多部門便聯合對違法發布「小產權房」信息的中介機構,及部分「小產權房」周邊存在違規代理的中介機構進行排查,同時要求一些房源發布網站和交易平台下架不合規房源。

這一舉措無疑從房屋源頭上堵截了虛假房源進入市場,重挫違規中介。但不難發現,中介亂象不止於「貨源」,作為連接買方和賣方的中介本身,同樣存在著從業人員缺乏專業技能培訓、道德責任感不高、中介公司營業執照不全等「殘疾」,部分消費者甚至遭遇到過中介人員賴賬、威脅、打擊報復、捲款跑路等情況,整個行業信用體系幾乎分崩離析。

員工玩失聯 中介賴賬

在與房屋中介連續糾纏了5個月後,家住廊坊市的王女士終於選擇了走法律渠道,為自己維權。

今年3月7日,在廊坊市永清縣工作的王女士,通過當地一家名叫永清縣嘉悅房產經濟有限公司的房地產中介,與百合尚城王府社區8號樓的一位業主簽訂了二手房買賣合同。在王女士和業主之間牽線搭橋的高某,其謊稱自己是業主的朋友,但後來業主向王女士證實,自己根本就不認識此人。王女士後來說,自己也不能確定高某是否是該中介的員工,但是曾見過其從中介公司2樓下來,以及與中介老闆在一起吃飯。

在今年4月的時候,廊坊市房地產調控新政的出台,伴隨著銀行放貸收緊,王女士未能如願從銀行貸到款,因而取消了此樁買賣。

從簽完合同,到取消買賣,這期間王女士共拿出了10萬元人民幣作為好處費。這10萬元,都刷到了中介公司的賬目上,並且憑條上帶有高某的簽字和手印。其中,由於房主漲了一次價,中介將4.5萬元給了業主當房款,0.5萬元以中介費的名義給了中介公司,剩餘5萬元目前仍留在中介公司的賬目上。

在交易取消后,業主已經將連同這4.5萬元的首付款如數退給了王女士,兩人之間不存在任何糾紛。那0.5萬元的中介費,王女士也表示「認了」,不打算追回了。但是剩下的5萬元,中介公司則以「高某已經找不到了」為由,拒不退還。

從4月份到現在,王女士一直在與中介公司溝通交涉,王女士甚至向中介公司表明,5萬元退4萬都可以,但中介公司仍表示分文不退。

在報警處理也無果后,王女士決定動用法律手段追回這筆錢,8月3日上午,王女士與律師一起來到法院,目前法院已立案受理,最終結果將持續關注。王女士也希望,永清縣房管局等相關部門能加大執法力度,重罰類似永清縣嘉悅房產經濟有限公司這樣的中介,以維護市場良性運轉。

中介無權收取好處費

王女士自己本身是新房領域的房地產從業人員,她事後表示,沒想到二手房市場會這麼亂。王女士說,自己住在小地方,很難找到正規中介,像類似的中介公司,很多都是買方賣方兩頭吃錢。

針對王女士遇到的這一情況,鳳凰房產特意採訪了北京尚梓律師事務所江華。江華律師表示,這種情況下中介公司應當退還這筆錢。首先,這筆錢既不是中介費也不是房屋首付款,並且交易最後並沒有達成。中介都沒有權利收這筆錢的。即便高某現在已經失聯,但是在確定了這筆錢刷到中介公司賬戶上的情況下,中介構成了不當得利。

根據相關法律資料顯示,中介作為買方和賣房的連接機構,在房屋買賣和租賃的交易中,應按照相關規定及標準收取中介服務費,不得收取委託合同以外的任何財物,如押金、信息費、諮詢費等,也不得事先收取看房費。同時,江華律師指出,「好處費」本身也是不受法律保護的。

王女士類似的遭遇並不少見,江華律師分析認為,環京的中介市場相對於北京等一線城市較亂,常見的包括買賣交易時對房屋情況了解和掌握不清楚造成對買賣雙方的誤導,比如是否滿五唯一的問題;在交易時把關不嚴,造成糾紛;以及對委託代理賣房的手續要求不嚴,房價上漲一方以無代理權提出解約等。

江華律師提醒買房租房人士,在房屋買賣和租賃中,不應當存在「好處費」一說,因為中介員工涉及和收取「好處費」都是涉嫌犯罪的。江華律師建議並支持王女士藉助法律手段維護合法權益,並分析認為,像王女士這樣的情況,勝訴幾率很大。

小地方監管難度大

自317新政以來,北京市場逐漸平穩,曾經紅火的交易市場趨於理性。無論是北京還是周邊,房屋中介的開單數都在下滑。今年不好做,加上畢業季的到來,部分中介為了業績便選擇鋌而走險。

自3月18日開始樓市新政實施后,市住建委執法部門便開始了房地產中介市場的嚴查,懲治問題房地產中介機構。22日,新政實施的5天里,11家違規的房地產中介被關停,整治已見成效。

4月,市工商局啟動了為期2個月的房地產經紀機構專項整治。

7月19日,北京市住建委關停了26家代理買賣「小產權房」的中介門店。

畢業季的到來,伴隨著一大波應屆生租房被「黑中介」坑的新聞被挖出,再次曝光了很多活躍的不法中介。

相對於較為規範的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一些小城市則不那麼幸運。正如王女士所言,由於地方小,大型正規中介門店少,可選擇中介不多,市場不夠規範,打擊力度不夠大,給黑中介提供了滋生的土壤,甚至有個別「老油條」,對報警、打官司等置若罔聞。

地方中介市場問題複雜,解決難度大,耗費時間久,目前最大利益既得者仍然是「黑中介」們,最大利益受損者仍然是買房者和租房者。打擊中介亂象需要綜合施策,不僅要通過完善立法解決,建立健全市場規則,為監管提供依據。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