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解讀|生態環境保護新視角】全球海洋保護區發展怎樣?成效如何?又存在哪些發展問題?

【解讀|生態環境保護新視角】全球海洋保護區發展怎樣?成效如何?又存在哪些發展問題?

2017

【海 洋 知 圈】

關注海洋知圈,放眼看海洋;

做有情懷海洋人!

2016年,海洋保護區的發展經歷了諸多大事,全球海洋保護區面積首次佔到海洋麵積的5.1%;24個國家在南極羅斯海共同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保護區;美國創建該國在大西洋的第一個海洋保護區……

自20世紀90年代全球漁業普遍面臨過度開發和漁業資源崩塌等消息反覆出現在新聞頭條后,海洋保護區正式進入人們的視野。但是,相比未受到保護的海洋,這還遠遠不夠。目前,全球海洋保護區發展怎樣?成效如何?又存在哪些發展問題?

全球已建成1.5萬個海洋保護區

「海洋自然保護區」這一概念在1962年世界國家公園大會上首次提出,但在20世紀末才受到比較廣泛的關注,尤其在最近二十年來,海洋自然保護區的建設在世界範圍內興起。1970年有118個海洋保護區在27個國家出現。截至2017年1月,根據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發布的報告,全球已建有1.5萬個海洋保護區,面積超過1850萬平方公里,佔到全球海洋麵積的5.1%、各國領海面積的12.7%。

海洋保護區的建設最早可追溯到1963年在渤海劃定蛇島自然保護區。大規模的興建始於1988年底制定了《建立海洋自然保護區工作綱要》之後,昌黎黃金海岸、山口紅樹林生態、大周島海洋生態、三亞珊瑚礁以及南麂列島等國家級海洋類型自然保護區陸續建立,中華白海豚、斑海豹、儒艮、綠海龜、文昌魚等珍稀瀕危海洋動物及其棲息地,紅樹林、珊瑚礁、濱海濕地等典型海洋生態系統得到較好的保護。

「海洋保護區的建立和有效管理落後於陸地上的自然保護區,但它們同樣重要。世界迫切需要一個全面的海洋保護體系,以保護海洋生物多樣性和重建海洋生產力。」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執行主任索爾海姆說,「自2016年以來,國際社會在建立海洋保護區上的努力給予國際海洋環境保護行動以巨大的動力。」

的確,2016年全球海洋保護區建設取得的成就令人欣喜,該年有多達250萬平方公里的海洋被禁止捕魚;24個國家在南極羅斯海共同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海洋保護區;美國將位於夏威夷的帕帕哈瑙莫誇基亞國家海洋保護區面積翻了兩番,並創建了該國在大西洋的第一個海洋保護區——東北部水下深谷與海底山海洋國家保護區。

然而,雖然海洋保護區數量在迅猛增加,但與全球海洋麵積相比,仍微不足道。目前只有1%的海洋禁止捕撈,而科學家建議這個比例至少要達到30%。

保護區建設呈現多重效益

過去許多人誤以為划設海洋自然保護區會限制人們在該區域捕魚和休憩的權利,使人們從漁業獲得的蛋白質減少。但事實上,由於保護區的面積有限,同時海水具有流動性,海洋生物資源具有不確定性。「即使在嚴格管制的保護區內不能捕魚,那些在保護區內繁衍的魚類依然會跑到周圍的非保護區而被漁民捕獲。在魚群繁衍壯大之後,漁獲量反而可能增加。」上海海洋大學水產專家馬婧說。

保護區建設的效益首先體現在保護區內。國內外已有許多研究報告證明保護區具有增加水產資源量的效益。如菲律賓的蘇米龍島禁漁區和阿波島禁漁區分別建立於1974年和1982年,主要保護珊瑚礁魚類群落。在蘇米龍島實行保護的9年中,目標魚類生物量增加了4.6倍,特別是大型食肉性魚類增加了12倍;而在阿波島實行保護的18年間,目標魚類生物量增加了17.3倍。

此外,因為不存在傳統漁業的兼捕及丟棄,保護區內目標魚種與其他各物種存在掠食、共生、寄生等關係,整個海洋生物群落或生態系統內的物種組成以及個體大小、數量等方面都能得到復甦,真正達到了以生態系統為基礎的資源保護。

海洋自然保護區外的效應,主要在於溢出效應。保護區內的魚類、幼魚或魚卵等可以任意遷徙、洄遊或漂流到保護區外,使得保護區外漁獲量增加。若保護區主要划設於某些洄遊魚種的重要棲息地、產卵場或洄遊路徑上,就能促使保護區外該種群漁業捕獲量大幅度提升。例如美國維根群島的石斑魚場,雖然只把占整個漁場1.5%的石斑魚產卵場劃為保護區,但整個漁場石斑魚的雄魚數量與生物量都在保護區劃設后大幅增加,也帶動了該區域石斑漁業的復甦。

「建設海洋保護區更深遠的意義在於科研價值與教育意義。」馬婧說。保護區內外魚類資源產量、年齡、體長和性別結構的變化趨勢具有科學研究價值,而保護區的核心區完全禁止任何產業進入,因此也能提供一個不受漁業作業影響的天然實驗場所。此外,海洋保護區的設立需要當地民眾的參與和配合,管理者在向當地居民宣導保護區政策時,也教育公眾認識到海洋資源保護的重要性,許多海洋自然資源保護區也可成為青少年環境保護的教育基地。

保護區建設並非一勞永逸

「海洋保護區建立后,受保護區域過度開發的物種資源必將增加,但仍不明朗的是,海洋生物多樣性是否也會相應提高。」馬婧說。而且,海洋保護區的建設不能僅僅追求面積擴大,保護區位置的選擇以及保護力度的大小也是海洋生物多樣性的重要保障。她介紹,由於許多海洋保護區並未得到有效管理,對於當地海洋生物多樣性的恢復幫助甚微。

此前發表在《自然》期刊上的一項研究報告稱,在5項海洋保護關鍵指標中,達到其中3個指標的海洋保護區面積僅佔到了全球海洋保護區面積的59%。總的來說,全球海洋保護區處境堪憂。全球範圍內海洋保護區整體指標偏低主要是因為大部分海洋保護區所處海域並未得到管轄國家的有效保護。漁業捕撈致使魚類的聚集度降低了63%,大型魚類聚集度下降了80%,鯊魚數量更是減少了93%。

海洋保護區的建設需要設定持久性的目標,更需要海域管轄國家不斷增加禁漁海域的保護措施,如此才能實現建立海洋保護區,以及保護當地海洋生物多樣性的初衷。對於那些保護區之外的物種,最好的保護方法就是包括制定漁業規章在內的其他措施的綜合運用。

為恢復漁業資源和保護海洋生物多樣性,除建立保護區外,各國漁業管理部門和國際漁業署都在加強法律框架建設方面的工作。美國每年要花30億美元用於漁業資源管理,比如制定「馬格努森-史蒂文森漁業保護與管理法案」「瀕危物種法」「海洋哺乳動物保護法」「國家環境政策法」和「清潔水法」等關鍵法案。在阿拉斯加州,針對某些漁業活動而劃定的保護區和實施嚴格隔離措施的保護區超過該州50%的大陸架水域。

截至2017年1月,全球已建有1.5萬個海洋保護區。不過,保護區面積僅佔到全球海洋麵積的5.1%。圖中深色區域為海洋保護區。圖片來源:海洋保護協會

海洋保護區經典案例:

雷州半島:白蝶貝的重生路

氣象報通訊員張學棟

白蝶貝(學名大珠母貝)是瀕危與珍稀水生野生動物,是世界上最大、最優質的珍珠貝之一。早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廣東雷州半島西側海域的白蝶貝就已名聲在外,不少販賣者看中其經濟價值和藥用價值,肆意捕撈,對白蝶貝生長造成很大影響。

1983年,廣東雷州珍稀海洋生物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應運而生」。

對漁民來說,「靠海吃海」是他們的生活方式,而阻止漁民在保護區海域內生產作業卻是保護區管理部門職責所在。這樣看似對立的關係,卻在廣東雷州半島西側海域的保護區被打破了。

起初,海上巡護工作讓保護區管理局與當地漁民的關係很緊張。不過,當地的老百姓內心其實也希望能管理好這片海域,給後代留下寶貴的生態資源。因此,管理局根據社區漁民多從事「夫妻船」傳統捕撈業艱苦謀生,但網具常遭到外地大型拖網船破壞而損壞慘重的情況,找准共管切入點,嚴厲打擊遏制大型違規捕撈船隻,使保護區工作贏得了當地漁民的支持。另外,通過社區走訪座談和簽訂共管協議等方式,保護區管理局聯合當地鄉鎮政府和漁政、邊防、海警等執法部門,形成管理局專管和社區力量群管相結合的模式。

漸漸地,違規船隊幾乎銷聲匿跡了,保護區的珍稀動植物得以休養生息,當地漁民也從開始的抵觸轉為理解和支持保護區的工作。此外,管理局還通過爭取項目資金和發動當地企業資助,為多個漁村修繕防波堤、避風塘、道路等,保障群眾生產生活安全,維護了保護區與社區的和諧關係。

多年來,管理局重點加強對主要保護對象大珠母貝(白蝶貝)的育苗增殖研究,與當地民眾放流1000萬粒貝苗,為該珍稀動物資源的恢復創造條件。

脫離環境去保護某一個個體是不現實的。早些年,保護區沿岸的紅樹林灘涂在全國海洋經濟發展的浪潮下,被大片改造成對蝦養殖場,紅樹林被摧毀。通過大力推動保護區沿岸廢舊養殖池塘的退養還灘,保護區管理局與當地漁民使海域灘涂的紅樹林生態廊景觀重現,共種植恢復紅樹林面積700多畝,同時還開展了海藻場生態修複試驗等。

得益於生態保護工作的開展,保護區以優越的自然環境、清潔的海水水質,相對複雜的沙礫、岩礁海底形成多樣的小生境,孕育了豐富多樣的水生動物資源。如今,這片海域不僅有白蝶貝這一種珍稀的海洋生物。保護區記錄的各類水生動物物種共600多種,包括儒艮、中華白海豚、白氏文昌魚、綠海龜、棱皮龜、玳瑁、真海豚、江豚等國家Ⅰ、Ⅱ級保護動物,此外還有珊瑚礁、海藻場、紅樹林等典型生態系統。

2017年1月8日,在「全國最美國家級海洋保護區」評選活動中,平潭綜合實驗區海壇灣國家級海洋公園、大乳山國家級海洋公園、深滬灣海底古森林遺迹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洞頭國家級海洋公園、錦州大筆架山國家級海洋特別保護區分列前5位。圖為海壇灣龍鳳頭海濱浴場的風箏衝浪活動。圖片來源:國家海洋局

2017年1月8日,在「全國最美國家級海洋保護區」評選活動中,平潭綜合實驗區海壇灣國家級海洋公園、大乳山國家級海洋公園、深滬灣海底古森林遺迹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洞頭國家級海洋公園、錦州大筆架山國家級海洋特別保護區分列前5位。圖為大乳山國家級海洋公園的優美環境吸引大量海鳥前來覓食。圖片來源:國家海洋局

2017年1月8日,在「全國最美國家級海洋保護區」評選活動中,平潭綜合實驗區海壇灣國家級海洋公園、大乳山國家級海洋公園、深滬灣海底古森林遺迹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洞頭國家級海洋公園、錦州大筆架山國家級海洋特別保護區分列前5位。圖為深滬灣的牡蠣礁遺迹。圖片來源:國家海洋局

2017年1月8日,在「全國最美國家級海洋保護區」評選活動中,平潭綜合實驗區海壇灣國家級海洋公園、大乳山國家級海洋公園、深滬灣海底古森林遺迹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洞頭國家級海洋公園、錦州大筆架山國家級海洋特別保護區分列前5位。圖為洞頭國家級海洋公園內的半屏山,它是全國最長、最大的海上天然岩雕。圖片來源:國家海洋局

2017年1月8日,在「全國最美國家級海洋保護區」評選活動中,平潭綜合實驗區海壇灣國家級海洋公園、大乳山國家級海洋公園、深滬灣海底古森林遺迹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洞頭國家級海洋公園、錦州大筆架山國家級海洋特別保護區分列前5位。圖為筆架山,它是世界上典型的陸連島。圖片來源:國家海洋局

卡波普爾莫:對海洋保護的堅持讓漁民獲益

位於墨西哥巴哈半島南端海域的卡波普爾莫國家公園海域,在幾十年前,曾經因為過度捕撈、漁業生產無節制等原因導致海洋荒漠化,幾乎所有海洋生物和活體珊瑚礁都消失了。

但是在建立海洋保護區后的短短十年內,該海域的魚類總量增加了463%,是有記錄以來的海洋保護區的最大增幅。由此這一充滿活力的海洋保護區開始被稱作「海洋水族館」。

在20世紀70年代以前,卡波普爾莫與墨西哥巴哈的其他地區一樣,有許多小漁村,在其海域有許多鯊魚和石斑魚,還有其他許多海洋生物和海洋高級掠食者。但此後幾十年毫無節制的過度捕撈和漁業生產,使這些原本完整健全的生態系統遭到嚴重破壞。

卡波普爾莫的人們開始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們面臨兩個選擇:要麼冒著永遠失去這些海洋生物和失去漁業生計的危險繼續捕撈,要麼在優先養護海洋生物的條件下發展旅遊業。

1995年,卡波普爾莫地區向墨西哥政府申報了一塊面積約為71平方公里的海洋保護區,包括當地的濱海沙漠地帶和大面積的海洋區域。他們的理由是,該地區擁有多種世界上罕見的生物群落。

在公園建立最初的四年裡,幾乎看不到任何保護措施成功奏效的跡象,但在接下來的十年裡,魚類數量開始逐漸增長。至2009年,研究人員發布令人欣喜的報告:鯊魚類和石斑魚已經基本恢復到該地區未曾破壞前的數量。

隨著魚類種群的興盛,海獅、巨型蝠鱝、鯨鯊、大翅鯨(座頭鯨)開始定期光顧卡波普爾莫地區海域。2005年該地區成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區域的一部分。

科學家將此成就歸功於卡波普爾莫地區當地管理部門嚴格有效地執行養護規則,以及當地居民的廣泛支持。保護區內豐富的魚類資源帶來的利潤遠遠高於捕魚業。規模小而利潤超高的旅遊業使該地區居民的平均收入遠遠高於墨西哥的平均收入。

不過,研究人員也表示,這種幾乎完美的生態恢復是非常罕見的,不能指望其他地區也在短短的十年時間裡恢復成這樣。沒有其他任何地區或者海洋保護區能夠如此成功地恢復眾多海洋生物種類,並吸引鯊魚等頂級掠食者回來。

卡波普爾莫地區的居民沒有坐享海洋保護帶來的好處。在卡波普爾莫北方約66公里的卡波聖盧卡斯,那裡建立起數百家度假村、酒店,以及其他以發展旅遊業為目的的相關設施和項目。在墨西哥有很多地方被開發成了卡波聖盧卡斯那樣。但是,卡波普爾莫卻是唯一沒有這些設施的地方。

2012年,兩項獲得巨額投資的商業開發項目準備落戶卡波普爾莫地區,其中包括9家高級酒店,兩個高爾夫球場和300座小型遊艇碼頭,用來填補卡波普爾莫地區空曠的海灘。在卡波普爾莫地區社區居民和環保團體的強烈抗議之下,墨西哥政府環境部撤銷了商業開發項目的許可證。2014年,另一個超大型的商業項目,同樣包括酒店、公寓、遊艇碼頭等,也在激起一場軒然大波之後被取消。

如今,卡波普爾莫國家公園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海洋保護區之一。

END

拓展海洋知識視野;引領海洋科研前沿;

與您分享海洋知識圈,

打造海洋知識服務平台!

版權聲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