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人物 | 斑斕色彩尋找自我,十八年心扉為誰敞開

人物 | 斑斕色彩尋找自我,十八年心扉為誰敞開

新移民系列故事

林鹿在美國

之《逐夢彼岸——新移民》

(圖為2007年6月20日,攝於華盛頓林肯紀念館前)

林鹿遷移小史

1979年 天津

1979年秋天,16歲的林鹿從成都去天津南開大學就讀,這是她的第一次遷移。離開故鄉的林鹿第一次嘗到飛翔、探索、釋放、延伸的滋味。

1999年 菲律賓

林鹿的第二次遷移是在1999年,前往菲律賓馬尼拉就讀教育管理碩士學位。也正是在留學期間,林鹿開始畫畫,用色彩來記錄心靈日記。

2003年 北京

畢業后,林鹿回,去北京成了一名「北漂」。她在阜成門租房,找到了一家出版社天天打卡上班,直到2004年6月回到成都繼續教書。

2006年 美國

2006年8月,林鹿應美國內華達州立大學邀請,前往美國教書並定居美國。2012年情人節,林鹿在賓州遇到丈夫大衛,兩人在2012年11月訂婚,2013年2月結婚。

2007年1月林鹿油畫: 但願我有翅膀像鴿子

異鄉之難

接受磨練,尋找內心。

「在美國生活需要很多學習、堅持、調整、整理、破碎,重新被塑造,接受被磨練。」

對林鹿來說,在美國生活遇到困難,一是每年的報稅最讓她頭疼;二是拿駕照之難,她考了八次路考才拿到駕照;三是讀書時要打工掙生活費付房租;對於林鹿這樣注重內心體驗的人來說,難中更難的是她的內心尋找,如何走出自閉,找到真愛,去愛和接受愛。

2012年4月20日林鹿油畫:紐約之夢

暫別往事

離開昨日,繼續前行。

林鹿自從1995年離婚後便一直處於單身狀態,有了遠走他鄉的便利條件。她先是去菲律賓馬尼拉讀了四年書,然後在2006年前往美國教書。

離開故土,縱然遠方是未知的、無計劃的,縱然出離固有限制,但林鹿還是選擇了遷移。

對於林鹿來說,離開是為昨日劃上句號。林鹿選擇了離開,但卻沒有遺忘那些往事,她需要暫時遠離,才能夠不被干擾,繼續前行。她告訴自己,不能在歷史陰影中停留,要學會切斷和捨棄,這都使重新開始成為可能。

2007年1月4日攝於紐約聯合國大樓前

林鹿說,2006年11月9日,有一個韓國女子在內華達州立大學藝術學院表演的行為藝術「異鄉人」對她的啟發很大。表演者在兩米高五米寬的玻璃上用粉筆劃白線,玻璃裡面看不到外面,外面也看不到裡面,表演者就在不停地劃線,寓意作繭自縛。

因為來美國初期,林鹿也曾因為文化、語言、自己的個性,不自覺地編織著網,封閉自己的同時也阻攔了別人。對於剛剛來到美國的林鹿來說,文化的網,宗教的網,形而上學的網,靈魂的網,都需要突破。

2007年6月21日攝於紐約肯尼迪機場候機室

2008至2010年,林鹿在洛杉磯讀聖經研究碩士學位。那時,林鹿選修了很多門專業心理輔導課程,幫助她走出自閉。

也正是在這時,林鹿才認識到導致她自閉的真正原因。林鹿5歲時,父親在文化大革命中被迫害而不幸去世了。父親的早逝對她的心理影響很深,父愛的缺失在林鹿的童年中鑿出了一個巨大的黑洞。

所以在成年後尋找伴侶時,林鹿就會無意識地找父親形象的人填滿她心中的那個黑洞,遺憾的是那時前夫很難進入林鹿的內心深處。

離婚後,林鹿再也不信任夫妻間的誠信,本想不再成家。她將自己封閉起來,拒絕和所有人親密接觸,甚至故意凍結親密關係發生的機會

「既是懦弱,也是深層次地拒絕自己。當時被離婚所帶來的羞恥感所囚禁,怕失去自由,怕親密關係。」

2013年3月林鹿油畫:完美之愛、盼望和平安的祝福

(「但願使人有盼望的神,因信將諸般的喜樂、平安充滿你們的心!」羅馬書15章13節)

嚮往家庭

漂泊多年,渴望歸宿。

「在異國他鄉,容易暫時懸置歷史問題,我每一次只走一步,多年的漂泊之後,我重新感到了家的重要。」

林鹿很羨慕她的第一個房東Tina。Tina也是離婚單身,但她單身而不自憐,生活豐富、有趣、健康,這是林鹿很嚮往也很喜歡的生活狀態。

2016年9月4日林鹿油畫:你的波浪洪濤漫過我身

18年的單身生活,又重新激活了林鹿對終生伴侶的渴望。她逐步地突破自己,打碎舊瓶,終於又能重新肯定自我價值,也終於願意打開自己,將過去歸零,以重新出發。

「漂泊具有不確定性,需要對未知挑戰有足夠的心理準備,甚至興奮和期待,生命應當具備相應的柔軟度,韌性伸展。」

乘飛機時,林鹿常常選擇窗口位置。身在3萬公尺高空,往窗外看下邊的田野房屋、大橋公路,視覺角度的轉換為林鹿帶來了與平地視角不同的感受。

對於林鹿來說,遷移轉換生存背景,就能夠換一種方式來審視自己。她穿越美國,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輾轉四處,差不多一年多換一個地方。

「從西到東我租房間,換很多個房東,什麼地方都是可以離開的,哪裡也不會長久停留,沒有一盞燈會等候我回來,沒有人惦記我早點還是晚點回來,我要找到家,要找到真愛,我想要一個家。」

2015年8月22日攝於比爾摩莊園(Biltmore House)前

到2008年秋天,林鹿終於能夠打開自己了,她終於願意找到一個同路人,願意與人分享生命了。

「我不在乎學位成績,我要的是實際生活中愛的實行。我每一天都在醫治中,生命這樣短暫,我承認我需要被愛,也需要愛別人了。去愛,即使愛有可能失敗,敢愛的生命是活水,不再死水微瀾。」

2012年情人節,林鹿遇到大衛,兩人2012年11月訂婚,2013年2月結婚。

大衛後來說,他從來沒有見到過一個人像林鹿這樣對婚姻關係預備得這麼充分的。

「18年單身是預備我重新進入親密關係的學校,我所有的挫折和沮喪都沒浪費,我的內在醫治之路漫長卻有效果。18年單身生活如曠野中的修道,使我這個不會愛,也沒有自信接受愛的女子,願委身於愛並安全地接受愛了。」

2013年2月2日攝於賓州路易斯堡巴克奈爾大學禮拜堂

「與大衛相遇相愛是恩典憐憫之愛的天意安排,縱使我傾盡畢生所有的失敗和努力也並不能使這種相遇相愛發生,唯有憐憫和恩典的引領使心花盛開,與大衛攜手進入「第二春」,我多年來的等候、挫折和空白就都有了意義,大衛的愛帶來上帝對我內心深處傷痛的療治,給了我新的希望,上帝的手通過大衛給我真實的緊緊的擁抱。」

「大衛讓我做我自己,給我安全感,我沒有一點掙扎和疑慮,憑著信心欣喜地接受這份愛,我用的詞是慶祝。親密聯合是天韻,我跌倒了,他扶起我,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短時間內我們運用了各自全部人生經驗認出了自己靈魂的伴侶。」

2017年1月29日春節攝於賓州諾森伯蘭的和平鴿畫廊一角

2017年攝於賓州諾森伯蘭和平鴿畫廊一角(牆上掛滿了林鹿的心靈尋找日記畫)

對於林鹿來說,畫畫是為了表達她的心情和感受,是用色彩來記錄生活,是另一種方式的日記。

她離開家鄉漂泊多年,她的畫不僅記錄了她的足跡和經歷,更是一路而來的心路歷程,不同時期、不同地點的情緒狀態、收穫和感悟,都被她用色彩凝聚成了比語言更有衝擊力的畫作。

她說自己畫畫總是「無欲無求」的狀態,就是想要記錄經歷過後瞬間的衝動。也許正是這種單純的態度,才使林鹿的畫有了意想不到的震撼效果。

人們能從林鹿的畫中看到她的單純和善良,她的勇氣和信念,也能看到她的成長,看到她從封閉自己到釋放內心的心靈尋找過程。

她經歷過低谷,最後終於與靈魂的伴侶相遇相愛。林鹿是幸福的,她用18年的時間獨處,雖然孤獨,雖然經歷了無數挫折和沮喪,但她最終走出了陰霾,還原了最真實的自己,也能夠勇敢、大膽地去愛與被愛。

本文部分內容和圖片來自於受訪對象,所有內容均得到受訪人授權。

本文中插入的油畫作品均為林鹿原創,林鹿本人保留她油畫圖片的版權。

·這個女孩遠赴英國 30歲前開了四家公司 她的人生是怎麼開掛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