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馬拉松職業替跑者:一年半替跑20多場,省下3000多元

馬拉松職業替跑者:一年半替跑20多場,省下3000多元

3月31日,成都雙遺馬拉松組委會發布了一條公告,處罰了3例男選手戴著女選手號碼簿的違規情況。

組委會決定:對轉讓者和受讓者禁止參加雙遺體育旗下賽事2年,還要上報田協做追加處罰。

就在田協和各大馬拉松都發出相關禁令之後,仍然有人在替跑,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微信號馬拉松助手(malisongzhushou)採訪了一位名叫小文的「職業替跑者」,他講述了自己的替跑生涯和對替跑的看法。

1、替跑20多場馬拉松,省了3000多塊錢

小文今年32歲,是一名IT男,他跑步時間不長,也就一年半。但在這段時間裡,他卻替跑了20多場馬拉松賽事。

2015年7月,小文開始跑步,他的跑步計劃很科學,每周三四天、每天五到十公里,「我對PB從來都不執著,只是喜歡跑步的感覺和氛圍而已。」

小文本來是不知道有替跑這回事的。2015年北京馬拉松前夕,他加入的跑步群里開始有人因臨時有事而轉讓北馬名額。

他的比賽情緒就這樣被煽動起來,他往各個跑步群發放了「求北馬名額」的消息,不久就有個女孩聯繫了他,提出可以轉讓名額,但賽后獎牌得給她。

儘管是女性名額,但因為是免費得到,小文還是很開心的。之後女孩領了裝備,把號碼簿和晶元給了他。比賽當天,首次替跑的小文一路都非常順利,「人太多了,保安都不檢查,進賽道很順利。」

首次替跑,小文5小時22分完成了比賽,「我基本上都是關門時間完賽,就是喜歡現場的那種氛圍,對於跑步成績並不追求。」事後他把獎牌給了轉讓者。

第一次享受到替跑帶來的便利之後,小文愛上了替跑。替跑既能避免中不了簽的尷尬,還能省報名費,一舉兩得,「我替跑了20多場馬拉松,省了3000多塊錢。」

對此,筆者表示非常疑惑,為了省錢替跑的話,完全沒理由呀,因為報名費在跑馬支出中佔比並不多,尤其選擇去外地替跑,花的錢不是更多嗎?「跑馬窮一生,越野窮三代,我每次替跑幾乎都是硬座來回,能省就省,花的錢不多。」

2、比賽從沒出過意外,因為「藝高人膽大」

今年的廈馬,不管是從賽前檢錄還是賽程監控,組委會方面都進行了嚴格的規範措施,被稱為史上「最嚴格」的馬拉松賽。儘管如此, 2017年1月2日,他照常替跑了2017廈門國際馬拉松。

領物的時候,小文拿著轉讓者的身份證原件去了現場。

廈馬領裝備有兩道關卡,第一輪是「刷身份證,人臉識別」。小文站在出口處拿著朋友已經領到的參賽包,對工作人員說,自己有東西忘取了要進去。因為「刷臉」的入口處排隊人太多,工作人員就直接放他進去了。

小文逃過了機器刷臉檢測,直接進入第二輪當面檢測。在第二輪檢測中,工作人員認為他的樣子與身份證上的照片不符,小文肯定地說:「這就是我。」對方讓他背出身份證號,小文張口就來、毫不猶豫,最終還是混了進去。「還好我經驗豐富,早已做好準備。」小文很得意。

不過小文也坦言,2017廈門馬拉松是他覺得最難替跑的一場比賽,「幸虧人多,不然就穿幫了。」而對於今年有手環、有刷臉、檢查也很嚴格的無錫馬拉松,小文表示,自己就是沒去,要去的話,也有辦法混進賽道,「之前開始把晶元和號碼給朋友,然後從半路1、2公里處混進去。」

面對多發的跑馬猝死事件,小文在替跑的時候並不擔心,「我替跑過的比賽從來沒發生過任何意外,都是安全完賽。而且我從沒害怕過會猝死,畢竟藝高人膽大嘛。」

3、只要不罰錢,其它愛怎麼地怎麼地

去年12月份,廈門海滄半程馬拉松比賽中,兩名選手在終點附近猝死,其中一名為替跑者。今年1月16日,替跑者的遺孀對參賽資格轉讓者,以及組織方提出索賠,要求雙方賠償包括喪葬費、死亡賠償金、被撫養人生活費、精神撫慰金等在內共計近124萬元。2月22日,廈門市海滄區法院受理此案。

12月17日,田徑協會發布了「關於加強馬拉松賽事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其中最具威懾性的措施是:嚴禁私自轉讓(賣)或接受轉讓(買)參賽名額,一經查出,對違規者終身禁賽。

替跑被發現的話,將面臨著終生禁賽的可能。然而對於小文來說,這都不是事兒。他很理直氣壯地說:「我又不是專業的、去拿錢的,我只是喜歡現場的氣氛而已。禁賽后,我照樣買別人的名字跑,反正喜歡現場的氣氛,其它一切都不顧。」

3月31日成都雙遺開出了罰單,對於成都馬是否替跑,小文表示,暫時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不過,小文也表示了,不怕自己被舉報、被揪出來:「隨便,愛怎麼著怎麼著。只要不罰錢,隨便揪去吧。」

很多認識小文的跑友都知道他喜歡替跑,「他們80%反對,20%支持。」替跑了一年半的比賽,小文最近感覺挺厭倦的,「以後不僅不會替跑,馬拉松也不跑了,因為馬拉松現在都是商業化了,已經沒有意義了,並且自己也跑膩了,不想玩了。」

之前微信號馬拉松助手(malisongzhushou)還寫過一篇蹭跑的文章,作者理直氣壯地描述了自己堅持蹭跑的諸多理由。一位蹭跑者的萬言辯解書 | 歡迎討論

而今天,跑友小文,又「理直氣壯」地表示自己為何要替跑。對此,我們採訪了一些組委會和跑友,看看他們都是怎麼看的。

某比賽賽事總監小青

好多緊俏的賽事,報不上名替跑,我能理解,但不支持;對於一些跑友在報名之初根本就在等免費替跑,我非常不解。作為組委會,永遠把萬分之一的突發事故放在一個賽事首位,一旦發生事故,替跑給急中心救帶來難度,保險理賠更是不可能的,轉讓者與替跑者家屬的糾紛也有先例。總之在這件事上,最後哪一方都是受害者。堅決反對。

跑友小平

首先,已經正式出台政策禁止替跑,作為一名跑友應當嚴格履行,這是一個跑友的素質體現;其次,現在賽事眾多,遠遠可以滿足跑友的需求,根本無需通過替跑方式來參賽;最後,替跑對自己、家人以及組委會等都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一旦出現問題,後果不可想象。

跑友達子

對我來說替跑的人屬於不明事理,理直氣壯替跑則屬於不辨是非。不管為了成績而還是為了娛樂替跑,對於認真備戰比賽的人來說,替跑和替考同樣可恥。違背公平競爭的同時,也一定會給自己和賽事帶來麻煩。

那麼,廣大跑友,

你是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你有沒有替跑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