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純黑車身卻能有N種顏色?這輛寶馬用科技玩出了新花樣!

純黑車身卻能有N種顏色?這輛寶馬用科技玩出了新花樣!

玩車嗎?好!現在玩車跟武林一樣開始分門派了。本門派或友好門派之間會不定期召開大會(靜態聚會),實用性的門派則會進行比武大會(民間賽道節)。你要入一個門派,說不定還得先拜個老大呢,不然,你可改不到下面這樣的效果:

玩車的江湖裡面,有著自己獨立的門派劃分。

比如源於日本"黑社會"的VIP風範:

還有cosplay愛好者為之發狂的"痛車"

當然還有對速度的追求,畢竟那是一種讓人沸騰起來的原始方式,於是就有了各種各樣的賽道日。來賽道溜溜,就知道你改的是騾子還是馬了!

賽道流也有不少人開始走專業路線,在追求速度的路上越來越深。這種"高級別",要到什麼時候是個頭?

或者我換個問題:怎樣才是高級別的車聚?

在所有舉辦者都在追求"千輛車到場"大規模的時候,一場只有一輛車參加的聚會,是怎樣的場面?在大家都希望在賽道跑出賽道紀錄的時候,一輛賽車卻只是靜靜停在那裡,又是怎樣的場面?是什麼樣的門派才能支撐起這個場面?

寶馬最近就舉辦了這麼一次聚會。全場只有一輛BMW M6 GT3展車停在那裡,到場的人卻包括了中央美院院長、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館長、佟大為、甄子丹等等名流。這就是寶馬第18輛藝術車的全球發布現場。

藝術車?是什麼?乍眼一看覺得似乎也是一種高級別的"痛車"而已。但它們僅僅只是塗裝這麼簡單嗎?事實上當然不是。

寶馬藝術車其實大有來頭,早在1975年,美國費城藝術家亞歷山大·考爾德用藝術的形式重新塑造了這BMW 3.0CSL。搶眼的色彩和講究的曲線都讓人眼前一亮。

說到波普藝術,安迪·沃霍爾堪稱這一藝術史上的豐碑。無論是對夢露的肖像創作還是其自畫像式的照片,都成為當之無愧的經典。這位大師於1979年創作了第4輛寶馬藝術車。這輛充滿速度感的M1也成為永恆的經典。

1991年的第12輛寶馬藝術車出自南非畫家埃斯特·馬蘭久,在創作中融入了南非部落歷史上非常著名的壁畫藝術形式。請腦補此車開到沙漠小鎮的集市中的場景(當然這是不可能的),是不是毫無違和感?

值得驕傲的是,寶馬第18輛最新的藝術車是由藝術家曹斐女士打造。除了實車,她還使用了現在流行的虛擬現實加增強現實技術,再通過短片,能在現場進行"三位一體"的展示。

▲第18輛寶馬藝術車的締造者曹斐女士。

儘管這輛BMW M6 GT3車身上只是通體噴塗炭黑色本色車漆,但是理論上說,這輛藝術車卻可以有無數種展示形式。於是,這第18輛寶馬藝術車與以往的前輩都不同,也絕不會讓你將它與"痛車"聯繫起來。它很難歸類到哪個門派……但卻可能甚至高過了高深莫測的太極。

說到太極其實也說到了點子上。在創作中,曹斐追思了數千年歷史的演化軌跡,這除了對傳統文化懷有敬意,重點是映照出現代社會的快速發展,表達對新千年的探索。而觀賞者則可通過APP巧妙的展現出對"有與無"的思考與陳述。

選擇黑色車身,一方面因為曹斐認為黑色是光的起點,也讓多媒體技術的應用得以實現;另一方面代表著寶馬的"黑科技",是在向碳纖維技術致敬。

電影《英雄》里講,劍法的最高境界便是和平。這身懷絕技的BMW M6 GT3靜靜地停在那裡。重僅1.3噸、馬力卻高達585ps的它,搭載的4.4 L 雙渦輪增壓V8 發動機是經過BMW精英賽車工程師團隊調校出來的作品。只是在發布會上的靜若處子,並不代表這台藝術車永遠就是一件靜態的藝術品。有需要時,它也會毫不猶豫地亮劍。這也是寶馬藝術車的傳統。

第1輛寶馬藝術車,幾乎就誕生在賽車場上。

1977年,第3輛寶馬藝術車,結合了空氣動力學和抽象的線條,在賽道上非常搶眼。在當年的勒芒24小時耐力賽上,此車奪得組別冠軍。

第17輛寶馬藝術車,幾乎與連成線的背景融為一體。它曾參加2010年勒芒24小時耐力賽。

2017年11月,第18輛寶馬藝術車將由巴西車手奧古斯托·法夫斯(Augusto Farfus)駕駛,出征澳門格蘭披治大賽車FIA GT世界盃。屆時我們便能看到它在戰場上的英姿,也讓人期待。

應該說,在寶馬藝術車家族中,第18輛寶馬藝術車是一個特別的存在。這是首件華人藝術家作品,首次使用多媒體技術打造的作品。而目前也越來越多車友給愛車做一些個性化的塗裝,不知以後"藝術車"會不會成為一個新的玩車潮流?

本文內容轉自改裝車

ID:iModifiedCar

歡迎車迷們回家!

掃碼驗證車迷身份【商家勿擾】

進入【北京】巢車 車迷 線下服務群

(北京巢車汽車服務體驗中心即將啟動)

四元橋店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