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說「有思想的話」,講「有趣的故事」

說「有思想的話」,講「有趣的故事」

李清宇

年輕記者入行不久,比較困惑怎樣才能寫出好的報道。我建議有兩本書可找來一看,一本是《金字塔原理》,一本是《〈華爾街日報〉是如何講故事的》。

《金字塔原理》的作者巴巴拉·明托原是麥肯錫的諮詢師,因為寫作方面的長處被派到歐洲幫助那裡的同事提高寫作能力,由此發明了一套簡潔明了的寫作模版,後來擴展成一套思考和寫作的方法論,這套方法論的基礎便是演繹和歸納推理。

作者在《金字塔原理》中多次提出「避免使用『缺乏思想』的句子」,實際上就是不說廢話。像「這個公司存在三個問題」在作者看來就屬於廢話,問題出在沒有對所列出的事實進行歸納。

如何才能說出有「思想」的話?

明托認為,人類具有從事物的表面尋找共性和歸納出更高認知的天性。從讀者角度著眼,他們理解文章的順序是先理解最主要的、抽象的思想,然後再了解次要思想和支持這些思想的理由。所以一篇好的文章一般只有一個核心思想,在這之下則是通過邏輯關係組成的分支思想和事實。由主要思想和分支思想與支撐的論據及事實構成了一個結構嚴謹的金字塔。

有「思想」的話應該是對每一組事實或思想進行適當概括的結果,像上面的例子,歸納后的結果應該是「這個公司的主要問題是沒有進行授權」 。

從寫作的角度講,好的報道一定是記者動筆之前就很清楚寫的是什麼事,我自己的經驗是,打腹稿時如果標題比較清晰或者比較準確時,稿子寫起來就比較順暢。實際上這個標題就是層層歸納后高度概括的「思想」,也是整個稿子要表達的核心內容。

這本書雖然講的是寫報告也有很強的麥肯錫色彩,但非常適合稿件寫作。一個好的稿件說起來就那麼幾條:主體言之有物、段落之間邏輯清晰、語言簡潔明了。這是基礎,如果說不明白,讀者看得稀里糊塗,就不會看我們報紙了。

新聞泛濫、自媒體流行的現在,我們更強調寫解釋性報道,在主體新聞之外讀者還希望搞明白這個新聞為什麼會在此時此地發生?導致新聞發生的原因是什麼?同時新聞發生后又會波及哪些方面?……實際上也只有解釋性報道才能一解讀者之所以看新聞的內在欲求。在這一點上,麥卡錫的思考工具也能給我們啟發。比如後面「思考的邏輯」章節,講如何找到真正的問題所在,這一點和我們思考新聞為什麼會發生實際上殊途同歸,有時候我們看一個新聞,時間地點人物幾個W說得很清楚,但我們還是感覺搞不懂怎麼回事,就是記者沒有說明白新聞發生的背後實際上是個什麼事。

《〈華爾街日報〉是如何講故事的》是一位著名報人當年向我推薦的。說老實話,當時買了之後沒怎麼仔細看就扔到了一邊,主要是覺著這本書應該是給特稿部記者看的,我自己寫產經稿也就二三千字,那些細節描寫、故事的結構根本用不上,只是多少年以後無意中找出來仔細讀了一遍,發現確實很受用,裡面有很多技巧並非只是寫特稿才用得上,從採訪到寫稿很多東西都在起潛移默化的作用。

《〈華爾街日報〉是如何講故事的》富有啟示性的地方可以說俯拾即是,比如一開始就提醒我們,「因為我們的注意力總是放在了讀者對信息的需求上,於是,我們忽視了一個所有讀者最普遍的要求:給我講一個故事,看在老天的份上,讓它有趣一點。」

又比如在第六步,看到一句話:「一齣戲里如果沒有主角表演,只有一些跑龍套的人在台上,每個人說上三兩句台詞,我絕對不會花30美元看這樣的戲。而我們許多記者,正在用類似的東西哄騙讀者,我們的故事裡充滿了莫名其妙的人——這些無關緊要的人說了一兩句無關緊要的話,然後就消失了。如果這樣的人又在後文中出現,再說上一兩句無關緊要的話,情況就更糟了,因為讀者早就把他們忘得一乾二淨了。」 這種感覺是不是似曾相識?

現在寫稿一個很普遍的問題就是接「地氣」——這個「接地氣」一般包含兩個方面:一是尊重常識。有些企業出於宣傳的考慮,往往誇大其辭,這可以理解,但有時候加入其他想法包裝過度,客觀上就有欺騙讀者的成分了,這時候我們就要警惕;還有一種是「不講人話」,讀者聽不懂的話滿天飛。在第七步中,作者就提醒我們:「我和朋友聊天的時候是這樣說的嗎?」

如果說《金字塔原理》是寫作初段的話,《〈華爾街日報〉是如何講故事的》就是進階版,畢竟現在更講求個性化寫作,稿子更高的要求不僅是說明白,更要說得有趣好玩。

有意思的是,強調講「有思想的話」的明托,講到具序言寫作時,也會要求「以講故事的形式開頭」,以期望對讀者產生「強烈的吸引力」;而《〈華爾街日報〉是如何講故事的》一書談到組織材料和結構時,介紹敘述主線的三種方式,內核則是敘述邏輯的層層遞進。由此可見,作者強調一方面時,文章的有機組成並不可偏廢,這倒是我們讀書時須留心之處。(編輯 李二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