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大渡橋橫鐵索寒,紅軍飛奪瀘定橋

大渡橋橫鐵索寒,紅軍飛奪瀘定橋

1979年八一電影製片廠攝製了一部彩色故事片《大渡河》,在文革后第一次在銀幕上展現了以毛澤東為首的一批領袖形象。其中女主角紅軍戰士沈小瑩的飾演者是八十年代初曾紅極一時的青年演員趙娜,也就是當時的著名電視連續劇《武松》的飾演者祝延平的妻子。而另一主演紅軍先遣團團長趙劍峰的飾演者就是後來大紅大紫的老戲骨陳寶國,當時他還不到20歲。片中紅軍戰士冒著槍林彈雨爬行鐵索橋的鏡頭,令觀眾無不動容。筆者看這部電影時尚還年幼,當年的情景從此就深深地印在了記憶中。

下面讓我們再重溫一下這幕英雄業績吧。

紅軍四渡赤水、巧渡金沙后,大踏步向川南急進。蔣介石判斷紅軍會走當年石達開的老路,便緊急調動10余萬中央軍及7萬川軍,圍追堵截,企圖將紅軍殲滅於金沙江以北、大渡河以南、雅礱江以東地區。

大渡河發源於四川、青海交界的果洛山,會聚高原山地的雪水溪流滾滾向南,劈開橫斷山脈,轉而向東奔涌。緊靠大渡河拐彎處的南岸有一個著名的渡口,便是安順場。 18635月,太平天國著名將領石達開率軍4萬來到大渡河邊的安順場,準備渡河北上直取成都。然而他過於輕敵,耽誤了渡河時間,以致清軍沿河布下了防線。石達開揮軍數次搶渡,損失慘重。又加彝族土司催軍襲擊,終於一敗塗地。為保全自己的余部,石達開主動投入敵營。然而清軍毀約,殺害了被俘的全部太平軍,又將石達開殺害於成都,造成一段千古教訓。

為了不做石達開第二,毛澤東及中共中央率領中央紅軍銜枚疾進,力爭奪取先機,搶渡大渡河。1935516日,中央紅軍首先打下了西昌至會理大道邊的德昌縣,其後繼續北進,直取西昌。西昌是川南重鎮,是大渡河的外圍防線要塞,有川軍2個多旅守衛。得知紅軍攻來后,西昌守軍急忙收縮兵力準備固守。然而紅軍兵鋒一轉,繞西昌而過,輕易闖過了大渡河的外圍防線。

520日,紅軍先遣隊的先鋒紅1團抵達瀘沽縣。其後,在先遣隊司令員劉伯承、政委聶榮臻的指揮下,紅軍兵分兩路,直取大渡河。當時從瀘沽到大渡河邊有兩條路:一條是經越西到漢源的大樹堡,這是當時通往雅安、成都的大道;另一條是經冕寧,過彝區到安順場,這是一條難走的小道,而且要通過彝漢民族隔閡極深的彝族聚居區。蔣介石判斷紅軍過不去彝區,必定要走大道,便調集重兵於此。而劉伯承就偏行險道,命左權和劉亞樓率紅2團走大路佯攻大樹堡;而劉伯承和聶榮臻親率紅1團走小路迅速沖向安順場。 佯攻大樹堡的紅2團一路連續擊潰小股敵軍的阻擋,於23日下午攻佔大樹堡。

其後左權、劉亞樓親臨大渡河邊,指揮戰士們集木造船,砍樹扎筏,將聲勢造得很大,從而使對岸的國民黨軍深信紅軍要在此渡河,急忙調動各路部隊前來阻截。

在紅2團佯攻大樹堡的同時,劉伯承等率紅1團翻山越嶺,日夜兼程奔向大渡河。在通過彝區時,一度遭到了阻截。然而紅軍嚴守紀律,堅決執行了民族政策,以實際行動感動了彝民。劉伯承還和彝族頭領小葉丹歃血結為兄弟,這就是著名的「彝海結盟」。通過彝區后,紅軍不怕疲勞,冒雨急趕,一晝夜行軍150里,終於在524日夜趕到安順場。

紅軍迅速擊潰了守衛安順場的兩個連敵軍,搶得木船一隻,控制了南岸渡口。然而大渡河寬300多米,水深約10余米,流速約每秒4米,水中礁石林立。尤其5月正值河開期,上遊河水暴漲,浪濤洶湧。而對岸則高山連綿,易守難攻。紅軍面臨了一道險關。

525日上午,在劉伯承的親自指揮下,紅1團團長楊得志組織了以連長熊尚林為首的17名勇士,在幾名船工的配合下,乘一隻木船開始渡河。對岸的國民黨軍發現后,猛烈開火阻擊。渡河勇士們一邊開火還擊,一邊奮力划船。渡船離北岸越來越近,終於靠岸了。這時一股國民黨軍衝出來準備封鎖渡口。對岸的楊得志急了,命紅軍僅有的一門迫擊炮開火阻擊。神炮手趙章成只有3發炮彈,但卻兩發兩中,一下就把衝來的敵軍打懵了。17勇士乘機跳上北岸,一陣手榴彈衝鋒槍,把剩下的敵軍打垮了,佔領了渡口的工事。國民黨軍拚命反擊想奪回渡口,17勇士頑強阻擊,用血肉之軀擋住了敵人。而木船此時已返回南岸,又運了兩個機槍班過來。過河的部隊發起猛攻,終於把國民黨軍趕入了山裡。其後,一船一船的紅軍源源渡過河來。紅軍又在下游繳了二隻木船,加入了渡河的隊伍。

然而,3只船畢竟太少,往返一次還要一個多小時。直至26日上午,紅1團才全部過河。可中央紅軍有3萬人,照此過河要一個月才能全部渡完。而前堵后追的國民黨軍已漸漸逼進,軍情如火。紅軍千方百計想在安順場架橋,卻都因水流太急而失敗了。

526日中午,毛澤東、朱德及軍委成員趕到安順場。在聽取了彙報后,毛澤東果斷地決定紅軍必須奪取瀘定橋。經研究,決定劉伯承、聶榮臻率紅1師及軍委幹部團組成右縱隊,沿大渡河北岸北上;林彪率紅2師、1軍團軍團部和5軍團組成左縱隊,沿南岸北上。兩軍挾江而上,直取瀘定橋。軍委縱隊和其餘部隊隨左縱隊經瀘定橋過河。毛澤東還做了最壞的打算:萬一和右縱隊會合不了,那就由劉、聶率軍去川西開創新的局面。

從安順場至瀘定橋全程320里,不少路段是盤旋在懸崖峭壁之上的羊腸小道,山腰上則是終年不化的積雪,寒氣逼人。走在上面低頭向下看,便是深達數丈、波濤洶湧的大渡河,稍不小心就有掉下去的危險。而且路上還有國民黨軍的阻擊。為了紅軍的生存,軍委要求奪橋部隊不惜一切向前,目標只有一個:瀘定橋!

527日,左右兩路縱隊開始向瀘定橋進發。右縱隊出發不久就與川軍劉文輝的一個團遭遇,經頑強戰鬥衝破重圍。28日,右縱隊行軍100余里,翻越了一座上下60里路的高山,於當晚搶佔德妥。29日,右縱隊在離瀘定城50余里的鐵絲溝與川軍一個旅展開激戰。相持不下之際,劉伯承命肖華正面攻擊,鄧華則率軍繞至敵側翼發起進攻,突破了敵軍的陣地。其後紅軍奮勇追擊,又奪下了制高點龍八鋪和飛越嶺,從而掃清了前進的障礙。

在右縱隊連連與敵激戰的同時,左縱隊也夾河而上。林彪命黃開湘、楊成武率領的紅4團為開路先鋒,向瀘定橋急進。紅4團出發不久就被對岸的敵軍發現,不斷開火阻擊。因大渡河此處僅寬百米,槍彈可至,因而造成了一定傷亡。紅4團只得繞路前行,頗費了一番周折。27日下午,紅4團勇闖海拔2000余米的天險菩薩崗,擊潰川軍一個營,力戰而過。28日晨,紅4團接到了軍委的十萬火急的命令:務必要在29日奪取瀘定橋。此時紅4團距瀘定橋還有240里,這意味著一天一夜必須走完240里。在前有敵人重重阻擊,道路又崎嶇難行的情況下,僅靠兩條腿一天奔襲240里,這似乎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然而,黃開湘、楊成武及全軍將士決心以生命來完成這一任務。

4團指戰員此後扔掉一切負擔,輕裝跑步前進。戰士們狂奔急趕,不顧一切地向著瀘定橋衝刺。在猛虎崗有一營川軍防守,紅4團乘大霧逼近,以猛烈地白刃戰打垮了守敵。然後架橋渡過了摩西村東河,猛跑50里,於28日晚趕到一個小山村,這裡距瀘定橋還有110里。此時天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又突然下起了大雨。然而紅4團已經沒有時間了,戰士們嚼生米、喝涼水,邊走邊吃。又每人找了一根樹棍做拐杖,走不動了就扶著拐杖走,頑強地冒雨兼程。走到深夜,突然發現對岸出現了一支增援瀘定橋的國民黨軍。雙方隔河而行,而國軍打著火把,紅軍卻摸黑走夜路。楊成武靈機一動,便命全軍也點起火把,又在白天擊潰的敵軍俘虜口中得知了國軍的聯絡信號,還選出了四川籍的戰士準備來回答敵人的問題。當對岸的敵軍吹號詢問時,便冒充白天擊潰敵軍的番號回號,四川籍的戰士還用四川話大呼小叫,終於蒙過了敵人。後半夜,雨越下越大,對岸的敵軍終於停下不走了。紅4團官兵大喜,儘管已疲累到極點,仍然拚命地向前趕路。天暗路滑,羊腸小道極為泥濘。戰士們便解下綁腿,一條一條連起來,前後推著走。就這樣,經過徹夜行軍,29日早6點多鐘,紅4團終於趕到了瀘定橋。這一天除了行軍打仗和架橋外,整整趕了240里路,創造了一個軍事史上的奇迹!

4團指戰員來不及休息,立即開始了奪橋準備。瀘定橋一帶古稱瀘水,三國時諸葛亮「五月渡瀘,深入不毛」,便是指的這裡。此處的兩岸都是高達千米的峭壁,下邊是驚濤拍岸的大渡河,除了瀘定橋外,方圓數百里無險可渡。瀘定橋建於1701年,也就是清朝康熙年間。它沒有橋墩,由13根鐵索組成,從河東岸拉到河西岸。兩邊各2根,作為橋欄。底下並排9根,上鋪木板,作為橋面。鐵索則用碗口粗的鐵環扣成。全橋長101.67米,寬2.67米。從鐵索向河面上看,有數丈高,流水湍急,鐵索晃蕩,令人生畏。瀘定橋是聯結川南和川北的交通要隘,具有十分重要的戰略地位。如今橋上的木板都被國民黨軍抽掉了,只剩下13根光溜溜的鐵索。而橋的東岸就是瀘定城,這座城一半在東山上,一半貼著大渡河岸。西城門正對著瀘定橋頭,過了橋,必須通過城門,否則別無它路。川軍在這裡駐有兩個團兵力,在山坡上構築了工事,不停地向西岸開槍開炮。

憑著這樣的天險,川軍十分猖狂。他們高喊著:「你們飛過來吧,我們繳槍啦!」紅4團的戰士們氣得眼睛都紅了。

觀察完地形后,黃開湘、楊成武當即組織了一個營的火力,封鎖河東岸敵人增援瀘定橋的道路。又選出了22名突擊隊員,由連長廖大珠率領,準備搶渡瀘定橋。 29日下午4點,紅4團集中全團火力進行掩護,22名勇士發起了衝鋒。他們冒著密集的彈雨,攀著橋欄,踏著鐵索頑強地向對岸爬去。跟著他們前進的是一個連的紅軍戰士,除了用火力掩護外,每人扛了一塊木板,邊鋪橋,邊衝鋒。

對岸的川軍沒想到紅軍竟敢爬過來,全炸了,拚命開槍射擊。指揮官又命令士兵將煤油潑在稻草上,放火焚燒橋頭。22名勇士歷經艱難,頑強地爬過了鐵索橋,一舉衝過了橋頭。在城門邊,雙方展開了激戰。後續的紅軍部隊邊鋪邊沖,也衝過了橋頭。經過激烈的肉搏,終於奪下了城門,又向城內縱深發展。2個多小時的激戰後,紅4團擊潰了瀘定城內的敵軍,佔領全城,牢牢控制了瀘定橋。戰士們衝上城樓,向天鳴槍,高呼著「我們終於勝利了!」經清點,奮勇搶橋的22名勇士,只傷亡了3個人。

當晚10時,紅4團又與敵軍接了火。原準備一場大戰,不想這股敵軍卻是散兵,很快就逃了。原來是河東岸的右縱隊趕到了,附近的國民黨軍全都逃了。劉伯承乘夜走上瀘定橋,重重地跺著橋板,激動地說:「瀘定橋,瀘定橋,我們為你花了多少精力,費了多少心血!現在我們勝利了,我們終於衝過來了!」

530日,林彪率左縱隊也趕到了瀘定橋。接著,毛澤東、周恩來、朱德及中央機關,還有其餘的紅軍部隊也趕到了瀘定橋。毛澤東對紅4團官兵給予了熱情的讚揚,並代表中央軍委授予一面獎旗。對22名突擊隊員則獎勵每人一套印有「中央軍委獎」字樣的列寧服、一支鋼筆、一個筆記本、一隻搪瓷碗、一雙筷子。這在當時那種極端困難的情況下,就是最高的獎賞了。

紅軍飛奪瀘定橋,終於在生死一線中搶得了生機。蔣介石消滅紅軍於大渡河的如意算盤破產了。

飛奪瀘定橋的22名勇士,在日後的革命征程中一個一個地獻出了生命。連長廖大珠,抗戰中血染黃土高原。最後一個勇士劉梓華,犧牲在了天津城下。他們之中沒有一個人看到新的建立,然而歷史上卻深深地刻下了他們的名字。紅4團從此成為了中央紅軍的開路先鋒,爬雪山、過草地、飛奪天險臘子口,功勛赫赫。遺憾的是,紅軍勝利到達陝北后,紅4團團長黃開湘不幸身染瘧疾,在昏迷中飲彈自盡,將星痛隕。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他的名字都被記為王開湘。政委楊成武則接過烈士們的大旗,英勇奮戰,終於成為開國上將之一。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