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趙孟頫 !詩書畫三絕第一人

趙孟頫 !詩書畫三絕第一人

如果真的要說「詩書畫三絕」第一個在作品上集大成的人物,應該是趙孟頫。

趙孟頫確立了蘇軾以降文人畫的提倡與發展,他在四十二歲到四十九歲創作的《鵲華秋色》與《水村圖》,可以說是「文人畫」最早的典範。畫面以荒疏蕭散的筆法,像寫字一樣留下重重墨跡。

山的皴法,水的波紋,不刻意求工,只是一種風景的紀念,只是和知己朋友分享山水的心情。因此少不掉畫面留白處的題跋,以秀潤的小楷行書,寫不能忘懷的心事。

「詩」「書」「畫」三者合而為一,組成不可分的美學意境,開創了世界美學史上獨一無二的文學與視覺藝術結合的先例。

趙孟頫之後元明清的美學發展,繪畫、文學、書法三者已經無法分割。

畫家不可能沒有詩文底蘊,文學的追求從主題喻意,到詩文題字內容,都不是傳統只講求技術的畫匠所能應付的。在文人畫美學主導下,「匠氣」反而成為最低劣的品質,成為文人嘲笑的對象。

趙孟頫 秋深帖

書法對文人而言,是從小鍛煉自己的基本功。「橫

平」、「豎」、「點」、「捺」、「撇」、「磔」,是書法線條,也是繪畫元素。「書畫同源」又再一次被賦予新的結合意義。

趙孟頫 窠木竹石圖

趙孟頫畫「枯木竹石」,常常在畫上題詩——

石如飛白木如榴,寫竹還應八法通。

若也有人能會此,方知書畫本來同。

趙孟頫具體說出:畫奇石用了書法上的「飛白」皴擦,畫枯木用了古篆字的筆觸,畫墨竹需要了解精通寫字的「永字八法」。

趙孟頫重新界定了「書畫同源」這一古老成語的全新理解,也清楚昭告了新文人美學以書法主導繪畫的精神實質。

書畫不分家的情況下,趙孟頫究竟應該歸屬於繪畫來討論,還是歸屬於書法,變成有趣的課題。

以作品來看,趙孟頫的書法量多而質精,書風一直影響到元明諸家,在董其昌身上做了總結。到清代金石派興起,傳承了幾百年的趙孟頫帖學風格才受到批判與懷疑。

趙孟頫把魏晉文人——特別是王羲之,特別是唐摹本蘭亭的精神——發展到了極致。趙孟頫臨的《蘭亭》(藏於北京故宮)筆畫工整妍媚,已經把魏晉文人不刻意求工的瀟洒變成了一種形式美。

趙孟頫在書法上用功極勤,不斷從類似《蘭亭》的古帖中鍛煉筆法,練就一種線條上驚人的準確的技巧。

「準確」、「形式美」為趙孟頫贏得了書史上不朽的地位,也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但是,也正是這種對「 準確」、「形式美」過度的在意,常常使人在閱讀趙孟頫的字時有一種說不出的遺憾,彷彿反而懷念起顏真卿《祭侄文稿》,或蘇軾《寒食帖》那些草稿中的率性,脫漏,甚至塗抹修改。

趙孟頫顯然嚮往魏晉文人的洒脫放逸,他一次一次地臨摹《蘭亭》,書寫曹植的《洛神賦》,劉伶的《酒德頌》,嵇康的《與山巨源絕交書》,都看得出他內心世界對魏晉文人的放達佯狂有多知深的「心嚮往之」。但是在現實世界,趙孟頫似乎一生不得不跟世俗委屈妥協。作為趙宋皇室後裔,他逃不過蒙古新政權必然要籠絡利用他的命運。趙孟頫以前朝皇族身份入仕元朝,一路官至翰林院承旨、榮祿大夫,位極人臣,榮華富貴,也如他的書法,雍容華美如盛放之花。

如果趙孟頫的繪畫透露了他嚮往隱居,嚮往放逸于山水的心愿,開創了元代漢族士人「逸筆草草」山水的最早格局;那麼,他的書法卻相對之下有及多拘謹,有太多「優雅」、「唯美」、「姿態」的講究。

或許,趙孟頫代表了一種心靈與外在現實兩相矛盾妥協的圓融。喜歡他的書法,稱讚這「圓融」;不喜歡他的書法,也常以這「圓融」解釋他一路委曲求全的「姿媚」。書法美學已無法把「字」與「人」做完全的切割。「書品」也就是「人品」。



趙孟頫 二羊圖



趙孟頫 疏林秀石

趙孟頫 吹蕭仕女圖



趙孟頫 滾塵馬圖卷



趙孟頫 人騎圖卷



趙孟頫 調良圖

趙孟頫 洞庭東山圖

請橫屏觀看

趙孟頫 水村圖

趙孟頫 惠書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