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探路大資管監管:打破剛性兌付 擠壓套利空間

探路大資管監管:打破剛性兌付 擠壓套利空間

【摘要】 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年末,銀行理財、基金信託計劃等各類資產管理產品的總規模已超60萬億。針對資管行業監管套利的亂象,統一的規範、明確的標準和更為嚴格的政策執行,是大資管時代監管的方向。

央廣網6月5日消息(記者馬文靜)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年末,銀行理財、基金信託計劃等各類資產管理產品的總規模已超60萬億。日漸強大的資管規模、日趨複雜的產品結構,在混業交叉、創新與風險兼具的大資管時代,對資管業務的監管路徑日漸明晰。

大資管之「大」:規模超60萬億

近年來,資管行業迎來「大發展」,行業規模擴展迅猛。證監會數據顯示,截止到2016年6月底,資管業務的規模扣除重複計算已經達到了60萬億人民幣,接近全國GDP的總量。隨著居民財富的積累和居民理財意識的增強,資管行業規模有望進一步擴大,有機構預測,到2020年資管行業規模將達180萬億。

大資管之「大」不僅在於規模,也在於其跨業態的滲透程度。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黨組成員、副理事長王忠民表示,「大資管」下,「大」不僅是資產規模,也意味著更多類別資產都進入到了社會資產總體框架中,可投資資產的豐富性、選擇性更強,居民需要豐富的知識去選擇風險和收益匹配的資產。

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局長陸磊也指出,大資管之「大」即體現在它是跨行業、跨市場的,已經超越了原本的銀行存貸款、券商自營業務以及保險公司的傳統保險業務範圍。而從金融監管層面看,這無疑為監管提出了更高要求。

大資管之「亂」:監管套利叢生

資管行業交叉混業加劇,對以分業監管為主的監管體系提出挑戰。利用監管套利的現象時有發生,滋擾著資管行業的健康長足發展。陸磊直言:「各個監管部門在促進本行業發展的理念下,對於資管業務按照所在行業制定了不同的監管規則,使得各類資管業務的投資範圍、門檻、槓桿水平等方面都不相同,這導致相關機構有監管套利的可能性。」因此,他認為,制定統一資管規制的規則刻不容緩。

中投公司原總經理李克平則指出,一些監管套利的行為甚至成為過去幾年大資管行業迅速發展重要「驅動力」之一,這值得引起重視。他表示,要加強監管的統一協調,明確違規、界限,建立公平的市場環境,特別是要去掉監管套利的空間。

事實上,遏制監管套利也成為監管層針對大資管的重要整治方面。今年4月,銀監會下發「46」號文,對銀行業監管套利、空轉套利、關聯套利等套利行為進行專項治理。5月,保監會在《關於開展保險資金運用風險排查專項整治工作的通知》中也明確將監管套利列為排查和整治重點。證監會也多次表態「不支持利用政策套利」,並出台一系列規定嚴堵監管套利漏洞。

針對資管行業監管套利的亂象,統一的規範、明確的標準和更為嚴格的政策執行,是大資管時代監管的方向。

大資管之「敵」:剛性兌付預期

「資管行業發展的過程中,我們國家面臨一個長期不能解決的頑症,就是剛性兌付,或者叫由剛性兌付的一些事件引發的普遍的剛性兌付預期,這是資管行業發展的大敵。」在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現場,李克平再次提出這個「老生常談」卻遲遲難解的問題。

在李克平看來,剛性兌付的預期破壞了風險定價,影響了市場配置效率。「如果你能夠剛性兌付,因為投資者有剛需兌付的預期,你這個機構的投資能力已經無所謂、不重要了。」李克平直言,在剛性兌付的預期下,機構的競爭力不值一提,投資者也不會關心產品本身的結構、風險、透明度,有剛性兌付可能的機構具有了天然優勢,勢必會導致劣幣驅逐良幣。

「這實際上是做了一個信用的徵信投資,這種市場環境對於大資管來說具有極大的殺傷力」,李克平表示,監管部門必須對此痛下決心,才能真正的讓資管行業實現健康、可持續的發展。

陸磊也強調,必須回歸資產管理的業務本質,打破剛性兌付。他提出了打破剛性兌付的路徑,如明確要求經營機構不得承諾保本、保收益,並加強對投資者的教育,強化賣者盡責、買者自負的投資理念;推動預期收益型產品向凈值型產品轉型,使資產價格的公允變化及時反映基礎資產的風險,讓投資者在明晰風險的基礎上自擔風險。

此外,陸磊認為,要改變投資收益超額留存的做法,金融機構應該只收管理費,管理費之外的投資收益應該全部交給投資者,讓投資者在盡享收益的基礎上自擔風險。

在監管執行層面,陸磊指出,要嚴格懲戒措施,加大對保本、保收益、剛性兌付等違規行為的處罰力度,鼓勵投資者投訴舉報,併發揮會計、審計等中介機構的作用。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