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項俊波落馬前已有前兆:舊部遭處分 陷入萬能險之險

項俊波落馬前已有前兆:舊部遭處分 陷入萬能險之險

項俊波之「險」

《經濟周刊》首席攝影記者肖翊| 攝

4月9日下午,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消息稱,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席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審查。

項俊波成為首位在任上被審查的一行三會「一把手」,也是保監會成立以來首位被審查的主席。

僅僅過了幾個小時,4月9日下午5點20分,政府網全文刊登李克強總理3月21日在國務院第五次廉政工作會議上的講話,李克強總理在講話中指出,「對金融領域腐敗要堅決查處、嚴懲不貸」「嚴厲打擊銀行違規授信、證券市場內幕交易和利益輸送、保險公司套取費用等違法違規行為,對個別監管人員和公司高管監守自盜、與金融大鱷內外勾結等非法行為,必須依法嚴厲懲處、以儆效尤」。

早在2016年1月,中央紀委副書記吳玉良便指出,反腐敗和金融是相關的,腐敗問題必然導致金融一些暗箱操作,引起一些不正常的現象。

落馬「前兆」

項俊波因何落馬尚無通報,但在此之前,已有與他有過交集的金融高管、舊部遭受處分。

2016 年1月,中央紀委官方網站發布公告稱,農業銀行原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行長張雲因嚴重違紀,受到留黨察看二年、行政撤職處分。此前,張雲曾在農行工作逾30年,並於2009年1月出任農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行長、黨委副書記。彼時,農行剛剛完成改制,項俊波擔任農行黨委書記和董事長。

據媒體報道,張雲嚴重違紀被處分,以及2012年5月農行副行長楊琨受賄案時,項俊波均曾協助調查。

此外,2014年2月有媒體報道稱,項俊波在2012年6月曾向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傑米·戴蒙(JamieDimon)推薦一名年輕女性到該公司任職。

此前,2015年第三輪中央巡視已覆蓋包括保監會在內的「一行三會」,以及多家國有股份制與政策性銀行。

2016年2月,中央第十四巡視組向保監會黨委反饋巡視情況時稱,違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問題時有發生,仍存在辦公用房超標,違規接受宴請、報銷費用等問題;保險監管權力行使不規範,一些幹部存在以權謀私,違規兼職取酬等問題;選人用人、幹部管理方面問題較多,存在突擊提拔幹部現象,幹部監督管理不規範,有的幹部未按規定報告個人有關事項等。

中央第十四巡視組要求保監會黨委,「高度關注領導幹部利用行政審批權搞權力尋租、利用行政處罰權搞人情執法等問題」。

從獲獎編劇到農行上市操盤手

項俊波曾經參軍入伍,先在成都軍區擔任司令部秘書,隨著對越自衛反擊戰打響后,他隨著部隊奔赴老山前線參與作戰,當上連隊指導員,在一場戰鬥中,曾率領連隊深入敵後,因此腿部負傷,成了戰鬥英雄。

此後,項俊波先後在人民大學、南開大學、北京大學學習。1993到1996年, 項俊波曾在南京審計學院任院長助理和副院長,當時這所高校為國家審計署直屬,3年多后,他便被調任審計署核心部門——審計管理司任副司長,后又歷任審計署京津冀特派辦特派員、人事教育司司長等職,並於2002年2月任國家審計署黨組成員、副審計長。

值得一提的是,項俊波曾創作多部電視劇劇本,其中有不少都與審計工作相關,在1986到1987年,項俊波創作過國內第一部反映審計工作的多集電視劇《人民不會忘記》,該劇由項俊波本人擔任製片和編劇。他還創作過《裂縫》《審計報告》等多部在中央電視台播出的電視劇,《裂縫》更是榮獲1999 年全國電視連續劇「飛天獎」一等獎。

2004年7月,時任國家審計署副審計長的項俊波調任央行副行長。彼時,曾有業內人士分析稱,在國家審計署副審計長任內,項俊波就主導企業和金融機構審計,他出任央行副行長一職,可以加強金融系統自身風險防範,防止銀行業內部系統控制脆弱的問題向外蔓延。

任職央行副行長后,項俊波曾主管部門條法司、內審司、徵信管理局、會計財務司和黨委宣傳部。

在央行任職期間,項俊波曾表示,金融存在著比較突出的三類金融風險:信用風險、操作風險、跨行業和跨市場風險。而這三大風險在很大程度上與法律制度缺失或不協調有關。因此,他認為現階段金融立法是工作重點,要放在推動金融市場基礎設施建設、規範金融創新法律關係、提高金融監督管理的協調性和有效性,以及充分利用市場自律監管上來。

當時, 央行自身正進行重大變革,成立第二總部,為獲得最及時、準確的市場信息和數據,與市場操作層面貼近的央行部門,如央行徵信局、金融穩定局的部分處室及國際業務部等,隨央行第二總部南下,遷入上海,2005年8月10日,央行第二總部在上海掛牌,項俊波兼任主任。

2007年7月,項俊波「空降」農行擔任黨委書記兼行長。項俊波任職農行時,正值國有銀行紛紛剝離不良資產,股改上市之時,農行是四大國有銀行中最後一家進入股改程序的,也被公認為「包袱最重」,截至2006年年末,農行不良貸款率為23.43%。

2010年7月15日,農行在上海證券交易所鳴鑼,次日在香港聯交所掛牌,實現A+H股上市,並創下當時全球最大規模IPO紀錄。而在操盤農行上市一年多之後,項俊波便離開農行。

「放開前端、管住後端」,保險業5年迎「爆髮式發展」

時間回到2011年10月,項俊波出任保監會主席兼黨委書記。彼時,保險業保費增速明顯放緩,新單保費更出現負增長。此外,2011年上半年共61家公司出現虧損,償付能力處於100%~150%的保險公司達到14家。統計數據顯示,2011年原保險保費收入約為1.43萬億元,相比於2010年的1.45萬億元甚至出現下滑。

對此,項俊波在出任保監會主席后不久便表示,「今後我們將出台一系列實在、管用的政策措施,干幾件社會認可、消費者歡迎的實事。我們歡迎社會各界監督,特別歡迎輿論監督。」

2012年1月,項俊波首次以保監會主席的身份出席全國保險監管工作會議,他在會議上指出,要按照「抓服務、嚴監管、防風險、促發展」的基本思路,力爭使保險業的發展、監管和服務到「十二五」期末邁上一個新台階,加快推進由新興保險大國向世界保險強國轉變。

項俊波曾將保險監管改革的總體思路表述為「放開前端、管住後端」,從2012年起,推動保險業市場化改革,其中便包括為險資運用鬆綁,推行人身險費率改革等內容。

2012年時,項俊波曾表示,保險業在產品和服務創新方面嚴重不足。而在2014年全國保險監管工作會議上,項俊波提出,將深化費率形成機制改革、推進資金運用體制改革、推進市場准入退出機制改革作為當前改革的三項重點工作。

自2012年啟動新一輪保險業市場化改革以來,據不完全統計,2012年—2015 年,保監會發布各類規章的數量分別為51、46、46、93件,2015年的規章制度數量比前兩年的總和還多。

2016年時,保險市場年度保費已升至3.1萬億元,行業總資產也從2011年的6萬億元上升為2016 年的15萬億元。但是,險資無序野蠻生長的現狀,一些不受制約的保險資金鋌而走險、頻出險招,種種不規範的擴張行為給保險業的穩步推進和良性發展埋下重重隱患。

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項俊波回應記者採訪時稱,針對社會關注的「保險牌照審批」問題,目前到保監會排隊申請牌照的公司近200家,表明社會資本對保險業的發展前景充滿信心,但保險業關係國家金融資源的分配和金融安全,對保險市場准入,保監會是比較慎重的。

據不完全統計,在項俊波任職保監會主席的5年多時間裡,加速審批和發放保險牌照,共批准成立或籌建的有32家財險公司、25家壽險公司、3家健康險公司、1家信用險公司、1家相互險公司,另外還發放了眾多的險資資管牌照。

在「放開前端、管住後端「的監管改革過程中,險企迅猛發展,但也為保險業帶來新的問題。最為外界所關注的莫過於始於2015年年末部分險企在資本市場的激進投資,以及背後的資金來源問題。

打開「潘多拉魔盒」?

隨著保險公司的負債端產品費率放開、資產端投資領域開閘,直接促成2014年險資投資收益率的再攀新高,險資企業的業績和整體市值迎來爆髮式增長,整體收益率高達6%~7%,行業凈利潤突破2000 億元,同比翻番。

投資收益率的上升促進險資的銷售埠業務暴增,增長迅速,壽險增速處於高位,短期、較高收益的理財型保險漸成新寵。

此後的2015年2月16日,保監會發出通知,廢除2007年開始執行的《萬能保險精算規定》,取消萬能險不超過2.5%的最低保證利率限制,將萬能險產品利率市場化,改由保險公司自行決定,並從當日起正式執行這一政策。

保監會的這次「鬆口」,猶如打開了保險市場上的一個「潘多拉魔盒」,推動了萬能險保險產品以高利率優勢在市場上異軍突起,成為一些名不見經傳的中小保險公司加槓桿的利器。在資產荒的背景下,放開利率管制的萬能險產品相對銀行理財等存款替代品具備高收益特徵,藉此次保監會的監管鬆口,推動了萬能險產品的爆髮式增長,許多中小型保險公司因之迅速成長為行業巨鱷。

所謂萬能險,就是指包含保險功能並設立保底收益投資賬戶的人身險,消費者將保費交到險企后,一部分用於風險保障,另一部分用於投資,主要通過銀行渠道銷售。此次放開最低利率管制,是監管部門推進人身險費率改革的一個中間環節。

從2014年年初開始,普通型人身險產品的利率首先放開,由2.5%提升至3.5%。按照監管層公布的思路,人身險費改路線圖依次為普通型、萬能型和分紅型,並爭取在2015年底前全面實現人身險利率市場化。

此次監管改革有三方面內容:一是放開前端,取消萬能保險不超過2.5%的最低保證利率限制;二是管住後端,集中強化準備金、償付能力等監管;三是提高風險保障責任要求,最低風險保額與保單賬戶價值的比例提高3倍,體現回歸保障的監管導向。

萬能險之「險」

打開「潘多拉魔盒」后,諸如前海人壽等新興保險機構,其萬能險產品利率甚至定到了7%~8%,使其保費收入成倍增加。有分析認為,為了對沖高利率高成本,險企紛紛到A股市場上進行投資、興風作浪,萬能險帶來了巨大風險。

特別是從2015年年末開始,捲入萬科股權之爭的恆大人壽、前海人壽等新興險資機構,在資本市場上不斷舉牌,甚至利用險資短炒「股票」,舉牌格力,改組南玻A董事會和管理層,掀起資本市場的一陣陣「腥風血雨」。

面對此種情形,2016年8月中旬,保監會緊急發文要求全面摸底萬能險;9月上旬,保監會又連發兩文對以萬能險為代表的中短存續期產品進行限制。

在2016年全國兩會期間,項俊波在回應兩會記者關於險資舉牌的提問時曾表示,「舉牌是二級市場普通的股票投資行為,國際上保險資金是重要的機構投資者,舉牌越多我們劉主席是越高興,因為保險資金都是長期的機構投資者。」

12月3日,證監會主席劉士余痛批「土豪、妖精、害人精」,被外界解讀為指責在資本市場上作風激進的部分險資。一場監管風暴就此展開。

12月13日,保監會召集各大保險公司及保險資產管理公司高管召開專題大會,項俊波在會議上作了《錨定正確方向做實保險業姓保發展黨和人民需要的保險事業》的講話,他在短暫脫稿演講中警示保險公司稱,「約談十次不如停業一次,不行還可以吊銷牌照。」項俊波多次強調「保險業姓保、保監會姓監」, 絕不能讓保險機構成為眾皆側目的野蠻人,也不能讓保險資金成為資本市場的「泥石流」。

2017年2月22日, 項俊波表示:「保險市場就必須遵守保險監管的規矩,就必須承擔保險業對社會、對實體經濟、對人民群眾的社會責任,否則我們就要堅決把它驅逐出保險業。」「絕不能把保險辦成富豪俱樂部,更不容許保險被金融大鱷所借道和藏身。」

此後的一個周末,保監會接連對前海人壽與恆大人壽開出罰單。

2月24日,保監會對前海人壽及其董事長姚振華開出了一份行政處罰書,姚振華被撤銷任職資格並禁止進入保險業10年。時隔一天,保監會又對恆大人壽出具處罰書。依法給予該公司限制股票投資一年、兩名責任人分別行業禁入5年和3年的行政處罰決定。此外,還對該公司採取下調權益類資產投資比例上限至20%、責令撤換另兩名相關責任人、責令就有關問題進行整改等三項監管措施。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