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向「超級細菌」宣戰

向「超級細菌」宣戰

人民視覺

不久前,世界衛生組織發表世界上最具耐藥性、最能威脅人類健康的「超級細菌」列表「12強」,上「榜」的細菌被世界衛生組織認為急需開發新型抗生素來應對。這是世界衛生組織首次發布類似清單,意味著拉響了「超級細菌」警報。

「超級細菌」可怕之處並不在於它對人的殺傷力,而是它對抗生素的抵抗能力

在世界衛生組織認為急需開發新抗生素的12種重點耐藥性細菌中,耐碳青黴烯類抗生素的鮑氏不動桿菌、綠膿桿菌、腸桿菌類為第一隊列,在需要新抗生素的迫切度上最高,其次是耐萬古黴素的金黃色葡萄球菌。

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黃青山教授介紹說, 所謂「超級細菌」,是指對幾乎所有抗生素有抗藥性的細菌,這種病菌的可怕之處並不在於它對人的殺傷力,而是它對普通殺菌藥物——抗生素的抵抗能力。細菌是微生物的一種類型,而微生物是指個體難以用肉眼觀察的一切微小生物,主要包括細菌、病毒、真菌以及一些小型的原生生物、顯微藻類等。資料顯示,細菌共有約4萬種,目前已知的有4760種。它們個體微小、種類繁多、與人類關係密切,廣泛涉及食品、醫藥、工農業、環保等諸多領域,有的對人類有益,有的對人類有害。

世界衛生組織的有關資料顯示,每年全球死於抗生素耐葯的約有70萬人。英國抗菌藥物評估委員會估計,到2050年,全球將有1000萬人遭遇抗生素耐葯問題。而住院患者的抗生素使用率遠遠高於30%的國際水平,值得警惕和重視。

動物保健品協會的統計也顯示,目前已批准的獸用抗菌藥物種類超過70種。國際權威雜誌用著名的「兩個一半」描述了這種狀況:2013年抗生素使用量達16.2萬噸,約佔世界用量的一半,其中又有一半是獸用。

世界衛生組織有關專家表示,這份清單不是為了用「超級細菌」來嚇唬人們,而是提醒科研人員和製藥公司,他們優先應該做的是什麼。世界衛生組織也一直為此做出努力:2011年世界衛生日主題為「控制細菌耐葯,今天不採取行動,明天將無葯可用」;2015年出台抗生素抗藥性全球行動計劃,要求所有成員國在2017年5月之前實行國家行動計劃。

2016年9月,G20杭州峰會公報承諾將「推動謹慎使用抗生素」。抗生素耐藥性的話題已經上升到了國際高度,成為世界性議題。同月,出席聯合國大會的193個成員國簽署宣言承諾加強管制抗生素。

當人類使用了抗生素,細菌會通過四種途徑來化解危機,並變得更加頑強

從弗萊明1929年發現青霉素,到1942年青霉素大規模使用,抗生素的出現幫人類解決了很多問題,作為人類健康的衛士,拯救了無數人的生命。如今,隨著一個個「超級細菌」的出現,耐葯細菌的陣容愈發整齊強大。世界各國也逐漸意識到,抗生素濫用以及耐葯細菌的出現正成為全球共同面臨的一大嚴峻危機。

「耐葯菌是極其聰明的頑強分子。」黃青山說,當人類使用了抗生素,細菌通常會通過四種途徑來巧妙化解危機以求得自我生存,並變得更加頑強。第一種是抗生素外排泵機制,即細菌將抗生素當作敵人趕出去;第二種是抗生素降解酶機制,即細菌通過自己產生的降解酶將抗生素降解掉;第三種是抗生素修飾酶機制,就是在無法降解抗生素的時候,採取一種同化的方式,使抗生素對細菌不具有威脅性;第四種是自我救護機制,即當抗生素阻斷細菌生命要道時,細菌能十分聰明地開闢新路線,避開抗生素的鋒芒,重新打開自己的生命通道。所以,一般在一個新的抗生素上市后,往往不到兩年時間就會出現新的耐葯菌,且刺激細菌獲得更強的生命力,從而使治療更加困難。

面對耐葯細菌的猖狂進攻,人類向科學尋求手段。1964年,國際上首先發現了一種溶葡萄球菌酶。該酶能直接裂解細菌的細胞壁,作用機理不同於傳統抗生素,可迅速將細菌殺滅,對靜止期和繁殖期的細菌都有效。上世紀90年代初,黃青山聯合中華預防醫學會消毒分會常務委員陸婉英教授,率領科研團隊在國內外率先提出「生物殺菌」的新概念,即用抗菌酶或抗菌肽取代部分抗生素和化學消毒劑。

令人振奮的是,還在生物酶製劑研發的初級階段,科研團隊就成功救下一名術后「超級細菌」感染患者。

世界各國都在積極發布國家抗耐葯菌行動計劃,一直在積極行動

世界各國都在積極發布國家抗耐葯菌行動計劃,也一直在積極行動。2015年8月,衛計委修訂併發布《抗菌藥物臨床應用指導原則(2015版)》;2016年8月,14個部委聯合發布《遏制細菌耐葯國家行動計劃(2016—2020年)》;今年2月,農業部制定了《2017年動物源細菌耐藥性監測計劃》。

在科學界,工程院院士夏照帆教授領銜撰寫的《耐葯致病菌及菌群紊亂態勢和防控策略研究報告》指出,在基礎研究方面應探明耐葯菌、耐葯基因的分佈流行規律,產生與傳播的關鍵因素;在應用研究方面開發新型抗菌葯,如生物新型抗菌藥物、中藥抗菌葯;實施抗菌藥物分級管理;加強獸用抗菌葯及獸用飼料監管的長效機制建設。

不過,近10年來,國內外新抗菌葯的研發已經進入瓶頸狀態,新葯上市少,與臨床細菌耐藥性的快速上升形成了鮮明對比,從而造成某種耐葯菌感染無葯可用的窘境。目前多國政府、企業和科學家都越來越重視抗菌藥物和耐葯菌的研究,重點開發具有全新殺菌機制的能高效殺菌、安全無刺激、不易產生耐葯、易分解無殘留、對環境友好的新型抗菌製劑。

陸婉英與黃青山的團隊經過研究發現:重組溶葡萄球菌酶的抗金黃色葡萄球菌效果優於目前常用抗生素,該團隊新發現的噬菌體裂解酶AB09、GK抗菌肽也有希望攻克世衛組織公布的耐藥性細菌「12強」中的3強。

目前,養殖場已成為耐葯菌的重要發源地,動物成為耐葯菌和耐葯基因的重要貯庫(人體病原菌60%以上來源於動物)。由農業科學院飼料研究所研究員王建華領銜的創新團隊成功創製新型抗生素替代品——新型抗菌抗內毒素雙效肽,其安全性高、抗菌性更強,具有很好的新葯臨床開發優勢。

夏照帆院士認為,不斷研發新型殺菌機制的抗菌藥物,遏制細菌耐葯,合理使用傳統抗生素是人類努力奮鬥的目標。相信通過全世界科學家的努力和各國政府的積極推進,終將用科技戰勝「超級細菌」。(記者蔣建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