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在地下室,北京市政協委員被看到的場景驚呆了!

在地下室,北京市政協委員被看到的場景驚呆了!

在慧忠北里一條繁華的商業街上,高高的門頭掛著各種美食招牌,人潮熙來攘往。4月18日上午,北京市民防局總工程師王文科從109號樓一個不起眼的玻璃門后閃出來,帶領著一大群人拾階而上,再從玻璃門魚貫而入。

這並不是哪一家美食城的入口,而是一個曾經散租給流動人口的地下室。從外看,這裡跟旁邊的店鋪入口一樣,毫不起眼。走進來,則別有洞天。

沿著台階向下轉三圈,到達地下一層。

「我的天,這地方能住人嗎?」稍稍站定,北京市政協城建環保委副主任、城市管理民主監督組組長蔣衛平脫口而出,同行的其他委員顯然也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

擁擠、雜亂、憋悶……

此時,散住人員已被疏解,外牆上一個個用紅漆噴出的碩大「拆」字分外扎眼。儘管如此,委員們依然能從現場留下的生活痕迹,以及150多個被分割得大小不一的房間布局中,窺見之前經營的盛況。

走到地下第三層,氧氣顯然已經不夠用,空氣中濃重的異味嗆得大家直咳嗽。「就是這樣的地下三層空間環境里竟然住著700多人,這是多麼可怕的場景:一旦發生火災或者煤氣中毒,後果不堪設想。」北京市政協城市管理民主監督組副組長曹長勝說起來仍心有餘悸。「地下空間治理不僅關乎疏解人口、產業結構調整,更關乎城市重大公共安全。據統計現在北京有幾十萬人口生活在這樣的地下空間,這是一個極大的隱患。」

這也是北京市政協此次關於「地下空間治理工作」專項監督性調研的初衷。據北京市政協城建委主任程靜介紹,早在2011年,北京市委、市政府下發《關於開展地下空間綜合整治工作的實施方案》,到2015年初,相關部門再次做出開展第二輪為期3年的整治決定。

經過連番整治,北京市在地下空間綜合整治上獲得巨大成效。僅委員們調研的朝陽區,在2015年到2017年清理整治中,就清退人員5.5萬餘人。在當前北京治理大城市病、疏解非首都功能以及建設和諧宜居之都的大背景下,地下空間整治工作顯得尤為重要。

「儘管我們的清理整治工作這些年取得了顯著成效,但是問題也很突出。其中之一就是清理整治阻力很大。」一同調研的朝陽區民防局局長王軍坦言,監督組今年調研的是已經清理完畢的地下室。其實清理過程非常艱難,租住人員極不配合。

當前針對地下空間管理並沒有相關法律法規或者制度文件。對於那些產權不明晰或多方產權的人防工程,很容易在治理過程中相互推諉,讓執法部門無從下手。「我們特別盼望能在法律法規和輿論引導方面給予大力支持。」王軍說,一方面通過輿論能爭取居住者的理解,另一方面能有法可依則增加了執法部門的底氣。

在曹長勝看來,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市,管理利用好900多萬平方米的地下空間,對當地老百姓肯定是一件大好事。出於同樣對資源的看重,地下空間治理之難也難在多年來形成的盤感錯節的利益方。「要解決這個難題,要有勇氣去切斷這些利益關係,從制度層面著手,形成地下空間治理的長效機制,堅決不能反彈。」曹長勝說。

在地下空間綜合整治上,清理是一方面,如何再次有效利用同樣值得研究。

監督組同天調研的另一個地點——北京奧體文化商務園地下空間項目,通過統一規劃、實現了地上地下空間互聯互通,成為集交通、商業、休閑為一體的現代化地下空間場所。而像109號樓這樣的居民樓的地下空間騰退利用,成為北京市持續深化功能疏解面臨的重要課題。

「我認為疏解后的地下空間,要用來解決周邊群眾公共設施不足的問題。」北京市政協委員劉守江建議,作為一種資源,閑置肯定是一種浪費。如何利用首先要在統一規劃的基礎上,走便民公益的路子,用於體育健身、便民倉儲等服務。

市政協城市管理民主監督組副組長孫剛也同意便民服務的使用方向,但他補充認為,即便不能走市場化的老路子,也不能無償,否則這些地下空間的管理維護使用是支撐不下去的。「如何利用騰退空間是清理之後要面臨的大問題,有關部門一定要提前研究謀划,擺正分清產權單位之前的關係,落實監管責任,讓地下空間真正成為有效利用的現代化空間,而非藏污納垢的地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