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女攝影師果然不同,這個愛情片很好吃

女攝影師果然不同,這個愛情片很好吃

來自陳可辛先生的監製,知名剪輯師許宏宇導演處女作《喜歡你》,在五一檔上座率極高。一個霸道總裁愛上灰姑娘的故事,你會覺得聽起來俗套嗎?前方高能,這個愛情故事做到了很好吃!

作為一部愛情輕喜劇,它很直接,就是要刺激你的視覺和味覺。

《喜歡你》是許宏宇導演的第一部影片,是余靜萍老師與周冬雨合作的第三部影片。余靜萍老師是台灣久負盛名的女性電影攝影師,曾憑藉《七月與安生》提名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攝影獎。十幾年從業經歷,作品包括導演作品《她,一個人旅行》,攝影作品:《傾城之淚》、《西門町》、《九降風》等。余靜萍老師經歷平面、MV、電影,把女人思維中的自信與個性表現得淋漓盡致,鏡頭畫面的呈現是對人物性格的美妙探索。

記者有幸採訪到余靜萍老師,為大家揭開《喜歡你》在拍攝上不為人知的技法,以及故事。更是向余靜萍老師討教創作心得。內行看門道,外行可以記筆記~~

攝影師與導演的關係就像談戀愛

「我一直覺得很奇怪的是,大家找我拍東西,他們自己幫我設定這是余靜萍的風格。我也在思考,我覺得自己不是那種很強勢的攝影師,因為我一直覺得,其實攝影師跟導演的關係很像談戀愛。」

記者:在《喜歡你》的影像風格上,您是如何思考的?

余靜萍:《喜歡你》在劇本還沒有很完整的時候,就已經決定要拍了。所以,在劇本開寫的時候,我有進行很深的參與,大家一起討論劇本,這是很難得的經驗,所以這個片子對我來講很珍惜。

對攝影來講,我會首先去思考劇本和人物角色。我應該輔助給導演一個什麼樣的選擇?或者給演員一個什麼樣的空間?可以讓他們減少包袱的狀況下表現自己,所以這也是影像風格方面非常明顯的一個定調。當女主定下周冬雨的時候,劇本很多東西也開始去變化,所以在劇本里角色設定都非常清楚。

《喜歡你》第我第三次和周冬雨合作,她的角色設定很清楚,是一個比較溫暖、陽光、直接、比較不拘小節的性格,所以,我就會在她的影像風格上比較讓她自由一點。在拍攝周冬雨戲份的時候,所以都是儘可能的手持,從而減少對她的限制,讓她比較自由的去做自己。金城武是很多人的偶像,我們也是第一次合作,這是一個令人討厭的角色,所以如何才能讓別人喜歡上他?所以我對他的設定是:一直往前走的人,所以在影像風格上,就設定他比較冷調,都是跟著他的步伐一直前進。所以,我們對於人物就有了很明確的影像風格設定。

記者有了風格設定,在堪景時,如何去實現?

余靜萍:因為我們有兩個人物的設定,金城武的部分比較冷調,周冬雨的部分比較暖調。例如金先生第一個出場,他人在機場,所以我們就希望它的光源都是比較簡單,用的材質所有都是比較反光、利落的一個方法。在跟美術老師在設定廚房的時候,因為這裡是周冬雨跟金城武都會出現的地方,所以我希望它的基調是呈比較冷調的。另外,廚房也是一個刺殺的場合,所以它的基調也是比較冷一點的。可是廚房也很有溫暖的地方,那些溫暖來自於活的東西,例如那些爐火、烤箱、照著食物的那些熱光源。這些光源是可以上下挪動的,我在跟美術老師一直討論的是怎樣讓他們兩個人的性格融合在一起,如果一個是冰,另一個是火的話,怎麼樣結合可以很有趣。

記者導演過去的工作更多的是剪輯師,所以,您和導演是怎樣一個溝通和工作方式?

余靜萍:導演是剪輯出身,所以他對鏡頭的需求很高,他會希望每一場戲都有很多不同的角度。所以我也是在時間允許的範圍內,儘可能的去達到導演要求。在拍攝金城武和周冬雨在洗手間的那場戲時,我們拍了幾次,在廁所可以拍的機位都拍了。然後導演給我一個想法,他希望有一個金城武POV的鏡頭,就是金城武去聞周冬雨身上湯汁的味道。其實我是認為這樣拍攝就過於複雜了,因為時間允許,我也儘可能的滿足導演需求。後來他粗剪給我看,結果我很愛那個鏡頭,因為多了這個個鏡頭,多了距離變近的感覺。

這就讓我覺得,我不應該給自己劃定界限。這個片子,我跟許宏宇導演都學到了很多的經驗。我常常覺得,新的人總會有新的思維,最好的合作方式就是先不要拒絕,先去傾聽他要什麼,這樣自己的眼界才會比較開闊,我也是這樣提醒自己先去理解演員、導演、燈光,包括技術組和製片組他們有什麼樣的困難。我覺得拍片的人都是瘋子,都太瘋狂了,所以有很多東西真的需要溝通,需要大家互相關心。

我跟導演在討論劇本的過程中,一直在討論關於這個影像上的節奏。這個片子的主軸很清楚,討論更多的反而在需要後期特效上的畫面上,包括吃海豚中毒后的那場戲,我發現導演是一個很童話的「少男」,他給人非常像漫畫一樣的感覺。所以在影像上,這個電影會稍微比正常的片子再風格化一點。在運鏡上,也比較狂一些。其實我們拍過顧勝男的一個夢,那個夢是壓力太大,所以她做了一個惡夢,我們故意把她拍的很像鬼片和驚悚片,但是很可惜這個片段給剪掉了。所以在影像上,我跟導演一拍即合,我們兩個對於這個結構認知很快就有共識。

拍攝是兩個人單純的交換禮物

我常覺得拍平面,像是拍攝者和我兩個人之間很單純的在交換禮物。但是拍電影,我就要跟更多人交換禮物,例如我跟導演、燈光師,跟一個技術組、服裝助理交換禮物,你只要跟他誠心誠意的溝通,他們給你的回報也是很多的。

記者《喜歡你》怎麼定下的拍攝器材?

余靜萍:我這次用的是Alexa Mini,因為它很小,不會給演員帶來很多影響,當然我們移動起來也比較方便。然後它還有很高的寬容度。然後還有用到REDScarlet和Bolex16mm膠片。我通常都會依照片子的調性去想象用什麼器材,因為周冬雨在現場的發揮會比較多,我不希望器材給她限制,希望她的節奏很清楚、明快,所以我同樣希望那些器材可以很激動,可以達到我的要求。

拍攝的時候,我做了兩個鏡頭的測試,因為周冬雨的皮膚非常白,而在化妝方面來講,他們想讓金城武的膚色暗一點。這就讓我很緊張,害怕他們兩個擺在一起反差會非常大。在經過測試后,我們選擇Leica,因為我覺得Leica把所有的顏色都維持在比較準的狀態,所以只要在燈光上做些修正,它就不會偏調偏的太多。那個時候有三種鏡頭的選擇,我覺得Cooke太女性,MP又太男性,所以後來就選擇了Leica。

記者在比較狹小的環境當中,會有其他的特殊設備嗎?比如說這個片子很多都是在廚房、家,多次出現同樣的拍攝地,在拍攝角度上如何處理?

余靜萍:雖然它的地點好像很有局限,但事實上我覺得每一場戲都有它的重點。例如周冬雨的家,我們大概設定了幾個時段,我稱它為比較魔幻時刻的光源。每一個環境,它會有不同時段的處理方法,所以在光源上,就已經有很多空間可以讓人想象了。像廚房,有很多的牆,因為廚房是我們搭的景,所以有很多地方可以移動,這些我們在拍攝的時候,如果有必要的話,就可以拆掉牆,拍攝一些特殊的機位,這些都事可以事先規劃好的,所以就可以在一個相同的空間,去創造不同的拍攝角度。

我們拍攝的時候一般有2個機位,我自己會主控A機位,這次B機的攝影師也是和我一塊從台灣過去的同事,大家合作的很開心。像一些狹小的地方,我會用單機位。我非常喜歡很自由的拍法,我很愛跟演員、導演通過鏡頭來講述我想說的事。拍片越是困難的場所,對我們來講,都是一個很好玩的條件。然後,我也覺得自己很幸運,我有經歷過拍攝膠片的時代,我在拍第一部電影時,幾乎都是用Arriflex 535手持拍攝。我常常覺得攝影師要理性,也要很感性,要很理性的去處理技術面,例如,像你提到的,一些小的空間要怎麼去拍攝,如何讓器材對你產生輔助。但在這之外,你要去感性的理解,這個東西會不會過於炫技,或者它是否符合導演的期待,符合影片?它應該傳達出一個怎樣的影像?所以我覺得現在的攝影師是非常幸福的,因為器材有非常非常多的選擇,幾乎什麼困難的鏡頭,只要去設計、討論,它都有機會可以呈現。

記者有一場戲印象非常深刻,酒店宣布公司要裁人的時候,周冬雨和金城武他們兩個在一個小房間里吵架。這段戲能感覺到非常微妙的氛圍,這段是如何拍攝的?

余靜萍:常常有人問我說,你什麼時候決定肩扛,什麼時候決定在三腳架上。其實,我覺得這個東西很難言傳,只可意會。我認為當一個攝影師,很像一個心理醫生,如果說攝影機是我們的眼睛,可是你的眼睛不夠了解一個人,那你的眼睛看到的「它」就是一個事情。可是,當你多把一些心思放在你關心的事情上,你的看法就會不一樣。

那場戲是在拍攝比較靠後的階段拍的,原因也是想讓周冬雨跟金城武他們兩個的關係慢慢發酵。也是在拍戲的時候,我對金城武的欣賞程度又加深了一層,因為他不僅僅做好分內的事,他還給那個角色一個獨特性的東西,像他講話的節奏,也正是因為他的這個動作,讓我受啟發。我覺得應該跟著角色拍,讓影像有一點點的呼吸感。所以我拍的時候,跟導演講好,不要喊停,甚至大家都累的急了也沒關係。那一場戲,就是故意讓所有空氣中的感覺都變得有一種不安,其實我覺得那場戲是比較難拍的戲。

記者最後一場在菜市場吵架的戲,拍了很久嗎?

余靜萍:拍攝那場戲花的時間不長,大概是四個小時就拍完了。我覺得比較難的是那個環境。我們那個時候拍了幾條,現在看到的這一條是金城武最凶的一條,我和導演都很喜歡這一條,因為我覺得,他只有用凶來遮醜,那才最打動人。所以只要演員準備的夠了,他可以定位他的姿態,其實很多東西就會迎刃而解。

吵架是在一個市場的辦公室,那段戲我覺得也是天時地利人和。我們去看景的時候,我就跟導演建議在休息室拍,這場戲這麼重要,應該把時間留給演員,去避免很多外來因素的影響。所以,跟製片組、副導的配合度上都比較複雜,其實這場戲我覺得副導壓力比較大。在拍攝上,那場戲我們稱之為「魔王」,所以我跟攝影組講非常清楚,大家要做好備戰狀態,因為場地上有一些限制,所以需要更準確。那一場戲,兩個演員的心理素質都特別高,他們都準備的很好,所以就很好看。我們做得事情很微小,只是把他們最好看的一面拍下來,也謝謝演員給我們帶來很好的東西。

記者周冬雨有一場騎車的哭戲,這段戲插了很多回憶的段落,在回憶的段落里,色彩是有故意處理過嗎?

余靜萍:沒有。這部分我們是用Bolex相機拍攝的16mm膠片格式,導演想所有美好的回憶都很像膠片的片段。他那個時候問了我的意見,我就非常同意。膠片有兩個意義,第一,膠片留給我們小時候的都是電影人的夢想,膠片對於導演來講,那些最美的時刻都應該都用膠片留下來。對我來講,我非常贊同導演這個初衷;第二個,他原先想要用8mm拍攝,因為他想要把那些更粗糙的留在心裡,然後,我就做了8mm和16mm的膠片測試,以現在數字的質感,配上8mm反差太大了。做了測試之後,我就建議導演用16mm。

因為Bolex相機是我自己的,所以我就經常把它帶在身上,看到演員的情緒拿起來就拍,因為是Bolex膠片,就不用擔心收音的問題,他們也都變得自由了。因為我之前有拍過很多年的膠片經驗,那個時候就決定全部用燈光片來拍,因為人記憶的顏色是跟現實是不太一樣的,所以燈光片的效果就不需要做很大的調整。然後看著我拿著那個小小的機器,一直繞著他們拍,他們也一起跟我玩,那些時刻就會有很不一樣的呈現。所以膠片衝出來,我跟調光師兩個人覺得不需要做什麼太大的變動和調整。

記者有的時候攝影師要在現場做很多的工作,您作為一名女攝影師,會有壓力嗎?

余靜萍:我覺得壓力多少會有,可能是因為我太愛電影了,我覺得,如果有一件事情太容易就得到,反而就失去了創作的慾望。我以前覺得,其實我只要認真拍照,喜歡拍照就好了。但拍電影,就複雜了,因為它不僅僅有太多的人要整合,而且大家都很辛苦的。但是對我來講,這好像是一種磨鍊,我要去學習怎麼跟很多知識很豐富的人去溝通。過去拍平面,就很像跟一兩個人交換李歡,可是現在,是跟五十個人、一百個人交換禮物,我覺得換一個想法,它可能就不是阻力了,它反而是助力。

當然大家可能會覺得,女生比較難在劇組的場合下去領導很多單位,我反而覺得女生有優勢,因為其他人會覺得,「好吧,就幫你吧!」,反而我覺得大家都很善待我,讓讓我把更多的能力放到影像交流上,我就覺得我應該把這個影像執行的更好,讓他們也為作品感到很開心和興奮。

作者:Cinechen、木西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