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父母鄰居們的愛,給了我戰勝胃病的勇氣。

父母鄰居們的愛,給了我戰勝胃病的勇氣。

六七歲的一天,我和外婆在家,午睡時忽然腹痛如絞,痛感極其強烈,壓過了我這一生都遠超同齡人的忍耐力。外婆來不及送我去醫院,院里一位鄰居聞聲而來,說是有法子(民間大法)能治,著急忙慌回家取了「神器」衝進我房間,事後知道那是一瓶極其普通的白酒。

這位鄰居和她丈夫都是來打工的外地人,各方面都是社會底層水平,一個有點呆愣,一個有點跛。但是當我肚子疼,人家毫不猶豫就跑了過來,盡心熱忱地安慰我外婆,用她所能知道的最有效的法子來幫助我——其實現在想想,就是她悶一口白酒,然後用嘴塗在我肚臍眼上,再用手按照某種方式來按摩。我記不得有沒有嘗試其他法子,但是疼了一小時后我確實也好轉了。

隔壁鄰居是一對回族老夫妻,很多方面和我們不太合,長大后聽說他們家有點怪,親友很有限。但是家裡每一個人,都記著回族鄰居對我的用心。他們家擅長蒸胡蘿蔔飯,或煮各種豆類、蔬菜混合的菜飯,總之由於年齡大了,有他們自己的一套營養學。

但凡他們做了得意的飲食,或者來串門時對我家的飯菜不滿意,就會送一份飯菜來給我吃,或者帶我去他們家,隨便我選擇電視節目(一般是貓和老鼠),搬著小板凳讓我邊看邊吃飯。

後來我們搬家四散,數年後老婆婆打電話來找我外婆,我接的電話,只聽對面老婆婆愣了一下,然後欣喜地喊:「是小廈廈啊,你長大了啊!聲音都變了。」然後緊接著下一句話就是:「現在肚子還疼不疼了啊?」

真的很尷尬,國小時的初夏,冷飲櫃前時常站著倆男孩,我哥口袋裡裝著幾枚硬幣,為難地說:「你又不能吃,這怎麼辦呢?」 直到家長們急匆匆跑過來喊我:「你不能和他比,他身體多棒,一天十支雪糕也不會肚子疼!」

所以我小時候聽最多的關於人身體好的「成語」就是——能吃能受:指能吃的下,能受得住。

所以就像開頭說的,我雖然也喝冷水吃雪糕,但是這一輩子哪怕喝優格都是小口小口啜飲,吃雪糕都是一點一點咂摸,多年固定的習慣從不會打破,再熱的天我都盡量不喝冰鎮的東西,即使在運動間隙(打球時場邊放著飲料),我也是每次喝一小口,等過會兒再喝一小口。500ML的飲料,我朋友都是3分鐘喝完,我從打球開始喝到打球結束。

其實生病可以教會人克制。

記吃不記打的畢竟是少數,病痛的折騰和對身體的愛護帶來最多的就是克制。

吃飯也是,軍訓時碰巧有幾個男生被分到女生那一桌,「女兵」們吃完撤退了我還沒吃完,旁邊等我的兄弟唉聲嘆氣,發誓以後再也不陪我吃飯了。教官看得目瞪口呆,發誓我如果在他手下當兵一定搶不到飯吃。。

有一兩次碰巧在食堂遇見關係還可以的女同學,倆人坐一起吃飯,她侃侃而談,我根本不敢接話,忙著低頭往嘴裡塞——她吃完了我還在細嚼慢咽,那場面真不是一般的囧。

國小和國中正趕上城裡的學校開始普及教室裝空調,或許是之前熱怕了,這些孩子們都瘋狂地開大風、調16度,問題是人家過把癮不會死,我沒過癮卻要搶先犧牲。我是什麼個情況呢?先天胃炎存在腹中,勞累了,肚子疼;嫌冷了,肚子疼;說話聲音太大感覺耗了中氣,也肚子疼;緊張了,肚子疼;飯太硬,或者菜品有問題,我第一個肚子疼。於是國小國中高中在奢華大空調、你懂得食堂飯菜兩大高手夾擊下,我每天都在學校有一段腹部劇痛的「離魂期」,跟我熟的朋友都知道,大夏天冷汗直冒,臉色慘白,不發一聲,成為班級一景。

以至於春夏秋的季節,我會故意出門去「找太陽」,讓陽光直射在我頸椎後部(武林中人稱「大椎穴」)的地方,會稍微好一些,真的是能細微感受到由頸椎後部的熱力一絲一絲進入身體,慢慢與體內淤積的冰冷痛感做對抗。

這些小時候的感受現在還歷歷在目,我從那個時候就發誓一定要好好養胃,我也想跟別人一樣,每天都能吃到自己想吃的,想喝的。也許是我的耐心感動了天吧,我一直不敢吃辣的,冷的,終於有一天,我發現自己好像一個多月都沒胃疼了,然後我就放開了膽子,吃了一個雪糕(畢竟好久好久沒吃了),竟然一點事情都沒有,我可能這些年的養胃努力沒有白費,於是我在跟朋友聚會的時候也可以吃一些辣的食物,去醫院檢查的時候醫生告訴我,只要不暴飲暴食,不再「作」自己的胃基本上跟正人一樣了,我聽了之後格外的開心,但是我經歷過胃炎的痛苦,肯定不會再「作」自己的胃。

生活中有不少飽受各種胃病折磨的人前來詢問,我都毫無保留的向來人述說了我的經驗,我的治療之路(畢竟我走過很多誤區)同為腸胃病患者的你,如果看到這篇文章請加g/cd-325/910,我一定會竭盡所能的幫你!困難的路不該獨自前行!

曾經的我是那麼的痛苦,3年過去了,我的胃並沒有出現什麼大問題,我很欣慰,家人的關心,朋友的幫助,一次又一次的感動了我,感謝那些給予我幫助的人。願所有腸胃不好的人早日恢復健康!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