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不按套路出牌,廊橋遺夢的結局會怎樣?

不按套路出牌,廊橋遺夢的結局會怎樣?

廣見聞,開心智,樂人生。這裡是《深港書評》。

閑暇時不知道看什麼書?點擊「書單」給你推薦

安靜時不知道如何修心?點擊「氧氣」讀點書吧

寂寞時不知道如何排遣?點擊「文化」查看文化動態

廊橋遺夢 | 婚外戀 | 結局 | 羅伯特·詹姆斯·沃勒

「你的味道,嘗起來像夏天。」

美國著名小說《廊橋遺夢》的作者

羅伯特·詹姆斯·沃勒近日離世

△羅伯特·詹姆斯·沃勒

家庭主婦弗朗西斯卡獨自在家

雜誌攝影師羅伯特·金凱把車停在她門口

愛情來得猝不及防,兩人度過了美妙的四天

弗朗西斯卡割捨不下孩子和家庭的責任

「認識你我用了一下子,

愛上你我用了一陣子,

忘記你我卻用了一輩子。」

我們試著以其它同類小說的結尾為範例

重寫《廊橋遺夢》的結局

為令人惋惜的愛情續夢

我們以一次關於閱讀和書寫的實驗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輕」

羅伯特·金凱經歷過一次失敗的婚姻,離婚後,他對女人既渴望又懼怕,但弗朗西斯卡性格上的軟弱讓他找到了安全感。她就是他一直期望遇見的女人,於是他決定追求她,甚至不惜再次邁進婚姻的殿堂。邂逅的那天,在耗費心思揣摩她纏綿時是什麼模樣以前,他就已經愛上了她。而弗朗西斯卡遇見他時,心底也升起一種頭昏眼花的感覺,一種無法遏止的墜落的慾望,於是很快與丈夫離了婚,投入羅伯特·金凱的懷抱。

結婚後,羅伯特·金凱雖然深愛著弗朗西斯卡,但抑制不住內心對陌生女人的渴望。在他眼裡,弗朗西斯卡只是河邊漂來的孩子。對其他女人身體的想象折磨得他焦躁不安,便常常與眾多情婦暗中幽會。弗朗西斯卡常常在他的頭髮里聞到其他女人身體的味道,這讓她感覺自己隨時會被別的女人取代。

弗朗西斯卡央求羅伯特·金凱一起去了鄉下,這樣可以讓他遠離城市裡的情人們。她暴君般獨佔了他的記憶,將所有女人留下的痕迹一掃而光。這樣平靜的日子持續了幾年,最終使兩人感到,他們成了彼此生命中甜美的負擔。在從小鎮酒會歸來的路上,兩人雙雙在車禍中喪生,終於消除了靈與肉的兩重煎熬。

羅伯特·金凱選擇那個不起眼的小旅館和弗朗西斯卡幽會,是因為它離她的家有大約兩個小時的車程,能避開那些多嘴多舌的婦人。再加上那個旅館有個臨海的房間,環境優雅,幽會時更有情調。他們各有家庭的顧慮,想儘可能久地維持這樣的關係。

但是再怎麼小心,也沒有不透風的牆。羅伯特·金凱和有夫之婦幽會的消息傳到了雜誌社,使他失去了攝影師的工作。弗朗西斯卡也遭受家人的冷眼和鄰里的嘲諷。

那是一個秋日的白晝,旅館窗外的海景也顯出幾分肅殺和寂寥,他們已經打定主意在最後一次歡愉后一同情死。對於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依戀,羅伯特·金凱注視著眼前弗朗西斯卡誘人的胴體,迫不及待地將她擁入懷中,這一刻的激情就如兩人初嘗禁果時一樣熾熱。

現在再也沒有什麼好怕的了,生命也將燃燒殆盡。他右手伸向床頭櫃,端起酒杯,將兌了砒霜的紅酒喝了滿滿一口。在感知酒汁落喉的那一瞬間,把剩下的酒汁也注入表情滿足的弗朗西斯卡口中。這正是兩人渴望、祈求、夢想的幸福之旅。

「查泰萊夫人的情人」

弗朗西斯卡和羅伯特·金凱整整四天待在一起,弗朗西斯卡平生第一次體驗到愛的滋味,連平時的虛弱症也痊癒了。遇見羅伯特·金凱之前,她總是悶悶不樂,神色憔悴,朋友帶她去看醫生,醫生說她並無疾病,只是由於長期沒有夫妻生活導致身體虛弱。現在她的病不治而愈,她的內心卻更加忐忑不安,生怕秘密被丈夫揭穿。待到羅伯特·金凱第五天離開時,弗朗西斯卡內心和肉體的渴求如火燃燒,激情掩蓋了先前她對家庭的顧慮。

一個月後,弗朗西斯卡在雜貨店碰見羅伯特·金凱,兩人不由自主地擁吻在一起,絲毫不顧及周圍人的眼光。他壯碩的軀體與含情的目光都是她夢寐以求的,她平靜背後的成熟慾望也吸引著他。

「我愛你……我能讓你更像一個真正的女人。」羅伯特·金凱經常這樣對弗朗西斯卡說。

沒過多久,弗朗西斯卡懷上了他的孩子。她回家面對丈夫,談論離婚的事情。在她眼裡,自己的丈夫越來越像狂熱的道德家了,好像頭上罩著一層聖光似的。這讓她分外憤怒,打定主意即便丈夫不同意離婚,自己也要追隨羅伯特·金凱遠去。

羅伯特·金凱並不肯定她還會回來,她暗暗打定主意,無論弗朗西斯卡是否離婚,他都是要離婚的。他辭掉了雜誌攝影師的那份工作,在鄉下買了一個小農場。就這樣,他在農場等著她,待她前來,他們一起等待孩子的出世,一起迎接新的人生。

「簡·愛」

恢復單身的弗朗西斯卡搬到了羅伯特·金凱的莊園,漸漸發現他脾氣古怪,總覺得他有什麼天大的秘密瞞著自己。結婚的日子到來了,一名不速之客闖進了婚禮現場,聲稱羅伯特·金凱已有家室,妻子就是莊園頂層小屋裡的瘋女人。

自尊自愛的弗朗西斯卡感到自己被欺騙了,負氣遠走他鄉,在一名牧師的幫助下做了一名鄉村教師。牧師以上帝的名義向她求婚,遭到她的拒絕。

她懷念起從前與羅伯特·金凱在一起的日子,重返莊園的衝動越來越強烈。她回到莊園,看到莊園已化成灰燼,縱火的瘋女人被火燒死。路邊一棵樹下坐著一名瞎眼男人,不修邊幅的他正憂鬱地望著來人。弗朗西斯卡認出他就是羅伯特·金凱。在愛情的感召下,她毅然選擇陪伴在他身邊。她成了他的眼,不知疲倦地用語言來描述田野、樹林、城鎮、河流、雲彩、陽光。

他們去了一趟倫敦,找到一位著名的眼科醫生,羅伯特·金凱的眼睛雖然依舊視線模糊,但可以不用讓人牽著走路了,對他來說天空不再空空蕩蕩,大地不再是一片虛空。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出生了,那男孩繼承了他的眼睛——又大,又亮,又黑,在那一時刻,他又一次甘願承認,上帝仁慈地減輕了對他的懲罰。

弗朗西斯卡和羅伯特·金凱在一起的四天體會到愛情的美妙,也反襯出自己家庭生活的平庸與無聊。羅伯特·金凱並不是一個感情專一的男人,在出外攝影的時候經常和邂逅的女人調情,但無意結婚。

同時,弗朗西斯卡也承受著家庭的壓力。她感覺自己的愛情前途渺茫,多次想自殺。為了緩解弗朗西斯卡的悲觀情緒,羅伯特·金凱帶她離開家鄉,到國外旅行。旅行期間,她度過了一段幸福的日子。但返回家后,家人的白眼讓她感到屈辱。羅伯特·金凱也露出了花花公子的本來面目,對她越來越冷淡,與她分居了。她要求他說明:假如他不再愛她,也請他老實說出來。他大為惱火。

弗朗西斯卡反思自己的生活,明白了自己是一個被侮辱、被拋棄的人,她決心徹底離開羅伯特·金凱。她穿上一襲黑天鵝絨長裙去了車站,在火車呼嘯而來的時候,帶著復仇的快感縱身一躍,跳下了鐵軌。車站塔樓里的那根蠟燭,她曾借著它的光芒瀏覽過充滿了苦難、虛偽、悲哀和罪惡的書籍,此刻,燭光比以往更加明亮地閃爍起來,為她照亮了以前籠罩在黑暗中的一切,嗶剝響起來,開始昏暗下去,永遠熄滅了。

廊橋的夢,也終結了。

文字 | 歐陽德彬

《深港副刊》徵稿啦!

從上周開始,《深港副刊》開始廣泛向社會徵稿啦!

發布渠道:

《晶報》每周六《深港副刊》,欄目「給你一支筆」

投稿方式:

我們每周周一都會發布下周主題或關鍵詞,感興趣的書友可以自行投稿,我們將會從中合適的文章刊登。投稿郵箱:jbsgsp6@126.com。若作品被採用,我們將會在刊登當周聯繫作者。

稿件要求:

1、500字以內,(不要多了,多了也會被編輯刪的喲),自擬標題,體裁不限,寫小說的可以盡情天馬行空,寫科幻的可以隨便劉慈欣,詩人也可以盡情嚎叫,只要符合我們的主題。

2、來稿請註明郵件主題「當期主題-作者」,郵件正文附上文章銀行帳戶信息(工商或郵政銀行)及聯繫方式,附件附上文章的word文檔

本周主題:

買了假貨之後

截止時間:

3月16日中午12點

Tips:

緣起3·15「國際消費者權益日」

請大家盡情發揮啦~

最後,附上上期《深港副刊》版面

期待下期能看到你貢獻的文筆呦~

主題:我家裡的一棵樹

親可能,還會對以下內容感興趣

點擊文字獲取相關內容

深港是起點 書評是風帆

這裡是《深港書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