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太不完美,我喜歡這樣的自己,不完美的,才叫人生

我太不完美,我喜歡這樣的自己,不完美的,才叫人生

感謝不成功,感謝失敗,感謝分手,感謝背叛。感受生命中所有或大或小的惡意,它們會讓你成為或許並不是更好的,但卻是真正的那個你。

-01-

好友曾說羨慕我的堅韌,無論多大的挫折發生,噩夢來臨,也能重新站起來。好像打不倒的小女兵,怎樣都不會死。

然而在成為這樣的自己之前,我只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愛哭鬼。敏感多思,任何風吹草動都可以讓我擔驚受怕,甚至失眠一整夜。

19歲的那年,我失戀了。截至那時的人生中最大的一場戀愛,男孩不見了。

我的一隻耳朵忽然失聰,好像是逃避嘈雜般,主動切斷了和外界的聯繫。更糟的是,我們之間似乎存在一個誤會,我在來不及解開它之前和他斷交,悔恨和無奈追趕我,甚至沒有去想過這場戀愛的終結是否真是出自自己的原因。

我在卧室里睡了三天三夜,鬧病般頭昏腦漲,手腳無力,哭著入睡,哭著醒來。我曾以為那是世界末日。

我錯了。事實證明,在一個世界末日之後,會有無數個「世界末日」來臨。無數次失敗、失去、別離、委屈、惡意、失落,會在你冷不丁的時候,用你從未想過的方式忽然來襲。像一場場感冒,無法預測,更糟糕的是,沒有解藥。

一直以為相比很多人,我的人生都不算順利。想做的事情總是容易在途中出現各種阻礙,從而夭折,安慰自己好事多磨,但折磨太多,也會懷疑起自己。為什麼我做不到?為什麼偏偏輪到我,我是不是太倒霉了?

想抱著誰大哭一場,但漸漸明白了哭並不能幫我。

分手,考試失利,友人的背叛,陌生人的中傷。這些似乎誰都會經歷,卻又不會全部經歷的事情,我是扎紮實實經歷了個遍。

忽然有一天,我醒來,想起了十幾歲那年的那些失敗的戀愛,過去歲月里的那些難過,覺得好像看一部無聲電影,再也無法為那時的傷痛動容。

俗透了的道理,時間會改變一切。

-02-

幾年前參加一個關於創作的課程。幾位大師在台上滔滔不絕一番后,讓我們每人即興創作一首英文小詩。

一起參加講座的,多數是海外長大的歸國子女,或是歐美來的留學生。想到要用英文,我慌了神。來日本后使用英文的頻率大幅度下降,聽說讀寫頂多保留個日常對話的水平,卻要用此來文藝創作。

硬著頭皮寫了一段,被一旁坐的美國長大的台灣女生搶了過去,看完后,她撲哧一聲笑出了聲。屈辱感密密麻麻爬在心坎間,最後,我選擇了放棄交這次作業。

沒有自信,所以不想丟臉。莫名其妙的自尊心讓我變得懦弱膽怯,無人傾訴,回家路上衝去圖書館借了莎士比亞的英文原著,看了兩行,終於趴在桌上哭起來。

上帝並沒有因為我的懦弱而體諒我。課程第二天,仍然下達了即興作業。用英文描寫一個小片段。我用手機費力地查單詞,寫得滿頭大汗。一旁的台灣女生早早寫完,趴在桌上,像打量一隻有趣的小動物般看著我。

時間到了,導師們並沒有收集作業,只是隨便點了一個人,念一下自己寫的段落。不幸的是,被點到的是我。

害怕自己發音不夠地道,我聲音非常小。學生們大吼聽不到,導師便直接走了下來,拿過我手中的紙片,回到台上,借著麥克風念給了所有人聽。

這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尷尬的三分鐘。

我緊張得不停咽口水,覺得每個字元從導師嘴裡念出來,都帶著淺淺的諷刺語調。全場安靜。沒有一個人說話,直到念完的那一秒,才響起一陣雷鳴般的鬨笑。

「你覺得如何?」導師隨手指了一名學生。

「她的英文非常可笑!」他毫不留情。

就在那一瞬間,我心裡卻忽然像一塊沉石落地,遠方昏暗的激流分成兩道,微弱的光芒照耀進來。恥辱感、緊張、失落感、挫敗,這些負面情緒忽然間消失不見。

呼吸安靜下來,我抬起頭,對他清晰地說了一聲謝謝。

這時,導師卻笑了,他說:「她並不擅長這門語言,但是對寫作她很擅長。這一個段落很有意思,讓我用地道的英語傳遞一下她所想表達的東西。」

我心懷感激,卻沒有驚喜。心想這是導師給予我的一個鼓勵,給當時尷尬無助的我,一個回家的台階。

像一個已經超越臨界點的女孩,眼前的路只有一條,就是直面這一切。直面這個失敗的自己。直面我並不厲害的事實。

-03-

我不是他們口中的天才,我很糟,糟透了,語言爛爆了,什麼也寫不好。我人生中有過,或許也將有無數個這樣的時刻,不美好的或許比美好的更多,渺小,平凡,懦弱。

所以呢?

這件尷尬的小事很快就過去,成為忙碌生活中的一個小插曲。它對我的打擊不比任何一次失戀、分手,受傷更小,卻彷彿成了那壓垮我的最後一根稻草。

被壓垮后,不是一蹶不振,而是坦然重生。沒能擊倒你的,不僅能讓你變得更棒,還能讓你重活一次。

若問我有什麼方法論,我想那些大道理都是騙人的。面對負能量,唯一能做的只有去經歷,面對,為它哭,為它笑,為它食欲不振,為它不能入眠。

別擔心丟臉,不用裝堅強。沒有人從出生那天起就是英勇的小女兵,面對一場場透明的戰爭毫不留情。心裡的那個小女孩是高塔里的公主,期望著王子披荊斬棘乘風破浪,你我都曾弱小得不堪一擊,但,那已經是過去。

每一次「不成功」都在教你下一次要如何勝利。感謝不成功,感謝失敗,感謝分手,感謝背叛。感受生命中所有或大或小的惡意,它們只能讓你成為——或許並不是更好的,但卻是真正的那個你。

-04-

春天結束的時候,我在拉斯維加斯夜晚的街道上,腰酸腳疼地穿著高跟鞋和連衣裙去看秀,常年日本的生活早已教會我在公共場合一絲不苟的言行舉止,鞋子讓我的腳非常疼,但我顧忌著旁人的眼光,不敢脫下來,任腳一步步都在刀刃上。

身旁的人心疼地說,脫掉吧。赤腳又怎樣?比起美,我更關心你是不是開心的。美是給路人看的,舒服卻是給自己。比起自己真正的愉悅,我們怎麼會覺得那些此生可能都不會再有交集的路人的感受更加重要?

那一刻我忽然想通了,吐著舌頭脫掉鞋,一路輕快地笑。事實上,沒人對我指指點點,自己的人生已經忙碌,誰又會去認真在意他人的人生?

成為自己。是我和世界調和後學會的唯一法則。和那個不怎麼好的自己並存,然後感謝所有上蒼所賜予你的,好的部分。

人生中大概還會有無數次出糗的事,無數次刺傷我自尊的事,就像喜歡的那部美劇里,在T台上跌倒的女主角所說:「此刻的我,面對困境,可以有兩個選擇。但我可以承認自己的失敗,然後重新站起來。我的舉動,相信也會鼓勵在場的每個朋友。」

熒幕上,她吐著舌頭在鬨笑聲中站起來,重新昂首挺胸走完了接下來的秀。

很棒不是嗎?我太不完美,但我喜歡這樣的自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