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上海家化(SZ.600315)利潤暴跌90%,前董事長卻說這是「人禍」?

上海家化(SZ.600315)利潤暴跌90%,前董事長卻說這是「人禍」?

©視覺

"上海家化2016年利潤竟暴跌90%,上年基數大,成本費用上升什麼的都是浮雲,殘酷的現實背後是一段生動的高層變遷史。"

近日,上海家化2016年年報披露,結果令人大跌眼鏡,利潤竟暴跌90%,處於虧損邊緣。年報的解釋為一次性投資收益減少、成本和費用上升,前董事長葛文耀卻稱這完全是一場「人禍」。那麼上海家化利潤大跌的背後,到底隱藏著怎樣的內幕?

上海家化2016年年報數據顯示,2016年全年實現凈利潤2.16億元,較上年大幅下降90%,實現營收53.21億元,較上年下降9%。年報稱,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之所以下降,主要是因為公司於2015年出售江陰天江葯業23.84%股權取得一次性投資收益,以及銷售費用及管理費用上升。

挖掘利潤暴跌的真正原因

按照上海家化的解釋,出售天江葯業股權取得的一次性投資收益撐起了2015年的凈利潤,而2016年沒有同等規模的投資收益,這是2016年凈利潤暴跌的一個原因。

不過,上海家化前董事長葛文耀發微博怒懟這一說法。葛文耀稱,即便剔除一次性投資收益,上海家化2015年的凈利潤也有8.18億元,再往前追溯兩年,2014年凈利潤為8.98億元,2013年為8億元,2016年銳減為2.26億元,難以用上年基數大作為掩護,以銷售費用投入大為借口也很勉強。

由此可見,「一次性投資收益減少」這一解釋站不住腳,即便剔除這一因素,2016年凈利潤較往年大幅下滑也是不爭的事實,那麼費用和成本上升又是怎麼一回事?上海家化年報顯示,2016年的銷售費用同比增加17.16%,近24億元,管理費用同比增加7.01%,近6億元,營業成本下降13.6%,依然達20億元。

乍看上去,這個數據很直觀,各種費用和成本大幅增長,必然對凈利潤構成擠壓。這些增加的費用和成本都是用在了什麼地方?年報中稱,去年上海家化結束了代理花王業務,並找到了新的代理業務。目前,上海家化已獲得了英倫喂哺品牌在的獨家代理權。新產品上市,為了能打開銷路,各種推廣、促銷手段一擁而上,費用成本提升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不過轉念一想,一家上市公司寧可犧牲年報數據,也要強行砍掉老業務,推行毫無保障的新產品,這無異於飲鴆止渴。比如今天股民就吐槽了,隨著雄安概念的崛起,兩市只有200多支股票下跌,上海家化就是其中之一;熱烈祝賀上海家化成功避開大盤上漲。

一切還得從高層變遷談起

經過一番挖掘,上年基數大、費用成本上漲...還不足以解釋上海家化為何利潤離奇暴跌,一切還得從管理層變遷談起。2016年11月25日,上海家化發布公告,原董事長謝文堅辭去所有職務,聘請張東方女士為新任CEO兼總經理。

再看一組數據,上海家化季報顯示,2016年前三個季度還是盈利狀態,第四季度一下子由盈轉虧,虧損兩億元。也就是說,高層變遷的時點正是在上海家化虧損的第四季度,可以想象,2016年利潤率下滑勢必受到高層動蕩的影響。

上海家化的這次高層變遷會給這個百年老字號企業(始於1898年,前身為香港廣生行)帶來什麼?目前尚未可知。不過上一次高層動蕩,卻實實在在地給上海家化帶來了災難,這一點從股價走勢上可見一斑。

前文提到的上海家化前董事長葛文耀在2013年離職,至於離職的原因跟決定企業命運的一場交易有關,隨後謝文堅擔任董事長三年間公司主營業務滑坡。在葛文耀任內,上海家化股價飛漲,從2005年7月19日最低價0.21元發展到2013年5月3日走出最高價76.48元,7年間最高漲幅達到364.12倍,但從2013年之後,家化股價一路下跌。

也就是說,上海家化股價在2013年迎來轉折,同時也是高層變遷的重要時點,這一切應該不是巧合。

葛文耀跟平安的恩怨情仇

提到葛文耀,就不得不提平安信託,後者2011年全資收購上海家化,繼而跟葛文耀發生各種鬥爭,直到葛文耀離職,而繼任者謝文堅正是「平安系」。換句話來,上海家化業績滑坡、股價低迷跟資本進入脫不了干係。

葛文耀為何同平安水火不容?據投資者報報道,平安信託在處置家化資產時急於套現、反對葛文耀併購海鷗手錶、未能履行當初的70億投資承諾等一系列行為使得矛盾不斷激化,最終迫使葛文耀、王茁(原上海家化總經理)等家化高管大批量離職。

於是,就有了後來葛文耀頻繁發文呵斥平安及謝文堅。葛文耀在微博中表示,僅三年,具有這麼優秀的市場和財務基礎的企業,註定被搞得敗落了!這些數字(年報披露業績)不包括虛賬(渠道里塞滿貨);假賬(許多費用不進);花王紙尿褲大幅增長、掩蓋自己品牌下降;2013年還有1.7億股權激勵成本,少計了利潤基數;大量壞賬壞貨未有計提,集團和上市公司共賣掉50億非化妝品大大升值的資產。

一位接近葛文耀的權威人士告訴記者:「去年謝文堅離職時,葛文耀就說家化其實已經巨虧,家化每年的毛利就30億元,但銷售費用和管理費用已經達到30億元,另外,還有一些過期的產品未提壞賬準備,實際上都已將毛利潤耗盡,哪還有利潤,不排除還有漏洞沒有對外披露。」

2011年、2013年、2016年,上海家化的三個重要時點,演繹了從資本進入到高層變遷的經典劇本,新的CEO能把這個百年老字號帶向何方,我們唯有拭目以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