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全民狼人殺,社交遊戲到底會熱多久

全民狼人殺,社交遊戲到底會熱多久

在資本面前,遊戲雖然來錢,但想象空間是不大的。社交雖然一時半會兒來不了錢,但卻有很大的想象空間。

「天黑請閉眼……天亮請睜眼」。早年殺人遊戲中的詞還在耳邊,誰知道到「睜開眼」之後狼人殺竟然成了「網紅」。

「女巫」、「預言家」、「狼人」、「村民」,如果這些身份讓你莫名其妙,那隻能遺憾地說,你很可能正在錯過今年資本圈的又一個風口。繼獲得洪泰基金、Newgen Venture天使投資后,「狼人殺」又獲得多家基金A輪融資。

這個類似「殺人遊戲」的桌游,正在年輕人之間風靡,並從線下再蔓延到線上,極短的時間內,其手游端已經從藍海變成紅海,成為新一輪資本追捧的風口。不過,成為現象級的狼人殺,其熱度能維持多久還是個未知數。

狼人殺憑藉網綜、直播已重回風口。不同於《王者榮耀》迅速變「農藥」般的熱度,2001年就開始被大眾認識的桌游狼人殺,在時隔十幾年之後突然成為街談巷議的話題,不免讓人感到些許詫異。

如果狼人殺只是一款遊戲爆品,僅僅靠它還遠遠搭不上風口這個詞兒。可是狼人殺說它不是遊戲,而是社交。在資本面前,遊戲雖然來錢,但是想象空間是不大的。社交雖然一時半會兒來不了錢,但卻有很大的想象空間。

狼人殺走紅

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與狼人殺相關的內容密集地出現在公眾視野中。先是王思聰的熊貓TV推出狼人殺直播《Super Liar》,與戰旗TV一年前的《Lying Man》對壘,隨後網綜《飯局的誘惑》也於9月入局,以狼人殺為主要娛樂項目。到2016年底,狼人殺相關APP火熱上線,迅速佔領了手機應用商店的前排戰地。

2016年12月,天天狼人殺在手機應用商店正式上線。2個月後,就接到了將近30家投資機構的見面邀請,其中不乏真格等知名機構。

聯合創始人李宇辰說,這步的確是走對了。天天狼人殺的團隊本是個開發軟體的技術型公司,之前從未嘗試過手游領域的創業。

今年狼人殺成為了新一輪創業投資的風口。狼人殺,熱度可見一斑。記者通過體驗發現,現在隨便打開一個手機應用市場,都可以很容易地發現由不同開發者提供的狼人殺手游。

《商學院》記者分別下載了天天狼人殺、狼人殺和手狼,三款APP的風格及特色不一,如手狼的界面是清新風格,天天狼人殺以支持視頻「面殺」為長。但體驗感總體並不好,包括音頻和視頻的銜接。

「簡單來說,狼人殺在殺人遊戲中加入了狼人元素,並使之出現了更多的新角色和新玩法。」狼人殺發燒友楊勁告訴《商學院》記者,狼人殺是卡牌類桌游,玩家與玩家之間通過角色扮演來進行推理對抗,中間過程很複雜,可玩性很強,考驗的就是語言的藝術,以及細節的觀察能力。

關鍵是這個遊戲有很強的互動性,並能夠滿足9到16人不等的大型聚會、交流場合,是一款社交遊戲。

楊勁從2011年就開始接觸狼人殺,從最初與同學、朋友進行小範圍對抗,直到後來加入不同年齡、職業的狼人殺線下圈,成為重度冬粉。

他回憶第一次玩狼人殺的情景,當時是大學外出採風,全班同學入住一家青年旅館,為了活躍氣氛,便有人提議玩狼人殺。彼時,大家都是新玩家,只玩過殺人遊戲,以及三國殺。

2011年前後,國內桌游市場正處於方興未艾的時期。市面上雖然有著三國殺卡牌桌游,但玩桌游的群體還只是少數。之後的幾年,狼人殺遊戲靠著桌游店等渠道在大城市的白領和大學生之中慢慢傳播,基本是以口口相傳的方式積累用戶。

在華蓋文化基金合伙人陳春柳看來,狼人殺在國內的普及並不快。現在的爆發,最主要原因在於,米未傳媒的網綜《飯局的誘惑》以及戰旗、熊貓TV等推出的多檔狼人殺節目,比如電競類真人秀《Lying Man》,讓狼人殺很快進入了主流視野。

《飯局的誘惑》為狼人殺提供了另一種熒屏上的可能性。在《奇葩說》大獲成功后,馬東和他的團隊再次推出了《飯局的誘惑》,「飯局上侃大山+飯桌下狼人殺」的模式惹得多方關注。如果說綜藝節目的走紅有一定的偶然性,那麼一款遊戲的受眾基數則決定了其從線下向線上遷移的成功率,狼人殺的社交桌游體系恰好滿足了遷移需要。

線上線下同廝殺

社交遊戲、視頻社交,這些最近被熱議的關鍵詞都來自於狼人殺手游的火爆。甚至有人說,狼人殺是2017年第一個投資風口。「狼人殺」手游獲得青松數百萬A輪融資並在兩周后又敲定了下一輪,「天天狼人殺」的第一輪融資也即將完成。關於他們的,都是年輕團隊創業,然後做出上線兩個月日活數十萬遊戲的勵志故事。

如今,市面上還湧現出「狼人殺online」、「手狼」等數十款類似的遊戲,甚至在微信上都有人開發出「狼人殺卡牌」等小程序,功能簡單、設計粗糲,每天竟然也有數千人次的訪問數。

陳春柳指出,如果說這幾款手游之前的爆紅都是因為不小心駛入了一個藍海市場,全靠口碑「裸打」殺入市場,那麼現在,這個行業已經進入2.0時代,平台之間拼資源、拼投放的拉鋸戰已經開始。

除了社交和直播之外,現在也出現了狼人殺的創業衍生品。目前已經有四家公司正在組織狼人殺的賽事,目的想打造成「超越電競賽事的節目」。

「你們想不想做個狼人殺垂直媒體?我覺得這也是個方向。未來狼人殺不會輕易消失,應該會越來越大。」李宇辰對天天狼人殺很有信心,想有朝一日做到「百億級別的公司」。

而各家創業者看法卻也都不太一樣。手狼認為,現在這種人人都玩狼人殺的氛圍不會長期保持,所以得緊跟核心目標用戶的需求,把最核心的用戶留在平台最重要。

「狼人殺」玩得好的玩家有很多,但是像JY一樣把它當做生意的「流量入口」,把個人IP轉化為直播、電商、線下桌游吧等多種變現方式的人,可能還沒有第二個。?

「狼人殺會火一段時間,能不能持久,要看從業人員能不能規範狼人殺市場。目前,狼人殺在還是很難被其他桌游取代的。」 被譽為「國服第一狼王」的資深玩家JY說。

在北京的亦庄,由JY創建的線下狼人殺實體店JYclub長年高居大眾點評的狼人殺桌游吧「人氣」排行前3。35元/小時的價格,對比很多30元玩一晚上、10元飲料低消不限時的小桌游吧來說,更像是「奢侈品」。對於許多喜歡一局連一局酣戰的玩家來說,每次到「JYclub」的消費都要在150元以上。

「JYclub」確實有意做得輕奢,顧客要辦會員卡,200元起充值,並時常搞充5000送1000等活動。會員每玩一局都有積分,積分越高,技術「階位」越高,費用的折扣優惠越大。

但顧客可能會感覺到物有所值。畢竟店裡的「法官」選的都是顏值超高身材好的帥哥美女,場地的裝潢和道具精緻,還會有主播簽名卡牌,主播偶爾還會到場和會員一起玩,還有線上直播。

「JYclub」每天都會在熊滿TV上直播會員在店裡玩的情形,這些會員大部分是普通的狼人殺愛好者,但每場依然能吸引數千人觀看,直播間冬粉累計超過10萬。有趣的是,線上的直播觀眾還可以給線下的玩家刷禮物,換成冰激凌、飲料送給他們覺得玩得好的玩家。

很多人對狼人殺的前途存疑,顯而易見的是,這次的全民狼人殺已經不再是一次傳統的遊戲風口,而是一個延伸多年老遊戲的社交、娛樂多重演化之路。不管市場是否會持續繁榮,始終會有用戶繼續玩狼人殺,即使是短期內的跟進,投資人依然沒有下錯棋。

狼人殺作為遊戲的天花板再高,也不足以說服以資本退出為最終訴求的風險投資者們。它需要一個,甚至很多個更有生命力的故事。故事的核心是社交。

(本文來自《商學院》雜誌5月刊,更多信息請掃描下方二維碼)

超級商學院APP下載

IOS版

掃碼下載

Android版

[掃一掃] 進入《商學院》微店

獲取商界新鮮資訊、聆聽大佬領導「心經」

揭秘大公司里的「未可知」

直通全球22家知名商學院校

這是一座開在你身邊的《商學院》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