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新三板曝天價烏龍指:錯把19.7敲成1970 買2000股秒虧390萬!

新三板曝天價烏龍指:錯把19.7敲成1970 買2000股秒虧390萬!

波瀾不驚的新三板市場,今天再現兩起「烏龍指」,刷爆朋友圈。

一起是上午時分,有投資者以1970.00元/股的價格,買入2000股寧波水表,總價高達394萬元,一舉造就了今天的最高成交價。與最低價19.60元/股相比,振幅達到8900%左右。

有人說,寧波水表瞬間市值到了2300多億,幾乎相當於中信銀行總市值了,排在兩市市值第20名。

也有人說,寧波水表的大股東張世豪身家瞬間到了558億,在福布斯排行榜中可以僅次於雷軍排名第13;超過劉強東和宗慶后。

另一起則發生在下午,有投資者以3.3元/股的價格買入優諾股份2000股,成交金額為6600元,而今天優諾股份其他價格基本是0.3元/股,此筆交易飆升1000%。

寧波水表、優諾股份,烏龍指今天有點多

今天上午10點58分左右,有投資者以1970.00元/股的價格,買入2000股寧波水表(834980.OC),總共花費高達394萬元,一舉造就了今天的最高成交價。由此,寧波水表也創造了兩市及新三板的最高成交價格,驚艷四座。

圖1:寧波水錶行情圖

股轉公司盤后交易信息顯示,今天寧波水表最低成交價為19.60元/股,最高價為1970.00元/股,振幅達到8900%左右。這兩筆共計2000股的高價買入來自「中信建投證券郴州解放路證券營業部」,賣方則分別是「方正證券株洲新華路證券營業部」、「長江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成都人民南路證券營業部」。

圖2:寧波水表交易明細

從股轉公司公布的異動交易信息來看,買方的2000股均由名為「方仁傑」的自然人,通過中信建投郴州解放路營業部掛出;隨後則是由楊美蓮、楊華二人分別通過長江證券人民南路證券營業部和方正證券株洲新華路賣出成交。

圖3:寧波水表異常交易信息

而再看今天寧波水表的其他交易筆數,成交價基本在20元左右。今天寧波水表的成交金額高達460.46萬元,成交股數為3.5萬股,但均價高達131.56元/股。由此可見,今天的寧波水表的大部分成交金額來自1970元的這兩筆,花了394萬元的大手筆。

圖4:寧波水表交易交易情況

業內人士分析,這可能又是新三板的一起「烏龍指」事件。寧波水表在新三板的交易方式是協議轉讓,在今天的交易中,可能是買方在交易的時候輸入小數點錯誤,將19.70元/股買入價輸為1970.00元/股,隨後被交易對手迅速點擊成交,點擊買單成交,各吃下1000股。按照19.7元和1970元之間的價差,買方的投資者在這筆交易中的虧損達到390萬元,而兩位賣方則大賺了一筆。

無獨有偶,今天下午新三板市場還發生了一起烏龍指事件。寧波水表來自創新層,另外是來自基礎層的優諾股份(833794.OC)也發生了烏龍指。

下午2點15分左右,買方「湘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湘財證券上海陸家嘴環路營業部」以3.3元/股的價格買入優諾股份2000股,成交金額為6600元,賣方為「東吳證券上海西藏南路營業部」。這使得去年11月份以來一直在1元下方持續下跌,而今天股價一直以0.3元/股成交的優諾股份的價格突然飆升1000%。市場人士分析,該買方也可能是一時手抖將0.3錯按成了3.3,鬧出了這樣的烏龍交易。按此價格計算,買方也在此次交易中損失6000元。

圖5:優諾股份烏龍指

圖6:優諾股份交易明細

這樣的好事為啥A股沒有?

A股是「集合競價、撮合成交」。你掛1970?對不起,首先漲跌幅10%,過了,不讓掛這麼高的價。再說即使能掛單,也是按賣1的價格給你。

新三板沒有漲跌限制,想掛1萬塊都沒人管你。個股採用「協議轉讓」和「做市轉讓」兩種方式交易。

協議轉讓則包括兩種委託類型:一種是定價委託,即「一對多」,即買方或賣方將所交易股票的價格、數量等信息錄入系統后,相應地,其他任何投資者想賣或買都可以下單。

另一種是成交確認委託,即「一對一」,買賣雙方私下達成協議,敲定買賣股票的數量、價格信息,錄入成交約定號。

新三板特殊的交易規則,撿漏現象層出不窮

2月6日,新三板發布監管公告,對賬戶「姜素華」採取自律監管措施,限制其證券賬戶交易六個月,原因是「姜素華」多次以「嚴重偏離市場行情」的價格買入多隻新三板股票。

公告顯示,「姜素華」通過「點擊成交其他投資者低價賣出申報」,先後以0.02元/股、0.01元/股、0.24元/股、0.92元/股的價格,買入鴻銘科技(831419.OC)、遠航合金(833914.OC)、泰昂能源(834238.OC)、威明德(430207.OC)。上述行為違反了《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股票轉讓細則(試行)》第113條關於「申報或成交行為造成市場價格異常或秩序混亂」的規定。

這樣的處罰對撿漏行為有懲戒意味,但並不能從根本上杜絕這類交易發生。

烏龍指背後:協議轉讓制度怎麼看?

針對此次寧波水表、優諾股份的烏龍指事件,今天大家的思考有很多。

寧波水表在新三板位於創新層,優諾股份位於新三板基礎層,他們的共同特徵是交易方式都是協議轉讓。

眾所周知,協議轉讓制度是新三板的基本交易制度之一。在協議轉讓中,系統不會自動為買賣雙方撮合交易,投資者需要手動進行一系列操作才能完成成交。所以,協議轉讓中,市場遵循的不是價格優先,而是時間優先,全憑投資者眼疾手快,才能搶得最優價格。與A股市場的競價交易制度很不一樣。

由於協議轉讓在交易流程中的人工操作成分較大,而且部分交易者對新三板的交易規則還不夠熟悉,因此,協議轉讓的新三板股票股價經常容易大起大落。我們都見過有些股票瞬間暴漲,也有瞬間暴跌,而這種大手筆的烏龍指也不可避免。

北京新鼎榮輝資本董事長張馳告訴基金君,新三板的烏龍指在前幾年發生過幾次,比如信中利九鼎集團天地壹號紅豆杉話機世界、明利倉儲、文正股份蘭亭科技。「我覺得這種情況和新三板交易制度有關,因為A股採取競價交易、有漲跌停限制,再怎麼樣股價不會太高,但新三板一些股票在協議轉讓階段,如果買入敲錯小數點,很可能就能成交。」

張馳介紹,目前新三板有70%到80%左右的企業都採取協議轉讓,現在協議轉讓是基礎層企業能夠看到的、可以選擇的最好的交易方式,如果沒有協議轉讓,這些企業更沒有流動性。

張馳具體解釋,現在協議轉讓制度分為三種:一是意向轉讓,意向轉讓平台是溝通的平台,目的是為了找到交易對手盤,但是沒有成交功能;二是成交圈內轉讓,買賣雙方商定好價格,進行點對點的成交模式,別人無法參與;三是別人能參與進來的轉讓,對社會報買賣盤,所有人都能看到、進行交易,成交對象是不確定的。

經歷新三板烏龍指事件后,市場上有些聲音認為,協議轉讓制度存在一些問題,是否應該取消?

張馳認為,交易規則本身沒有問題,任何制度都有其便利性和缺陷,不能因噎廢食。協議轉讓有存在的必要,尤其是對基礎層、沒有到做市環節的公司來說,本身交易就不活躍,如果沒有協議轉讓里的定向轉讓,交易就更不活躍了。而且現在協議轉讓也為掛牌公司股權激勵等提供便利。

怎樣才能克服協議轉讓的弊端,避免烏龍指的出現?

張馳的建議是,如果有買賣下單的複核功能或許會好一點,比如把原有的炒股軟體做二次開發,增加一個功能,下單後有交叉複核人員點擊確認,才能掛出去單,「增加一道複核程序,可能影響操作的效率,但是可以降低出錯的概率。現在,有些機構的交易系統已經加了複核功能,下單時需要點擊確認才能成交,可以有效避免出現烏龍。」

有市場人士也表示,可以借鑒做市商的報價方式,很多做市商都有價格管控預警體系,如果敲錯了單子或者報價過於離譜,這都是報不出去的。

另外,張馳也認為,可以在協議轉讓中設定交易門檻,低於凈資產就不能交易,或者設置100%、200%的交易限制,高了就不能成交,「這些都是可以探討的內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