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教師拆遷現場被毆打 法庭上指被告人是替罪羊

教師拆遷現場被毆打 法庭上指被告人是替罪羊

原標題:教師拆遷現場被毆打 法庭上指被告人是替罪羊

中安在線訊 據安徽商報消息 教師、民警、拆遷人員,這3個完全沒有關聯的人員,卻因為一個「拳頭」被連到了一起。3年前,阜陽一位教師在路過拆遷現場時接電話,被認為在拍攝錄像,被3名男子搶走手機,還被打了一拳。經鑒定,該教師的傷勢為輕傷二級。報警后,該教師指認打他的人,正是派出所的一位民警。面對教師的指認,該民警當即否認。該案件進入司法程序后,教師發現被告人並非是自己指認的民警,而是拆遷辦的一名工作人員。儘管多次向有關部門反映此情況,但此案還是在幾天前開庭審理了。庭審現場,「被告人」向該教師道歉並承認自己的行為,而該教師表示不接受道歉,因為「打人的根本不是他」。

受害人:打人的是派出所民警,法庭上的被告人是「替罪羊」

被告人:當天就是我打的人

被指認的民警:沒有打人,對方認錯人了

手機被搶人被打傷

張俊源是阜陽十中的一名老師。對於3年前發生的那件事,他還記憶猶新。2014年3月4日中午11點50分左右,放學后張俊源走到學校門口。當時附近有一處拆遷,他看到有上百人穿著城管、公安的制服,從家屬院往外走,因擔心圍觀學生的安全,張俊源於是在附近疏導孩子離開。「我手機響了,接了個電話。正講著電話,3個穿便衣的陌生男子來到我身邊,問我是不是在拍視頻。」張俊源說,「我說我在打電話,他們不信,一把搶過了我的手機。」手機被搶走,張俊源和3名男子發生了衝突。其中站在他面前的男子朝著他的臉打了一拳,張俊源當即蹲坐在地,3名男子則迅速逃離。

據當地媒體報道,當日潁東區舊城改造指揮部組織區城管、公安、衛生等部門對阜陽十中家屬院進行拆遷。而據公安部2011年下發的《公安機關黨風廉政建設和反腐敗工作意見》中曾明確規定,公安民警嚴禁參與拆遷征地等非警務活動。

指認打人者為一民警

受傷的張俊源藉手機報了警,隨後來到了潁東區公安分局潁河東路派出所做筆錄。「我記得很清楚,打我的人個頭和我差不多,身材偏瘦,酒糟鼻,還穿了一件綠襖子。」張俊源說,「我來到派出所,發現打我的人就在派出所里,是派出所的一位民警。」張俊源當即把此情況反映給派出所領導,而面對張俊源的指認,該民警矢口否認。

幾天後,張俊源到當地司法鑒定部門做傷情鑒定的時候,潁河東路派出所派出的民警,正是張俊源指認打人的民警。「這真的很可笑,打我的人來帶我做鑒定,這怎麼能確保結果公平公正?」張俊源說,「在鑒定中心,我和他又起了衝突,差點打起來。」

在監控視頻中記者看到,2014年3月24日9點19分,張俊源和該民警發生了衝突,好在隨後被圍觀的人拉開。不過,由於視頻只有畫面沒有聲音,記者並不知曉當時他們對話的內容。

被告人成拆遷臨時工

經司法鑒定,張俊源右鼻骨骨折、額突骨折,傷情達到了輕傷二級,此案也由民事案件升級為刑事案件。案發半年後,2014年8月6日,辦案人告訴張俊源案件已告破,兇手不是他之前指認的民警,而是區拆遷辦的一個臨時工。

「當時辦案人讓我指認嫌疑人頭像,我當即表示他們搞錯了,他們找的人根本不是打我的人。」張俊源說,「2016年8月5日,潁東區人民法院通知我案件已經起訴到潁東區人民法院,我看到起訴狀后,當時就口頭並書面告知辦案法官,該案打傷人的真兇不是起訴書上的被告人。」張俊源申請潁東區人民法院迴避,要求案件移送上級法院異地管轄,但一直沒有回復。

今年3月23日,此案還是開庭審理了。「被告人」仍是拆遷臨時工。庭審現場,被告人主動認罪、受罰。張俊源說,開庭當天是他第一次見到被告人,和真正打他的人外貌上相差甚遠:「打我的人個頭和我差不多,這個被告比我高出半個頭。」

案情撲朔 陷入羅生門

到底是誰動手打了人,監控視頻是還原真相最好的方法之一。但遺憾的是,庭審當日檢方並沒有提出任何直接拍攝到張俊源被打現場的視頻資料。

涉及到此案的3個人,各有各的說法。張俊源說,打他的人是派出所民警,法庭上的被告人只是「替罪羊」;被告人拆遷臨時工說,當天就是他打的張俊源;而被張俊源指認的民警表示,他沒有打張俊源,是張俊源認錯了。

昨日,安徽商報就此事試圖聯繫另外兩位當事人,但電話始終無人接聽。隨後,記者發簡訊將採訪意圖發送給二人,截至發稿時間,記者沒有收到任何回復。此外,潁河東路派出所所長表示,此案目前已進入司法程序,不方便接受採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