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關注蘭州非物質文化遺產魏懷堂鐵芯子傳承者

關注蘭州非物質文化遺產魏懷堂鐵芯子傳承者

一台製作完成的鐵芯子,高度約5米。

說起鐵芯子,很多人並不熟知,甚至是第一次聽說。它是在蘭州市皋蘭縣流傳的一種民俗文藝活動。在鬧社火的隊伍中,把5—8歲的小男孩、小女孩裝扮成某一故事中的人物,分兩層或者是三層固定在鐵支架上,從遠處看,就像是小孩子懸在空中,設計特點奇巧、驚險。它是皋蘭社火中最有特色的一種表演形式,早已被列入蘭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可是,越來越多的人並不願意將這門歷史悠久的傳統技藝傳承下去,在鐵芯子面臨失傳的情況下,皋蘭縣人魏懷堂挑起了這份責任。

製作過程紛繁複雜

在皋蘭縣什川鎮上泥灣村,魏師傅和他的團隊要現場製作一個兩層的鐵芯子,以演示、還原鐵芯子的整個製作過程。說起製作鐵芯子,可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它包括「紙活兒」(主要是剪紙藝術)、木匠活兒、鐵匠活兒等多個行當,從最初製作鐵支架開始,一座鐵芯子通常要20多人的團隊齊心合力才能完成。而「裝」鐵芯子,也少不了十來個人一起忙活,「裝」好一座鐵芯子,全部過程得十多個人一起忙活3個多小時。

說起這鐵芯子的製作,第一步當然是設計草圖。草圖當然是魏懷堂早就設計好的,翻看他的草圖本,上面有不少兩層或者是三層的鐵芯子設計草圖,他說平常看電視或睡覺時,只要是有靈感,就會立刻先把想到的畫在本子上,然後再慢慢修改和完善。

皋蘭鐵芯子在製作工藝上講究安全、美觀、舒適,根據每台鐵芯子的內容設計,在最下端受力集中的部分選用較粗的鋼管鋼筋鉚焊,上部則用較細的但可承受很大重量的小鋼筋焊接,符合力學原理,這也是從孩童的安全考慮設計的。說起被放置在「空中」的孩子,魏師傅的選擇標準可高著呢。從安全性上講,兩層的架構上,兩邊孩子體重必須一樣,並且孩子們的長相還要好看,方便戲曲化妝。

用紙剪出刀穂,再用針線縫在道具刀上。每一個環節,魏師傅都非常重視,他說在製作過程中,每一步都很重要,只有每一步都做好了,才能保證最後鐵芯子的完美呈現。

多種原因致使發展困難

追溯「鐵芯子」的起源,有一種說法是傳自於山東,由山東水煙商引進。還有一種說法是傳自於陝西、河南、安徽等地,由涼州商客引進。更有一種說法是傳自於天水的「女媧造人」之說。魏懷堂本人而言,他更傾向於人類之祖、大地之母女媧娘娘的造人傳說:女媧娘娘用樹枝挑起泥人往空中一拋,便有了現在的人類(詳見天水大地灣文化遺址)。即使是帶有這樣的吉祥色彩,鐵芯子發展到現在仍遇上了瓶頸。

在皋蘭,有不少家長不願意讓自家小孩去扮演「鐵芯子」上的戲曲人物,一方面是孩子被放置在那麼高的地方,家長肯定不放心,得全程陪同。這一揪心,通常得幾個小時,等到表演結束,孩子們被放下來,家長懸著的心才能「落地」。另外一方面,一般鐵芯子的表演都是在過年期間,現在許多農村人都去城市打工了,過年期間會讓孩子去城裡團聚,能參加「鐵芯子」表演可供選擇的孩子越來越少,這也成為令他頭疼的事兒之一。

他和他的團隊皋蘭秦之夢鐵芯子非遺傳承社所製作的「出五關」是兩層的,製作的過程花去了大約3個小時的時間,這3個小時,孩子的家長也在一邊陪同,這還不算,要是真正的演出,孩子們在上面呆一天,家長的心也要懸一天。化妝的時候,作為反串扮演劉備的小男孩兒的家長,朱莉萍雖然擔心,但還是同意了孩子參與。「給孩子從小一個鍛煉,也算是玩一玩,讓孩子開心一下。怎麼不擔心?那麼高的,也危險。全家人都全程陪著孩子,無論如何,都是把孩子的安全放在第一位上。」

面臨瓶頸,一代一代往下傳

對鐵芯子「情有獨鍾」的魏懷堂還成立了鐵芯子傳承社,就是想要鐵芯子走「產業化」的發展路子,讓更多的人能了解鐵芯子的個中精妙,既傳承,也要求發展。以前鐵芯子一年到頭只在正月十四、十五、十六演3天,現在,只要有演出機會,魏懷堂都帶著他的團隊去演,他想讓更多人知道,這是蘭州市非物質文化遺產。這麼好的東西,得讓更多人了解、喜愛。

要將鐵芯子做到產業化就需要資金支持,令魏懷堂沒有想到的是,他的想法得到了文化主管單位的支持。皋蘭縣文化和體育局副局長陳大名在關於鐵芯子的發展上,是持絕對支持的態度,他說:「鐵芯子是一種傳統技藝,按照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分類屬第九類,同時結合了戲曲,包含力學、美學等多種學科,以人物故事來表達勞動人民的心情,所裝扮的任務多倡導的是忠義、孝道、愛心、誠信等,通過裝扮表演,對人們的教育意義是非常好的。」

現如今,鐵芯子有了發展的好時機,既有傳承人的不懈努力,也有當地政府的支持,相信奇巧驚險的鐵芯子會發展得更好。蘭州晚報記者劉怡麟文/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