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吳少博律師普法回顧涪城禁養區的畜禽養殖場(戶)已關停587家

吳少博律師普法回顧涪城禁養區的畜禽養殖場(戶)已關停587家

【事件回顧】

近年來,涪城區委、區政府牢固樹立生態紅線意識,堅持「慎重發展農家樂、慎重分散建房、慎重發展規模養殖業、慎重發展農產品加工、慎重規模流轉土地」的「五個慎重」原則,正確處理髮展與環保關係,明確各級黨委政府、職能部門、基層幹部環境保護責任,在全區掀起了一場以生態環境問題為導向的「綠色風暴」。

昨(23)日,據相關信息了解到,截至目前,涪城禁養區的畜禽養殖場(戶)已關停587家。

關於禁養政策,很多養殖戶,可能就想不明白了 ,為什麼說違法就違法,說拆除就拆除了呢?

那麼最新禁養區養殖場搬遷怎麼補償,有哪些賠償項目

養殖場搬遷 禁養受損應予以補償、

國務院法制辦公室官方網站全文公布《畜禽養殖污染防治條例(徵求意見稿)》,徵求社會各界意見。據了解,該條例的出台是國內首部針對畜禽養殖污染防治方面的法規,畜禽養殖污染防治擬不簡單採用工業污染治理的制度和措施。

《畜禽養殖污染防治條例(徵求意見稿)》共六章三十六條,分別從立法目的、政府職責、監管體制、禁養區、限養區、養豬場建設要求、配套環保設施、排污要求以及拆遷補償等各個方面做了詳細規定。

為加強對特殊區域的環境保護,條例第10條、第11條規定,在飲用水水源保護區、風景名勝區等區域禁止建設畜禽養殖場、養殖小區。地方政府可以根據實際需要,劃定本地區的畜禽養殖品種、規模、總量等限制養殖區域。

為盡量降低養殖成本,促進養殖業健康發展,條例第12條規定,新改擴建畜禽養殖場、養殖小區要依法進行環評,環評文件要包括廢棄物綜合利用方案和措施,同時授權環保部商農業部確定需要進行環評的養殖場、養殖小區的範圍和規模。

針對養殖場比較關心的拆遷補償問題,條例第25條規定,因畜牧業發展規劃、城鄉規劃調整以及劃定禁止養殖區域、限制養殖區域,或者因畜禽散養密集區域整治,確需關閉或者搬遷現有畜禽養殖場所,致使畜禽養殖者遭受經濟損失的,由地方人民政府予以補償。

畜禽養殖污染防治設計了有別於工業污染治理模式,著重體現「以獎促治」的管理思路:條例第26條、第27條、第28條分別規定了對污染治理設施的資金支持;生產、運輸、銷售、使用畜禽養殖廢棄物有機肥產品,購置、使用廢棄物收集、處理、利用設備的稅收優惠政策;利用畜禽養殖廢棄物生產有機肥、發電、製取沼氣的價格優惠政策等。條例第30條規定,對於標準化養殖場、養殖小區支出的建設項目環評收費,由各級地方政府給予補助。條例第31條規定,養殖場、養殖小區在達標排放的基礎上,自願進一步消減排污量的,由縣、鄉政府給予獎勵,並優先列入畜禽養殖發展相關資金扶持範圍。、、

養殖場拆遷補償標準

《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條徵收土地的,按照被徵收土地的原用途給予補償。

1、徵收耕地的補償費用包括土地補償費、安置補助費以及地上附著物和青苗的補償費。

徵收耕地的土地補償費,為該耕地被徵收前三年平均年產值的六至十倍。徵收耕地的安置補助費,按照需要安置的農業人口數計算。需要安置的農業人口數,按照被徵收的耕地數量除以征地前被徵收單位平均每人佔有耕地的數量計算。每一個需要安置的農業人口的安置補助費標準,為該耕地被徵收前三年平均年產值的四至六倍。但是,每公頃被徵收耕地的安置補助費,最高不得超過被徵收前三年平均年產值的十五倍。

2、徵收其他土地的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標準,由省、自治區、直轄市參照徵收耕地的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的標準規定。

被徵收土地上的附著物和青苗的補償標準,由省、自治區、直轄市規定。

徵收城市郊區的菜地,用地單位應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繳納新菜地開發建設基金。

3、依照本條第二款的規定支付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尚不能使需要安置的農民保持原有生活水平的,經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批准,可以增加安置補助費。但是,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的總和不得超過土地被徵收前三年平均年產值的三十倍。

國務院根據社會、經濟發展水平,在特殊情況下,可以提高徵收耕地的土地補償費和安置補助費的標準。

哈爾濱「被拆」養殖場維權成功,補償數額提高一倍

【案件回顧】

哈爾濱阿城區某養殖場在阿城區某木業企業用地範圍之內,由於該木業企業生產規模的擴大,需要將包括某養殖場在內的其他該範圍內的用地企業徵用,在沒有辦理相關拆遷手續的前提下,由阿城區房地產事業局出面找某養殖場及其他用地範圍內的企業商談補償問題。

按照其提供的補償標準,該範圍的企業分為有照房和無照房兩種;其中有照房每平方米按照3500元的標準進行補償,無照房按照每平方米2300元的標準進行補償。委託人的養殖場約佔地4000餘平米,建築面積為3200平方米,其中無照房860平方米。經過將近八個月的維權,當事人獲得2000餘平方米的兩層商鋪置換、800平方米的住宅補償,另外還得到停產停業損失和貨幣補償約300餘萬。這樣委託人的有照房與無照房的補償達到約每平米7000元,約合2200萬餘元,遠遠超過其他被拆遷企業獲得的補償,超過拆遷方最初提出的補償一倍多。

【律師總結】

第一、法律程序運用得當。

在漫長的談判交涉過程中,拆遷工作人員與委託人及律師商談數次,在無果的狀態下,阿城區政府以委託人的養殖場土地使用權用途變更為由,吊銷委託人的土地使用權證。委託人及律師並沒有因上述情況慌亂無措,及時利用複議程序撤銷區政府的吊銷土地使用權的具體行政行為,給拆遷方以法律程序上、實體上的沉重打擊,打擊其氣焰,助我聲威。

第二、 委託人心態平和,鬥爭策略以及鬥爭意識明確,堅定的依靠法律,相信法律。

委託人對團隊律師十分信任,雙方配合默契。拆遷期間,各種風聲,強拆、偷拆、不給獎勵、降低補償價格等風言風語甚囂塵上,委託人在律師的解釋及開導下堅定信念維權到底,沒有因上述恐嚇、引誘信息倒退半步,從而達到滿意維權效果。通過該委託人的經歷我們可以充分體會正義可能會遲到,但終究會來。

第三、鬥爭策略程度把握合情合理。

在整個拆遷過程中律師給委託人的鬥爭策略、建議始終領先拆遷方一步,以至於拆遷方的每個招數都在律師和委託人的預料中,佔得先機,及時採取回擊措施,完成鬥爭過程,獲得滿意效果。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