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上官婉兒或與公主同被殺 屍體遭亂兵侮辱

上官婉兒或與公主同被殺 屍體遭亂兵侮辱

招魂葬是虛擬的葬禮,是在屍首全無情況下為了禮數不得已而為之,朝廷不會輕易進行。作為罪人的上官婉兒即使當時屍體已經找不到,朝廷也不會為其行什麼招魂葬。當然婉兒的墓中究竟有無屍骨,以及墓的情況究竟如何,還有待考古發現以證明。

上官婉兒其人其事早先曾編入話劇,又因近年電視劇的播出,以致一般百姓都耳熟能詳。墓的發現使得其生平及葬事再次進入人們的視野,引起了不少的關注。但目前的報道十分簡略,從中僅能知道其墓距唐長安城約二十五公里,形制是帶有五個天井的單室磚券墓。但室內無棺槨,僅發現少量性質未定的碎骨,並存有一方楷書墓誌和志蓋。墓誌記載其葬於景雲元年(公元710年)八月,志蓋上題「大唐故昭容上官氏銘」,表明其人確實是以二品的昭容入葬。其室內並無盜洞卻破壞嚴重,以此為上官婉兒的葬事留下了諸多懸念。

史書關於婉兒的死記載很簡單,只說韋后和安樂公主毒害中宗,婉兒作為同黨也深陷其中。只是她早因節愍太子李重俊謀反事看出依附韋氏不是長久之計,所以「自是心附帝室,與安樂公主各樹朋黨」。當其年六月庚子(二十日)李隆基沖入宮中時,她拿出之先草擬的遺制,表示已有使相王(李隆基父、中宗之弟睿宗)參政的謀畫,卻仍然沒有獲得赦免而被當即「斬於旗下」。

其後婉兒的葬事如何,完全沒有記載。但是《舊唐書·后妃傳》說韋后與安樂公主被梟首展於東市,「翌日,敕收后屍,葬以一品之禮,追貶為庶人。安樂公主葬以三品之禮,追貶為悖逆庶人」。「翌日」就是明日,唐朝的帝王后妃陵墓都是死後再建,雖然被殺被貶,但是既然按品禮葬,再草率也不能第二天即辦,所以次日收屍后入葬大概還等了一段時間。根據記載,韋后貶為庶人的詔書是在睿宗即位后的景雲元年七月乙亥(二十六日)頒下,下令禮葬大體在此同時。婉兒如何入葬不知,但以二品入葬的決定恐怕也是在這個時候,真正完成葬事可能在八月以後,所以婉兒的墓誌如果說在八月時間是吻合的。

只是三人雖然都是所謂「禮葬」,但非正常死亡下的屍首存留就不好說了。包括睿宗的詔書也說「親有遷幽之義,無戮辱之典。倉卒之時,亂兵所及,致不以禮,深用憮然,宜矜罪戾,且慰泉壤」,可見當時都有「戮辱」之實。但凡反抗朝廷,有「悖逆」罪名的人,在唐律是列入「十惡」之中,大體都是沒有好下場的。高宗、武則天以來尤其殘酷。

例如唐初外戚、功臣柴紹的兒子柴令武尚巴陵公主,永徽中公主和房玄齡兒子房遺愛謀反,令武連坐。朝廷「遣使收之,行至華陰自殺,仍戮其屍,公主賜死」,是人死了屍首也要再戮一遍。高宗朝宰相郝處俊,自己死時非常風光,不但高宗親至「光順門,舉哀一日不視事」,給與高額的賻贈,而且令百官赴哭,給靈轝並將家口遞送還鄉,官供葬事。但是由於他的孫子郝象賢坐事伏誅,臨刑言多不順,招致則天大怒,令斬首后再支解其身體,併發其父母墳墓,焚燒屍體,郝處俊也被斫棺毀柩。武則天時李世勣的孫子徐敬業起兵反叛,兵敗后被追削祖父官爵,剖墳斫棺,複本姓徐氏。一人犯罪牽連已葬的父祖都被毀屍滅跡,本人的屍首自不用說。

還有武三思與武崇訓父子被節愍太子李重俊所殺,重俊失敗又被左右殺害。中宗將其首獻於太廟及祭三思、崇訓之柩。但是李隆基取勝后,不但活著的「武氏宗屬,誅死流竄殆盡」,而且追削武三思父子的官爵謚號,「斫棺暴屍,平齊墳墓」。竇懷貞諂事韋后和安樂公主,取韋后乳母為妻,號稱「國■」(■意為父),韋氏敗后他投奔太平公主,結果公主與李隆基矛盾激化,欲謀作亂事泄,懷貞懼罪,投水而死,追戮其屍,改姓毒氏。足見政治鬥爭你死我活,斫棺戮屍是常見的報復手段。

更何況看看上官婉兒死時的情況,也不難得知宮廷內外殺戮現場的混亂。據說李隆基聯合了羽林軍首領葛福順等攻入玄武門,殺死三人後,又分遣萬騎收捕韋后餘黨。當時不僅中書令宗楚克及其弟、左僕射韋巨源被殺,馬秦客、楊均、葉靜能這些韋氏徒黨也被梟首,而且兵部侍郎崔日用還率軍殺入韋氏親族聚居的城南杜曲,「襁褓兒無免者,諸杜濫死非一」。杜曲、韋曲是門宗強盛的韋、杜兩大家族的聚居地,民間歷來有「城南韋、杜,去天尺五」之說。其時韋氏被滅族,連杜氏也無辜受害,官兵大開殺戒,嬰兒不免、血肉狼藉的場面可以想見。且兵眾踐踏之下,首罪者的頭顱、屍身能否存留更是一個問題。

另外,如果沒有朝廷的允許,無論家屬或親戚朋友都是不敢光明正大去收屍的,當然也不能舉行切合本人級別身份的葬禮。韋后及安樂公主的收葬乃朝廷明令,上官婉兒恐怕也不例外。其墓葬和墓室、俑人等都是二品的規格,而且磚券的墓室在短時間內修成也要費不少人力人工,如若不是朝廷下令,有關部門按制執行,是不可能有此規模設施的。其葬事應當是完成的,只是其屍身是否保存完整不得而知。

其實,即使本人屍身完整,棺柩俱全,也難保一定能入土為安。因為不但子孫犯罪殃及父祖,即自身由於某些政治原因或者死後發現罪責也可以被斫棺棄屍。上官婉兒沒有直系親屬,受後世牽連的可能性似乎不大,但是否會由於其他原因而墓室被官家所毀呢?須知在此之後不久還有一樁公案,這就是武則天之女太平公主的企圖政變和最終被殺。

史書說太平公主多權略,武后以為「類己」,婉兒由於武則天之故,與太平的關係自然密切。太平公主於中宗朝權柄不殊,中宗崩后,立溫王重茂為太子,以韋后和相王輔政的遺制就是由太平公主和婉兒同擬。玄宗朝宰相張說在為婉兒文集題序的最後說:「鎮國太平公主,道高帝妹,才重天人,昔嘗共游東辟,同宴北渚,倏來忽往,物在人亡。憫雕管之殘言,悲素扇之空篋,上聞天子,求椒掖之故事;有命史臣,敘蘭台之新集,凡若干卷列之如左。」意思是太平公主由於昔日的同行共處,悲憫婉兒的死亡,痛惜其才情的流逝,故以保存宮廷故事為名,請求皇帝將其著作收為文集。也就是說,婉兒的文集其實不是常說的由唐玄宗,而是由太平公主在其死後不久就提出編纂了,時在太平被殺之前,可見兩人感情之深。太平公主被玄宗及其手下認為是凶滑無比,相比韋后和安樂,對玄宗政權更有切身之害、錐膚之痛。那麼,玄宗會不會因為發現婉兒與太平勾結的更多罪證,或者從對太平的憎恨殃及婉兒,追加其罪而下令再行拋棺棄屍呢?當然這樣說目前尚無依據,只是一種揣測罷了。

總之,李、武政權的帝位和奪權之爭一直延續到玄宗朝,其間跌宕起伏,驚心動魄,參與者的命運自然因政變而死生。不過大多數政敵常常不是直接被殺,而是被放逐遠地,歷來對重大犯罪也都是如此,皇子王孫概不例外。武則天時代李氏子孫就多被放逐遠州,他們常常是流放后再被殺,或者因條件艱苦而病亡。而一旦貶官流放,本人及家屬無論生死,沒有朝廷的赦免是不能回到京師的,所以死後大多也只能葬在貶所,只有獲得朝廷批准才能將棺木或屍骨重新遷歸京師。

中宗至玄宗是為流貶者平反最多的時期,皇族或外戚被平反遷葬后,往往重新舉行隆重葬禮。章懷太子李賢和中宗李顯都有過流放的歷史。李賢被流於巴州,死於武則天酷吏丘神勣之手。雖得追封雍王,但直到中宗反正,才由其子迎柩還京。睿宗景雲二年(711),又被追贈太子。據他先後的兩方墓誌說,朝廷派遣金紫光祿大夫、衛尉卿楊玄琰和正議大夫、太子率更令賀蘭琬為其監護喪事,冊贈司徒,陪葬乾陵,自京給鼓吹直達墓所,說明葬禮是按照皇帝下詔葬事、有護喪使的「詔葬」標準進行的。其妃房先忠之女也得合葬。房先忠之女是高宗親自看中配與李賢為妻的,但從不久前公布的房先忠墓誌來看,他卻受李賢牽連流配五嶺之外的辯州。死後「崎嶇靈櫬,狼狽荒陬」,雖然被千辛萬苦歸返鄭州,卻只能「權殯道側」,直到中宗景龍二年(708),才得與妻子合葬,歸入其父房仁裕陪葬昭陵的墳塋旁。

無獨有偶,中宗的岳家韋氏也未能倖免。韋後父玄真被配流欽州,其子四人也死於容州。中宗復辟后,與韋后親自為岳父全家舉行遷葬之禮。可以知道的是,當時不僅贈後父為太師、酆王,所謂「廟號褒徳,陵號榮先」,竟給以帝王陵、廟的名義;韋后的兄弟們也都封王陪葬。韋后弟韋泂的墓誌記載了為其送葬的儀式。葬禮不僅有喪事官給,賻贈粟帛等優厚待遇,且竟用了禮部尚書韋溫、太子詹事陸頌、秘書監虢王李邕、試雍州司馬崔日用等四人護喪,唐朝皇帝下詔葬事一般只有護喪使二人,護喪使一次用四人的規格極為少見。墓誌還誇耀了葬事「賜東園秘器,葬日給班劍卌人,羽葆鼓吹儀仗,送至墓所往還。長安調卒,將作穿土。會五月之侯家,交兩宮之節使。車徒成列,達靈文之寢園;鐃吹相喧,震京兆之阡陌」的諸般待遇和熱烈氣氛。「長安調卒,將作穿土」,是說喪事鹵簿皆由官給兵卒組成,並由將作監為之造墓。班劍卌(四十)人和羽葆鼓吹儀仗也是給詔葬大臣的最高禮遇。可見葬禮處處踵事增華,帝子皇孫也無從相比。為給其送葬,不但大臣都排列在城西青門之外,中宗和韋后也親赴長樂宮等著喪車經過。更奇特的是,葬禮竟然還為韋泂選配了崔道猷女以行冥婚,可以說已是遷葬儀式的登峰造極。

當然,對絕大多數歸葬的官員來說,並不會有這樣的榮耀。他們最多只是獲得贈官,而未必會有經濟補償和重大儀式。相反,他們的棺柩及其家屬的回歸往往歷經千辛萬苦,甚至要動用所有身家積蓄並藉助親朋之力。但是對家族而言,能夠將屍柩遺骨遷返另葬已經是最大的心愿,不僅唐前期如此,唐後期也是如此。唐朝的著名宰相如長孫無忌、褚遂良、劉晏、宋申錫、李德裕等也都有著被殺被貶,而終究棺柩回歸的過程。唐代風俗,特重歸葬。犯罪官員的遷葬回歸,也成為其中引人注目的特殊一景。

回過頭來再說上官婉兒的葬事。婉兒的葬事自然與平反遷葬等無關。但是,墓葬中棺木全無的情況確實給人留下了疑問。我們已經談到了屍體可能不全或者棺木被毀的情況,那麼唐朝有沒有墓冢中確實不見屍骨的實例呢?這就要說到一種特殊的葬式——招魂葬。

招魂葬由來久遠。傳說黃帝有衣冠冢在橋山(在今陝西黃陵縣北),後世即將無屍骨的招魂葬作為一種葬式。據說漢高祖起兵野戰,其父母喪於黃鄉,天下平定后,乃使使者以梓宮招魂幽野。漢以後朝廷、民間都有行之,儘管歷代禮家多有非議,但史書的記載卻說明招魂葬歷久不絕。

唐朝廷的招魂葬是起自中宗和思皇後趙氏。趙氏是中宗為太子時所納的妃。母高祖女常樂公主,為武則天所惡,妃也被幽禁廢死。其父趙瓌參加越王貞謀反被殺,常樂公主坐死。神龍元年贈后謚為恭皇后。中宗既崩將葬定陵,必須選擇陪祔的皇后。時韋后已得罪,定議改后祔葬,追謚「和思」。但皇后原來葬在何處已經不知道了,所以決定實行招魂祔葬之禮。太常博士彭景直上言,說古無招魂葬之禮,不可備棺槨和棺車。宜據《漢書·郊祀志》所言葬黃帝衣冠於橋山的故事,以皇后褘衣(禮服)於陵所寢宮招魂,置衣於魂轝(即安置靈魂牌位的車)上,以太牢告祭。並將衣移放寢宮,置於御榻之右,再以衾被覆蓋而祔葬,於是最後的葬禮就這樣形成了。

此後可以知道的是,睿宗即位后,為他的兩位妃子,即昭成、肅明二后也舉行了同樣的葬禮。二妃都是被武則天所殺,景雲元年追謚皇后,將招魂葬行於東都洛陽城南,分別葬入靖陵和惠陵。睿宗崩,均被遷祔橋陵。還有唐後期憲宗為其曾祖母沈氏也舉行了類似的儀式。沈氏是代宗妃、德宗母,安史之亂中失散洛陽,生死未卜,德宗即位多年尋訪未果。故憲宗永貞即位,在舉辦德宗葬禮時,也為沈氏的魂靈找到歸宿。這就是事先準備好皇后褘衣一副,在為德宗送葬的同日為曾太皇太后沈氏發哀,令內官以褘衣置於幄內,並擇日將其祔廟,並祔於代宗元陵寢宮,其祔葬之意是與上面相同的。

招魂葬是虛擬的葬禮,是在屍首全無的情況下,為了禮數不得已而為之,朝廷不會輕易進行。以上幾位皇后的死完全是因宮廷政爭或者戰亂所導致。為她們舉辦招魂葬也是為其正名和複位,這與上官婉兒的情況完全是相反的。可以說,作為罪人的婉兒即使當時屍體已經找不到,朝廷也不會為其行什麼招魂葬。當然婉兒的墓中究竟有無屍骨,以及墓的情況究竟如何,還有待考古發現以證明。不過若能因此更多地復原一段唐朝真實的歷史,婉兒墓發掘的價值也就可想而知了。

本文作者:吳麗娛,原題:《唐代的「罪人」葬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