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農服步入搶地盤時代:金正大、史丹利、58同城火拚開啟,誰是玩票者?】

【農服步入搶地盤時代:金正大、史丹利、58同城火拚開啟,誰是玩票者?】

農業行業觀察 nyguancha.com

( ID:nyguancha )

早在2015年的中央「一號文件」指出,要加快構建新型農業經營體系,引導土地經營權規範有序流轉,創新土地流轉和規模經營方式,積極發展多種形式適度規模經營,鼓勵發展規模適度的農戶家庭農場,完善對糧食生產規模經營主體的支持服務體系;要求推進農業產業化示範基地建設和龍頭企業轉型升級,鼓勵工商資本發展適合企業化經營的現代種養業、農產品加工流通和農業社會化服務。

農服,又一個新業態的誕生。

其實,農服的名詞解釋:農民服務、農業服務的意思。如此比較好理解。

目前,全國農業公益性服務機構達到15.2萬個,經營性服務組織超過100萬個,涵蓋了農業生產的諸多環節。

農業部市場司司長唐珂表示,未來農業社會化服務市場規模將超過2萬億元,但農業服務卻存在「一公里」瓶頸。

據農業部門調查,各地基層公益性農技服務隊伍普遍存在人員老化、素質偏低、結構不合理等問題,導致農技服務難以到達最後一公里。以河南省為例,縣鄉兩級農技推廣機構中,農技人員45歲以上的佔到37%,而35歲以下人員僅佔22%。而對於經營性服務機構,由於競爭壓力大、市場空間小、盈利能力弱等問題,不少農機和植保服務隊往往難以僅靠農機或植保服務維持運轉。

同時,農業服務市場將迎來井噴,2020年市場容量超8000億。

因此,農資大咖企業、互聯網公司看到農業服務的機會,紛紛切入農業服務領域。

大佬分羹農化服務市場 誰在玩票!

1金正大——農化服務:作為老牌農資企業——金正大公告,公司決定以自有資金7億元人民幣設立全資子公司金豐農業服務有限公司(簡稱「金豐服務公司」),在各主要的農業種植區域,建立千家縣級金豐公社農業服務機構,為種植農場、農民合作社、種植戶等提供諸如土壤修復、全程作物營養解決方案、農作物品質提升、農機具銷售租賃、農技培訓指導、機播手代種代收、品牌農產品產銷對接、農業金融等全方位的農業服務。為農民和農業提供便利、快捷、一站式的增產高效綜合農業服務,為實現種植業解決方案提供商奠定基礎。預計規劃建設農化服務中心300家,其中募集資金建設100家,目前100家農化服務中心正在建設,預計100家農化服務中心年底建成。

2、史丹利——農化服務:2015年史丹利公司擬出資5億元設立史丹利農業服務有限公司,通過對外投資、合資合作等方式為種植大戶、農業合作社、家庭農場等提供綜合性農業解決方案。公司表示,此舉順應了農業發展的新形勢和土地流轉的發展趨勢,有利於促使公司從肥料製造商向農業服務商的轉型升級。

該農業服務公司將向種植大戶、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等提供包括種子、化肥、農藥、農業技術與服務、農用機械等服務的綜合性農業解決方案,同時開展糧食收儲、糧食加工銷售等業務。通過開展上述業務,以期提升服務對象的農業種植效率、提高農業種植收益,促進農業有序發展,同時也促使公司從肥料製造商向農業服務商的轉型升級。

3、58農服——農村信息服務:姚勁波的眼睛也盯回了農村,他表示,目前國內尚缺少專門針對農村的互聯網領域的好服務,讓他們能通過平台掙錢、脫貧。「58集團近年來已經開始布局農村互聯網市場,這就是農村版的58同城,主要解決1至10公里的農村信息孤島問題,農民可以免費發布各類便民生活信息。」

姚勁波表示,58農服實際上只是58布局農村互聯網市場的其中一步。未來58集團會進一步推進「58同村」。

4、幫農忙——農機手服務平台:是一家能夠通過手機,幫助農戶找到價格更便宜、服務更好的農機手的農業服務平台。據該公司負責人劉澤龍介紹,在幫農忙的農機手調度平台上,有22萬全國跨區作業的收割機農機手,幫助農戶進行小麥、水稻、玉米的收割工作。通過系統根據位置、時間自動匹配收割機。幫農忙平台能夠幫助農機手減少等活兒的時間,減少轉移作業場地的距離。

6、樂農道——施肥解決方案:2016年開始,樂農道成立了山東種植大戶科技聯盟,為大戶們免費測土配肥,根據土質提供從廠家的肥料團購。「實現了化肥的大規模定製」。而參與聯盟的大戶,因為是從廠家直接採購,減少了縣級、鎮級兩級經銷商的加價,能夠拿到比過去便宜30%的化肥。

該平台不僅為農戶提供化肥,更重要是根據大戶的土質情況,測土配肥,不同土質配備最適合的成分配比的肥料。從而保證農戶在不增加化肥支出的情況下實現產量的增加。

7、豐信公司——種植解決方案:豐信公司也在進行自己的探索。在山東濱州、日照等地區,豐信公司不僅為農戶銷售農藥、化肥,還承諾農戶,只要按照豐信的種植方案執行,保證增產10%。

豐信公司脫胎於一家有十多年歷史的農藥企業,但是和過去賣產品完全不同,如今的豐信不再按照銷售產品來收費了,轉而按照不同作物的全程投入品設計了不同的套餐,農戶只需要選擇套餐,而不用管用了多少藥物、多少化肥。按照這個套餐,能保證全程的藥物和肥料供應。但是用什麼葯,用多少肥料,什麼時候用,都是豐信的農技師來指導進行,農戶自身不用操心。

原因是什麼?

1、大環境所迫

2015年,受市場需求、經濟環境等多方面因素影響,農藥、肥料等行業出現了旺季不旺、淡季更淡的熊市行情,主要表現為需求總量下降、產品庫存增加、貨款回籠緩慢、經濟效益下滑,關鍵是經銷商左右當地市場。由於經銷商缺乏推廣能力,新產品、新技術等推廣應用嚴重滯后,導致老產品市場萎縮,新產品市場不暢。

2、生存必然

對此,業內已認識到,農資的真正需求者已由農業散戶轉變為服務組織,農資生產企業、經營企業必須向服務組織靠攏,否則,其市場佔有率會越來越小,甚至可能被逼退出市場。

農資企業涉足農業社會化服務的模式可以有「自建組織」和「尋求聯盟」這兩種,目前這兩種模式在湖南都已有企業試水。

然而,目前政策層面對農業服務組織的扶持力度遠遠不如對農戶的支持補貼,存在「重農民輕組織」問題,所以農業服務組織尋求與農資企業、農資經銷商、農機企業的聯合,也是生存的必然選擇。

現代農業的發展方向,就是實現種肥葯機一體化,這就需要由專業化服務組織為種植業者提供一站式全程服務,需要種植、農藥、肥料、植保機械生產企業與服務組織實現深層次合作。

農資行業近20年來獲得飛躍發展,成為了世界最大的化肥和農藥生產國、消費國,但居然沒有出現一家與之相匹配的大型農化服務類公司。這不僅表明作為支農行業的農資行業在服務模式上明顯滯后,也與現代農業不斷催生的多元化需求是相脫節的。

3、種植業發展必然

隨著推行土地改革,土地流轉和土地逐漸集中之後,大田成趨勢。然而帶來的種植技術問題、盈利問題成為大田經營者的2大痛點。所以,如何施肥效果更有效、管理方法更合理成種田大戶的主要需求。

農化服務成為種田大戶的迫切需求與吶喊。

農服領域:無老大 、無領頭羊

在國外,農化服務類公司不僅規模大,而且盈利能力極強。澳大利亞Landmark公司和美國CPS公司都是全國知名的一站式農化服務專業公司。在美國,農民無不知道CPS公司,CPS通過一站式服務這種商業模式掙了大量的錢,公司年收入的三分之二來自於服務收益。

農資行業走到今天,產品的競爭已經白熱化,各個企業之間其實在技術上已經無法建立壁壘,比拼的手段只剩下價格、品牌、規模和服務,而從當前看,農化企業在價格、品牌和規模競爭上用力最多,唯獨在服務模式創新上,幾乎沒有哪家龍頭企業有實質性進展,全行業仍舊停留在產品驅動的傳統階段。

但是,從未來看,農化服務領域將來一定會誕生若干家具備相當實力的公司,這是因為在經歷了技術、價格、品牌、規模等競爭階段后,決定未來的將是服務。誰在這個領域掌握了話語權,誰就掌握了用戶,也就掌控了產品銷售的市場。

隨著農業的進步和農村形勢的變化,今天農化服務的內涵已經極大豐富,簡單地羅列一下就包括:農資採購、收割、耕種、農產品收儲、農產品加工、農產品銷售、施肥、灌溉、植保、農機、金融、保險等。

在過去,基層的農化服務基本被農技推广部門包攬,但今天的農技推广部門囿於人財物,顯然不能滿足如此巨量的市場需求,未來一定是要發揮市場的力量,通過社會化服務來支持現代農業發展,在這當中,必然會有一批聚焦農業服務的公司崛起。這個過程或許會比較艱難,但是,沒有服務的帶動,單純的產品銷售未來將舉步維艱,所以農化企業有必要摒棄重營銷、輕服務的傳統模式。

賣產品的農服模式:難佔領市場

的農資行業迄今沒有一家大型的農化服務類公司,最根本的原因是受制於我們的發展模式。生產企業自不用說,即便是作為中間渠道的農資流通公司,本質上也還是通過產品銷售來盈利,而非從服務中挖掘利潤點。

目前階段,之所以多數農資公司無法從服務中獲得盈利,原因主要是我們提供的服務沒有擊中用戶痛點。打個比方說,很多人把賒銷、無償送貨,甚至請客吃飯作為服務的內容,這樣服務即便拉近了與用戶的關係,可能短時間內有助於銷售,但難以持續,因為你的服務沒有為用戶創造真正的價值,比如增產增收、降低成本、擴大農產品銷路等。

只有真正為用戶創造新的價值,這樣的服務才有可能讓農民願意付費。這方面的探索其實已經開始。比如航空植保,幫助農民減少了勞力投入,既可以帶動農藥產品的銷售,本身還可以收取一定的費用;再如農業金融的探索,解決種植戶資金瓶頸的同時,也盤活了金融資源,帶來新的收益。

未來!誰的天下

農資行業藉助新技術和新產品來驅動銷售的時代正在過去,未來產品本身很難構成一家企業的核心競爭力,農化服務的重要性將日益凸顯。

金融服務、科技服務和檢測認證服務,對於傳統農資企業而言:資金要求大、行業跨度大、門檻高,市場機會並不明顯。傳統農資企業的優勢在於:技術、產品、渠道和品牌。換言之,傳統農化服務才是傳統農資企業的優勢所在。

而未來的商業趨勢,產品利潤將越來越低,甚至趨於零,優質的農資產品將只是廠家和用戶發生關係的一個基本元素、門票、通行證而已。而利潤來源於服務、來源於其他形式的產品、來源於廠家搭建的生態平台產生的綜合利潤。未來針對規模戶、種植公司的利潤點是一系列解決方案(包括產品、技術),甚至是指標託管、勞務外包、生產外包,用戶在為整套服務買單,而不是產品。

「在未來,農業服務也一定是外包化,但呈現的狀態將和美國式的大農場作業方式不同。」星河互聯集團互聯網農業事業部合伙人吳威吳威認為,它一定是一個基於互聯網的,將分散地塊巧妙協作的,具備和環境相適應的高度柔性的協作網路。

這個協作網路具備強大的後台管理,融合了農業大數據、分享經濟、農資B2B、農業保險、金融等多個必要職能。但同時,這個柔性網路在農村的落地,也能適應農業人口的情況,能夠讓農民理解接受使用。

未來農服是一個整體協作的新業態,需要政府、企業、服務機構、市場的相互合作,單純希望藉助農服產品賣產品的企業必將無路可走。

如果您覺得本文不錯,請別忘了動動手指點擊右上角分享到您的朋友圈!

你會喜歡

【獨家專訪|「播種」信任,生態信任農業的發展之路——訪日本「有機農業教父」藤田和芳】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