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劉邦話裡有話,韓信言外有音:將將與將兵,孰難?

劉邦話裡有話,韓信言外有音:將將與將兵,孰難?

/華德陽

《淮陰侯列傳》中有漢高祖劉邦與韓信的一段對話:上(劉邦)常從容與信(韓信)言諸將能不,各有差。上問曰:「如我能將幾何?」信曰:「陛下不過能將十萬。」上曰:「於君何如?」曰:「臣多多益善耳。」上笑曰:「多多益善,何為我禽?」信曰:「陛下不能將兵,而善將將,此乃信之所以為陛下禽也。且陛下所謂天授,非人力也。」

可以說,上面這段對話火藥味特別濃。劉邦自認為自己比韓信強,而韓信又看不起劉邦;劉邦話裡有話,韓信言外有音。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此時此刻,韓信已經由王被貶為侯,且失去了兵權。

劉邦的發問分明是虛榮的表現,他想通過韓信之口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在率兵打仗方面,劉邦要比韓信差的多,那麼,明明知道這一點,劉邦為什麼還要在韓信面前談論「將兵」的事情幹嗎?是不是另有目的呢?

我想,劉邦對自己行兵打仗方面的本領是心知肚明的。在漢朝剛剛建立之時,他曾經當著群臣的面說:「連百萬之軍,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史記·高祖本紀》)雖然如此,但是他非常希望韓信這樣一個軍事天才來評價一下自己的軍事才能。誰不希望得到一位專家的認可呢?就像請名人為自己的著作寫序言一樣。但是,劉邦為什麼不早早地詢問韓信呢?是因為他知道韓信不是拍馬屁之徒,且韓信很「傲慢」,也許根本不把他劉邦放在眼裡。所以,在削了韓信的王號,奪了他的兵權之後,才試探一下韓信有沒有反叛之心。

(史上最有「戰力」三人組:張良、蕭何、韓信)

如果韓信是一個阿諛奉承之徒,也許不等劉邦發問,早就把「天下第一」的高帽子給劉邦戴上了。偏偏韓信快人快語,實話實說。這也包含了韓信的不滿和對自己才能的自信,不願服輸,但又不得不服輸。劉邦從韓信的話里也聽出了韓信的不滿和不恭,所以才咄咄逼人的笑問道:「多多益善,何為我禽?」此時雖面帶微笑,內心的慍怒已行於辭色,這讓韓信措手不及。但他仍然不把劉邦放在眼裡,一句「且陛下所謂天授,非人力也」,說明劉邦你的成功是天意,不是你劉邦個人奮鬥的結果;我韓信是個人的奮鬥,不是坐享其成。話里仍有不屑。

韓信「多多益善」的回答的確觸犯了劉邦的忌諱,說明韓信在人情世故方面又是幼稚的,他不該「批逆鱗」。劉邦的「從容」談話讓韓信信口開河,沒有顧忌。但劉邦的「笑問」還是令韓信警醒到自己的失言,於是慌忙改口,解釋道:「陛下不能將兵,而善將將,此乃信之所以為陛下禽也。」

俗話說「禍從口出」,可以說,此次君臣二人的談話是一次較量,但以韓信的失敗而告終,因為當劉邦得知韓信被呂后以「謀反」的罪名夷滅三族后,他是「且喜且憐」的。喜的是「功高蓋主」的心頭之人已除,憐的大概是韓信之才及其功成被殺的命運吧。

(劉邦與韓信:情商才是生存之道?)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