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李可染:山水畫的意境

李可染:山水畫的意境

學習臨摹書畫的絕佳資料管平湖 - 欸乃
00:0012:35

畫山水,最重要的問題是「意境」,意境是山水畫的靈魂。什麼是意境?我認為,意境就是景與情的結合;寫景就是寫情。山水畫不是地理、自然環境的說明和圖解,不用說,它當然要求包括自然地理的準確性,但更重要的還是表現人對自然的思想感情,見景生情,景與情要結合。如果片面追求自然科學的一面,畫花、畫鳥都會成為死的標本,畫風景也缺乏情趣,沒有畫意,自己就不曾感動,當然更感動不了別人。

在我們的古詩里,往往有很好的意境。雖然關於「人」一句也不寫,但是,通過寫景,卻充分表現了人的思想感情,如李白《送孟浩然之廣陵》的詩句:

故人西辭黃鶴樓,煙花三月下揚州。

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

這裡包含著朋友惜別的惆悵,使人聯想到依依送別的情景:帆已經遠了,消失了,送別的人還遙望著江水,好像心都隨著帆和流水去了……情寓於景。這四句詩,沒有一句寫作者的感情如何,尤其是后兩句,完全描寫自然的景色,然而就在這兩句里,使人深深體會到詩人的深厚的友情。

怎樣才能獲得意境呢?我以為要深刻認識對象,要有強烈、真摯的思想感情。

意境的產生,有賴于思想感情,而思想感情的產生,又與對客觀事物認識的深度有關。要深入全面地認識對象,必須身臨其境,長期觀察。例如,齊白石畫蝦,就是在長期觀察中,在不斷表現的過程中,對蝦的認識才逐漸深入了,也只有當對事物的認識全面了,做到「全馬在胸」「胸有成竹」「白紙對青天」「造化在手」的程度,才能把握對象的精神實質,賦予對象以生命。我們不能設想齊白石畫蝦,在看一眼畫一筆的情況下能畫出今天這樣的作品來,而是對蝦的精神狀態熟悉極了,蝦才在畫家的筆下活起來的。對客觀對象不熟悉或不太熟悉,就一定畫不出好畫。

寫景是為了要寫情,這一點,在優秀詩人和畫家心裡一直是很明確的,無論寫詩、作畫,都要求站得高於現實,這樣來觀察、認識現實,才可能全面深入。

畫不強調「光」,這並非不科學,而是注重表現長期觀察的結果。拿畫松樹來說,以畫家看來,如沒有特殊的時間要求(如朝霞暮靄等),早晨8點鐘或中午12點,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表現松樹的精神實質。像五代畫家荊浩在太行山上描寫松樹,朝朝暮暮長期觀察,畫松「凡數萬本,始得其真」。過去見一位作者出外寫生,兩個禮拜就畫了一百多張,這當然只能浮光掠影,不可能深刻認識對象,更不可能創造意境。如果一位畫家真正力求表現對象的精神實質,那麼一棵樹,就可以唱一出重頭戲。記得蘇州有四棵古老的柏樹名叫「清」「奇」「古」「怪」,經歷過風暴、雷擊,有一棵大樹已橫倒在地下,像一條巨龍似的;但是枝葉茂盛,生命力強,使人感覺很年輕的樣子。經過兩千多年,不斷與自然搏鬥,古老的枝幹堅如鐵石,而又重生出千枝萬葉,使人感覺到它的氣勢和宇宙的力量。一棵樹,一座山,觀其精神實質,經過畫家思想感情的誇張渲染,意境會更鮮明。

木然地畫畫,是畫不出好畫的。每一處風景都有其各自不同的特色,如同人的性格差異一樣。四川人說:「峨嵋天下秀,夔門天下險,劍閣天下雄,青城天下幽。」這話是有道理的。我們看頤和園風景,則是富麗堂皇,給人金碧輝煌的印象。一個山水畫家,對所描繪的景物,一定要有強烈、真摯、樸素的感情,說假話不行。有的畫家,沒有深刻感受,沒有表現自己親身感受的強烈慾望,總是重複別人的,就談不到意境的獨創性。

肯定地說,畫畫要有意境,否則力量無處使,但是有了意境不夠,還要有意匠;為了傳達思想感情,要千方百計想辦法。意匠即表現方法、表現手段的設計,簡單地說,就是加工手段。齊白石有一印章「老齊手段」,說明他的畫是很講究意匠的。

意境和意匠是山水畫的主要的兩個關鍵,有了意境,沒有意匠,意境也就落了空。杜甫說「意匠慘淡經營中」,又說「語不驚人死不休」。詩人、畫家為了把自己的感受傳達給別人,一定要苦心經營意匠,才能找到打動人心的藝術語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