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光山二高郭帥:樂守清貧 無私奉獻

光山二高郭帥:樂守清貧 無私奉獻

當我接到約稿的時候,其實我內心裏面是很拒絕的。第一是因為我不願意去回憶這三年的拼搏歷程,這三年我們共同經歷了太多太多的坎坷、彷徨、掙扎、痛苦,我們每個9班人心裏面都一清二楚,用我的筆寫出來別人也不一定會相信。第二是因為畢竟工作11年了,帶了7年的實驗班,在心智上我確實都成熟了許多,不想過於高調行事。記得13年當我知道易坤的成績可以被清華大學錄取,以及更勁爆的是何曉楠勇奪信陽市理科狀元時,我當時激動的有點像范進中舉一樣。而14年我首先通過省招辦知道了夏鬆鬆和虞志剛的成績和全省名次,並確認他們倆一定可以被北大清華錄取的時候,一顆懸著的心終於稍稍放下,緊接著下午當我知道信陽市理科狀元又再次出現在我班的時候,這種情況雖然比中彩票的概率還要低,而且居然還是駱祥民,再後來就是張暉和黃仁龍兩人的成績,但是我的反應比13年平靜了許多,也許這就是成長,這就是二高實驗班歷練的結果。2017年的6月24日,當我通過北京大學招生辦老師知道我們班有5個學生的名次在全省比較靠前,肯定可以被北大清華錄取的時候,我居然平靜到把手機調整為飛行模式,不願意跟外界有任何的聯繫。

時光荏苒,轉眼間我又送走了一屆學子。對於高中這三年的教學歷程,我有著太多感慨和別樣收穫。本屆的光山二高9班見證了我們整整三年來的拼博努力,記錄著我們的昂揚志氣,印刻著我們青春的無悔和熱情。回想起來真的覺得今天的自己都被昨天那個拚命努力的自己感動了,在若干年後的某個茶餘飯後,我們仍可以細細品味,懷念那段不朽的青蔥歲月並深深感激它們,是那段堅守讓現在的我如此優秀,卓爾不群。這三年特別是最後一年所有的同學你們也真的儘力了,當聯考結束的那一刻,我個人認為無論這三年的結果如何,既然我們已經儘力了,就無須後悔,真心實意腳踏實地走過並堅持到最後,不拋棄、不放棄,我們個個是英雄!

高三剛開學的幾個月,因為學習的知識不難,我沒有刻意地在學習任務上要求他們,自習課開放,給他們充分的思考時間。此外,我也與課任老師交流,請他們在課餘時間留守班公室,幫助同學們解決學習中遇到的難題。老師們責任心很強,放棄了休息的時間守班。作為班導,我更同孩子們一樣,以校為家,全部都是吃住在學校。同學們很懂事,他們認真地完成作業,積極地思考,激烈地討論問題……每每看到這些,我都無比地欣慰。每周的班會,我會用最簡短的話對本周的班級表現做個總結,並提醒他們需要注意的事項,給他們一些建議,在班會上,我常會說:「都是高三學生了,學習的重要性不用我強調了。高中知識學來學去就那麼多,知識體系我們都具備了,關鍵的關鍵是我們怎樣把知識變成分數。」

就這樣迎來了第一次信陽市聯考,考前我盡量用詼諧輕鬆的語調就具體的考試安排做了簡短的講解。有同學後來告訴我:「老師,每次考前我們都覺得你特能吹,不過,我們很享受這個過程。」也有同學收集過我的部分語錄:「如果我做的和所有人都不一樣,為什麼對的那個人不能是我?」「我們就算三天不睡覺,也不會有人比我們考的好。」「我們班的學生如果考不好,那麼就註定了光山二高也考不好。」等等……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我知道,考試考的是平時的積累,我作為老師不可能在考試中對他們有所幫助,惟一能做的是幫他們消除考試焦慮,重塑信心,以保他們正常發揮。

隨著時間的推進,我們所教習的內容越來越難,很多同學的知識漏洞暴露,出現了嚴重的斷層分化現象,並且九班的成績也是每況愈下,別說跟其他理科實驗班特別是複習班的理科實驗班相比,就算跟普通班相比,我們也經常在模擬考試的時候被普通班的尖子生碾壓的體無完膚,這個時候很多同學出現了這樣或那樣的情緒問題,班級工作問題亟需解決。在這種情況下,我也有受到過一點影響,但我從未在他們面前表現過絲毫的消極感,因為我是這個班裡的「精神領袖」,我必須做出表率,給他們源源不斷的精神動力。更重要的是,我要幫助他們解決問題。一方面,根據學生們的反應,我會請部分課任老師在某些專題上放緩授課速度,另一方面,我加強心理健康工作,尤其是女生和一些愛沉默、什麼事都憋在心中的學生,他們的心理防線往往很脆弱。對於他們,我會定期找他們談話,詢問他們的需要,給他們一些建議。在這過程中,我可以了解學生在學習中遇到的共性問題,也可以幫助部分學生解決個性問題。就是這樣的互動方式幫我緩解了一個又一個問題,給班級注入新鮮活力,然後煅鑄成一個充滿激情的鋼筋鐵骨般地班級。

在這裡我特別要感謝李建光校長,是李校長把我們班定義為「特班」,給了我無限的管理班級的「特權」,讓我在管理班級上可以自由發揮。而我就是在這種「特權」辟護下,可以把我的各種想法落實在班級教學和班級管理上。

到了二輪,基本就是考試了,活頁、試卷一張接著一張。有時,我也會替他們感到痛苦、煩悶。可是,只有把平時當聯考,才能把聯考當作平時。所以我們必須要練,在練中發現問題,才能解決問題。後來,也有同學反映題量多、做不完。針對這個問題,我與任課老師商量,出題時避免同種類型的重複出現,保證題型的新穎性,同時,我建議同學們抓牢基礎、做好糾錯本,不要眼高手低、好高騖遠,重視搞懂一類題、而不要搞泛濫的題海戰術。最後衝刺的階段,我們班在信陽市四模考試遭遇滑鐵盧式的失敗:全縣前十名,本部只有一個學生,而我們班在本部前十名中只有吳巧雲是第八名,王燕是第十名。當時我真的感覺到很絕望,我多次問我自己:該做的我都做了,不該做的我甚至也做了,為什麼班裡面的成績還是上不來?特別是吳巧雲,我教了7年的實驗班,帶出兩個狀元,給北大清華輸送了7名學生,見過太多太多聰明的孩子,但我還是認為吳巧雲是一個在智力上可以碾壓我所見過的所有學生,可她為什麼總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考出讓我失望的成績啊!那個時候距離聯考就只剩下一個月了,我內心真的是除了絕望還是絕望,每天都只能靠抽很多煙喝很多濃茶來堅持工作,但我知道,越是在最困難的時候越不可能有人可以幫助我,只能靠我自己想辦法。這個時候我能做的就是首先保證自己臨危不亂,因為我一旦方寸大亂,學生更是潰不成軍。其次就是每天都和同學交談,因為越是到最後,拼的越是信心,技術戰好打時,心理戰卻不容易打。第三就是讓一部分出現疲態的學生例如蔡坤鵬、吳巧雲等人最後一個月不上早自習,睡到自然醒后再來上課。雖然我的很多做法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對,但我還是很固執的去堅持我的想法,因為我知道只要方向對了,無論怎麼走都是前進!而之前我們班的成績總是上不來肯定是方向錯了,一旦方向錯了,停下來就是前進!

聯考考前動員大會後,由於二高作為聯考考點,學生不能在學校上自習了,我們高三實驗班在學校操場後面的一棟樓裡面找了三個教室學習。在時間上相比平時輕鬆了許多。但我知道考前輕鬆不應該是學習時間和學習任務的輕鬆,而應當是心態的輕鬆,所以我每天跟平時一樣會在七點陪學生在班讀書,中午一起去餐廳吃飯,然後進班在空調的冷風下聊著很多班內八卦的事情,順帶發揮我特能吹牛的長處把他們的信心吹的滿滿的。夜晚同中午差不多,只不過吹牛的地點搬到了操場。6月7日終於來了,我們班有差不多一半的學生考點在一高,所以我中間選擇在一高帶隊。在出發去一聯考點之前,我特意跑到二聯考點九班學生集合處跟每一個二聯考點的考生握手擁抱,然後再去一聯考點。當我到達一聯考點門口后,其他的考生幾乎都已經進了考點裡面,我匆忙的給學生們分發准考證,並讓所有的學生像一群瘋子一樣揮舞著右臂大聲呼喊著:「我必成功!我必成功!我必成功……」聯考結束的那天下午,雖不知他們的考情如何,我也隻字不言考試之事,我明白,考過即是放過,面對一張張童稚的臉,我不希望它是充滿幽怨與懊惱。在學校反覆播著劉若英的《後來》歌聲中,我陪著同學們在教室裡面清理他們的書籍,看著他們高興的言笑蹦躍時,我的整顆心都是滿的,我拿起手機記錄了這一刻,那是綻放在我們心中最甜美的笑!

編輯 劉學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