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小說:王桂花的幸福生活

小說:王桂花的幸福生活

【作者簡介】吳國麗,筆名疏竹,七十年代出生於內蒙古赤峰市,大學畢業后在葯企工作至今。赤峰市作協會員,赤峰市詩詞學會會員。2016年出版個人詩集《雁語集》,其散文與現代詩作品見於國內報刊及微刊。

【本文由作者授權發布】

俗話說,「你得知道鹽打哪咸醋打哪酸」,否則就是白活了。偏偏真就有不知道這「鹽打哪咸醋打哪酸」的。

這不,兒媳婦冷著臉進了自己的屋,王桂花還不知道咋回事呢。這還是頭一回兒媳婦不高興呢,咋就能不高興呢,王桂花想不明白。

王桂花委屈,等著兒子回來就訴說。王桂花可不是讓委屈過夜的人。

「你說,這小霞也太不懂事了,你給我買的衣服,我穿著見老,就想給她,她還不領情。」

「你就這麼說的?」兒子知道老媽能說出這樣的話,可還是不大敢相信。

「對呀,我就說,這件衣服我穿著老,給你吧,哪知她就不高興了,真是的,好心沒好報。」

「嗯,是好心沒好報。」兒子應了一句就進了自己的屋。

單位這個月又沒能按時發工資,可是房貸車貸可不管你工資是否如期發,到期就要划走,否則就要記失信了,小兩口東挪西湊才把還貸的錢湊齊。偏偏老媽這時候非要進城來住上一段時間。

兒子知道這是老媽購物的癮犯了。

果然,王桂花進了門就說她一起跳舞的姐妹從哪哪哪買了什麼樣什麼樣的衣服,她也要去買。兒媳婦一聽就趕緊盤算還能從哪再擠出一點錢來,她這個婆婆她太了解了,說是去買衣服,哪次也不肯自己掏腰包,不但不出錢還專門往專賣店湊,每次銀子少了都出不了服裝店的門,九開門的大衣櫃都快放不下她的衣服了,她仍然喊著沒有衣服穿,只有服裝店不敢賣的,沒有她不敢穿的。

這次,王桂花本來是得意那件衣服的,不知為什麼,回來又不喜歡了,對著鏡子照了半天,越看越覺得顯自己老,可是標籤又被自己剪掉了,退是退不回去了,怎麼辦?看著在廚房裡忙碌的兒媳婦,她有了主意,把這件給兒媳婦,讓兒子再給買一件。

於是,就有了開頭的事。

兒子也心疼自己的媳婦。當初買房,家裡明明有錢,卻一分都不肯借給他們,小兩口從別處借了錢交了首付,還得接著還房貸。自己上班的地方太遠,下了公交還得走半個小時,遇上領導吩咐進城辦事,更是不方便。兩個人又咬著牙買了輛捷達,首付四萬,其餘貸款,這四萬還是倒信用卡交上的,家裡一分都沒借給,不是沒張嘴,張了,沒閉上,自己的親爹親媽,有時候想想也挺寒心的。可是再寒心,自己的爹媽還是爹媽。爹媽給他要東西的時候倒是很氣勢,好象兒子在城裡就是大款了似的,兒子一想到這兒,就不禁苦笑,兩個人的工資加起來還沒有老爺子一個人掙得多呢。

現在媳婦懷了孕,想增加點營養卻是囊中羞澀,只好自己多做點家務,讓媳婦多休息休息。可是,媽來了,一看媳婦休息就不得勁,摔臉子說閑話,為了安寧,媳婦只有自己包攬了所有的家務。兒子和老媽說過媳婦懷孕的事,卻不知他老媽有一種本事,耳朵可以自動屏蔽不關心的事。

老媽就是見不得他幫媳婦做家務。

兒子不敢得罪老媽,又心疼自己的媳婦,左右為難。他盼著老媽回去,老媽卻象扎了根一樣準備長住了。

「這是我兒子的家,想咋住就咋住。」王桂花在電話里和姐妹這樣講「做飯?不做,兒媳婦回來再做,燙著我咋辦呢,就是啊,我就是有福氣呢」。

一個月過去了,兒子一回到家,就見自己的媳婦在廚房裡忙活,老媽則不是歪在沙發上就是躺在床上,捧著手機玩得不亦樂乎,直到飯菜上桌,兒子去請了一遍又一遍,才移駕過來,掃一眼桌上的飯菜,看看熱水是不是給端上來,然後才落座,好象皇太后一般尊貴,吃完又去玩手機了。

有時老媽也發話「吃那麼多,都快沒腰了,還吃,好看那。」媳婦就委屈得撇了撇嘴,低下頭,要哭又不敢哭。

「我這是活在哪個年代啊」晚上疲憊不堪的媳婦唉聲嘆氣。

「熬吧,別的能咋辦?她是我媽,你自己小心點吧。」兒子幽幽地回著。

王桂花聽不到這些,她已經睡去了,輕輕的鼾聲召示著她的滿意。

她的確很滿意。

(圖片來自於網路)

顧問:朱鷹、鄒開歧

主編:姚小紅

編輯:洪與、鄒舟、楊玲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