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從梨園春到武林風!專訪關楓:搏擊能創造一個人的夢

從梨園春到武林風!專訪關楓:搏擊能創造一個人的夢

時間:2017年8月4日

地點:鄭州

人物:關楓

http://v.qq.com/x/page/x0536phmvr7.html

從毛頭小子到鬢邊花白,他進河南台已有18年之久,在梨園春的舞台上一站就是12年,接棒武林風尚不足1年,「一開始沒想到會走上武林風的擂台,當時接到領導的電話,感覺特別的突然。」

此前他在梨園春的舞台有一幫鐵杆冬粉,戲迷們看到他會給予熱情擁抱,但誰曾想武林風主持人的更替卻將他推上風口浪尖,所幸他未被外界聲音影響,邊主持邊調整,將所有的評論照單全收,「必須頂上去,必須做好!」

武林風背後的跋涉

第一次站上武林風擂台的時候,顯然他與大家想要的感覺是有差距的,「攻擊我的言論特別多,我被罵的狗血噴頭,有世界末日的感覺,猛的一下很震驚,就覺得我做什麼了我?早上醒來突然變成這樣了。」

他很認真地看了網上的評論,但沒有傷心,沒有沮喪,反而把這些看做大家對武林風的關注,「作為男人需要一個成熟的態度,如果回到二十年前,我看到這個可能會話筒一摔,走吧!但現在經歷多了,會把這些看做別人給你的建議,這多好啊,有人告訴你語速要快一點,雖然他是用一種很生氣的態度在評價。 」

搏擊周評:為什麼武林風選擇的是你而不是別人?

關楓:我不知道。我甚至一開始都不知道郭晨冬離開,後來才聽說,我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很多都是後知後覺。

說實話,領導當時和我說的時候,我有點懵,都沒說出話來,因為真的沒想到,我做梨園春做的好好的,而且當時武林風這樣有一段時間了,所以也沒去關注這件事,得到這個信息的時候,五味雜陳,壓力挺大的,畢竟跨行當了。

8年前我和武林風接觸過,當時武林風有一些對外武術交流,但都是傳統武術的表演,比如鋼板、開棍兒、踢襠,類似「武術全球行」的概念,用我當時的主持風格是沒有問題的。但真正的武林風,它是搏擊比賽,它的主持風格是完全不一樣的,它要的不會是像春節晚會那樣的主持風格。

搏擊周評:初去武林風時是怎樣的情形?

關楓:領導一個電話,我就非常突然的接過武林風的話筒,開始的情況是我能預想到的。你又不是神仙,不可能「咵」一下就變成這個崗位特別契合的人,哪兒有那麼大能耐呢?

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去年10月我跟武林風去香港,第一站是錄播,我什麼都不懂,然後第二站直播就去了南京,是一龍播求大戰,全球億萬觀眾矚目,我非常認真地做了準備,請教搏擊方面的一些專業知識,學習怎麼去表述,而此前我連播求的名字都沒聽說過,只知道一龍。

結果那場直播主持下來,第二天網上所有的評論甚至不堪入目,我就傻了。

搏擊周評:拳迷對你的主持風格,最不適應的是哪方面?

關楓:可能就是語速,說我腔調拖得厲害,但我當時完全是按照我綜藝的節目,按照我在梨園春、在春節晚會的舞台上去主持的,我哪兒知道你要什麼?我之前沒看過,只按照我的理解去做,與大家的接受程度和習慣,一定會有出入。

後來我就看網友的評論,不管是什麼樣的一個方式在評價,謾罵也好人身攻擊也好,當然也有很多善意真誠的,我從中收穫了很多,我通過大家給的建議,在逐漸調整自己。

搏擊周評:現在調整的如何了?

關楓:我每一期都在調整,我現在是搏擊界的國小生,還在學習階段,我覺得自己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在搏擊知識的積累上我欠缺太多了。

我特別珍惜每一次錄製的時間,因為武林風一次錄好幾期,加上直播,前面還有墊場賽,這意味著你一次錄製的這幾期都是在一個水平線上,都是在一個狀態當中,跟我做梨園春不一樣。

梨園春是一次錄一期,這期不好下一期就調整了,這次有問題下次就改正,但武林風一次錄好幾期,觀眾不一定知道,這對於我來說是很煎熬的,因為第一期播出的過程當中我發現問題,但沒辦法調整,只能等到再下一次錄製,這中間我無能為力。

搏擊周評:如今你對武林風和自由搏擊的理解有多少,怎麼評價它?

關楓:武林風在這項運動當中承載了很多,它是一個載體,比如武林風國際化的步伐加快,我們每個月都要到國外去打一場比賽,當華人看到在搏擊擂台上雙方對壘的時候,他們內心的驕傲和糾結,在任何一項運動中都很難被替代。

之前很多朋友覺得拳台上那種對抗比較暴力血腥,我剛開始看比賽的時候,也覺得有點嚇人,血都噴出來了,哇,這就是男人的世界,有點邪乎。現在我看的是技戰術,開始融入進去,在這項運動中找到感覺,在我的崗位中不斷去解讀它。隨著的自由搏擊在全世界地位、水平的體現,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喜歡它、認可它,現在我也是一個拳迷了。

我覺得自由搏擊挺偉大的,它能創造一個人的夢想,我們在擂台上看到的是陽光帥氣的運動員,但你想象不到他曾經的樣子,他小時候可能是一個特別調皮搗蛋、愛打架的小孩兒,老師管不了,家長拿他沒辦法,但他在習武之路上,在搏擊擂台上,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跨行與跨界的轉換

從梨園春到武林風,雖同為主持,但實質卻是跨越了一個領域,「吳立新先生說過這樣一句話,他說你一邊主持梨園春,一邊主持武林風,很快就會分裂了,」這看上去是句玩笑話,細細品來卻是事實。

如今,河南衛視的三檔欄目將他的時間擠佔滿滿,但他仍在不斷做出新的嘗試,比如《極限挑戰》上的這把「玩票」,「當時節目組需要一個既是主持又是裁判的角色,那提到武術自然會想到河南,想到武林風,」就這樣他們找到了關楓,「我是帶著學習的態度去參與體驗的,收穫真的很大。」

這次在極限挑戰客串主持,於他還有一點意外之喜,「彈幕上很多網友說,誒,這是武林風的主持人關楓,」要知道,以前他更多是被稱為梨園春主持人關楓的,「這說明我參與武林風以來,大家漸漸知道我,認可我這個定位了。」

搏擊周評:極限挑戰和你之前做的節目相比,有哪些不同?

關楓:說實話了解製作流程后,蠻震撼的,錄這種節目是有風險的,現場錄製要一遍成,絕不可能有第二次,明星沒有時間重來,所以想順利錄製,前期要下大功夫,每一個環節每一個崗位都要反覆演練,他們會用各種辦法進行推敲,有一丁點問題就推倒重來,我都沒想到後期剪輯呈現給觀眾是這樣的效果。

搏擊周評:網友評論你在節目里給自己「加戲」,你怎麼看?

關楓:現場一定要給所有明星讓道這是必須做到的,這個我有分寸,至於所謂的加戲,我覺得是這樣,你要和整個節目融為一體,我不可能在那兒無動於衷,他畢竟不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裁判,他是一個真人秀性質的。

我前期做了一些準備,比如給明星嘉賓起名字,至甄至純張藝興,顏值擔當孫紅雷,點穴達人沙溢,這都不是節目組要求的,導演沒給太多限制,也沒給太多腳本。但我自己如果不融入節目,人家請我幹嘛呀,我要為這份工作負責,儘可能做到最好,我希望讓觀眾覺得這個裁判還蠻有意思,挺萌挺好玩兒的。

搏擊周評:梨園春、武林風、極限挑戰,這三種完全不同的節目類型,你更擅長或喜歡哪一個?

關楓:都喜歡。我是30歲開始主持的《梨園春》,那時覺得戲曲離自己很遙遠,但現在十多年裡朝夕相處,就是和一個人在一起也會擦出火花和感情的,所以我現在對戲曲文化已經到了一種熱愛的程度。

《武林風》是我跨界剛剛接手的,從去年十月到現在,說實話挺帶勁兒的,而《極限挑戰》純粹算是玩票嘛,也是一種跨界的嘗試,如果有機會我還會去參加。

搏擊周評:在河南台這兩檔節目里,你怎麼定義自己的主持風格?

關楓:梨園春是一個很唯美的戲曲節目,它的節奏擺在那,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年輕人接受不了戲曲的原因,但這是的傳統文化,你不能捨棄傳統的精髓。所以在梨園春的舞台上,我延續的是對於傳統戲曲文化的理解,包括和節目組、選手之間的交流,是一個鄰家大哥的形象,一定要有親和力,這麼多年我在梨園春的舞台上,大家給我的評價也是這樣的,真誠親切。

武林風不一樣,武林風需要一種霸氣,需要一種血性,你在擂台之上,你說的話所有人都得能信服,只有你一個主持人站在擂台中間,所有焦點都在你這,必須專業、熱血,要符合搏擊的文化,我在朝這個方向走。

所以這兩個團隊的感覺都是不一樣的,武林風的團隊我覺得都是爺們,包括女導演都是女漢子,他們最大的區別是氣質上的差別。

站上人生的擂台

現在的關楓,經過人生歷練歲月沉澱,有自己看待事物的方式,散發著一種積極向上的力量,「其實我也有低潮的時候,比如崗位有大的調整,會覺得暗無天日沒有未來,事業對男人真的非常非常重要,但我不能把工作的狀態帶到家裡去,只是在心裡挺難過,這在我的職業生涯中出現過不止一次。」

或許,除了閱歷給人的無形力量,文化的浸染也造就了他今天的模樣,不管是戲曲文化還是武術文化,對人都是有正面影響的,「止戈為武是個很奇妙的事情,在傳統文化里,我們可以汲取很多,化作內心的力量,塑造自己的人生。

搏擊周評:在河南台這些年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關楓:我是1999年進的河南衛視,到現在18年,好像確實挺久了,但我覺得自己依然很青春。這18年我換了不少崗位,但都是在主持台上,彩票、訪談、婚戀、少兒、健康……各種節目類型我都嘗試了,我覺得每一次經歷都是給自己的積累,是非常寶貴的。

我在梨園春最久,從無感到熱愛,其實接觸戲曲久了,感受傳統文化、傳統戲曲的內涵,你會發現我們去弘揚和發展它是有道理的,它能傳遞很多信息,教授很多道理,它的旋律和韻律,它的味道,長時間接觸下來,足以讓任何一個人慢慢愛上它。

說實話,現在做梨園春和武林風的主持,作為河南電視台的一員走出去,說出這兩大品牌,還是蠻有底氣的,是打心底高興的,因為這是在我們中原傳統的武術文化和戲曲文化的基礎之上孕育出來的節目,走出去叫的響,得到全國乃至世界觀眾的認可,我們是很驕傲的。

搏擊周評:作為河南兩個王牌欄目的主持人,有沒有穩坐一哥的感覺?

關楓:我沒想過什麼一哥,在河南衛視做這兩個拳頭節目,是我的責任和義務。我覺得更多是一個大哥的感覺,首先年齡到這個份上了,現在河南衛視專門給主持人成立了一個部門,我也帶團隊,和很多兄弟姐妹一起做事情,是一個老大哥的角色。

搏擊周評:有沒有想過離開體制內?

關楓:我不反對創業,但我自己從來沒想過,走了就會更好嗎?我沒考慮過這個問題,現在就挺好的。可能我在體制內時間比較長了,從一開始就在這個環境當中去磨練自己。很多人覺得體制內有很多束縛,會束手束腳,但我覺得任何事情都是在發展的。

你要相信在這個環境當中,十多年裡你是在不斷提升自我的,是在進步的,這個環境給你的足夠多,這個環境依然能夠讓你去看到很多風景,你不見得在這個環境里就被框住了,主要在於你怎麼去面對它。

體制內大的環境改變不了,但我相信依然能做出一些事情來,這可能跟一個人的性格有關,我覺得自己現在都還不錯,我也蠻熱愛這個平台,這個行當。

搏擊周評:有沒有想過什麼時候不做主持了,有什麼規劃?

關楓:早晚的事兒。如果不做這一行,不做電視不做主持人了,我真的會有一個比較大的反差,一個跨界,讓所有人想象不到的。比如我會去找那麼一塊地,種一些東西,或者養殖一些東西,我蠻喜歡這種感覺的。

現在工作真的太忙,梨園春、武林風、武林籠中對都是周播,1個月算下來有12期節目,我還有團隊管理,還要參與各種活動,能分給家人、分給孩子的時間太少。我甚至沒有時間去規劃自己,就想著一步一步做好,對得起觀眾。

期待到50多歲的時候,能趕緊退休。世界那麼大,我還沒有真正去看過。

更多熱辣內容請移步微信(搜索bjqbj01),關注「搏擊周評」,搏擊其實很酷哦~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