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李開復:50%的工作將被AI取代,人類該如何與AI共存?

李開復:50%的工作將被AI取代,人類該如何與AI共存?

讓我們善用機器,彼此關愛,共享未來。

7月12日,李開復 在《連線》(Wired)官網的Backchannel板塊發表文章《人類與人工智慧共存的一幅藍圖》,再次談到了人工智慧如何與人類共存的話題,以下是原文。

科幻的奇點理論

在我早期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裡,人工智慧的進展老是顯得緩慢無期,人們對技術的突破性進展感到遙遙無望。近年這一切卻迅速改觀,人工智慧領域接連出現重大突破,其中最令世界矚目的當屬2016年「AlphaGo」的勝利。人們感覺《2001:太空漫遊》里那個頑固而又致命的電腦「哈爾」(HAL)就要出現,一種惶恐的情緒開始蔓延開來。

這個時候,一些自稱未來學家的人開始對人工智慧做出各種預言,他們談論著「超級智能」、「奇點」、「人機結合」,甚至毫無根據地聲稱「我們其實就生活在電子遊戲當中」。這些反烏托邦的警告令人惴惴不安,這些言論大多出自世界級的科技大拿之口,又透過科幻小說中那些大家所熟悉的橋段和場景而深植人心。其實人工智慧發展史本身的精彩程度毫不遜色於任何一部小說,也確實有其黑暗面。不過,基於我在人工智慧領域37年的經驗,我可以很有信心地說,這類聳人聽聞的預言並沒有切實的工程基礎。科「幻」小說主要是幻想,而不是「科」學。

如今,儘管人工智慧技術對人類社會帶來的變革與工業革命相較可能規模更大,來勢甚至更為迅猛,隨之而發展起來的機器人將註定取代很多人類的工作。但請相信我,人工智慧不會取代人類。

這個信念來自我一段深刻的個人體驗。

成人以後的大部分時間裡,我都是標準的「工作狂」。我會即刻回復收到的郵件,甚至會半夜爬起來確認所有的郵件都已回復完畢。我會花些時間和家人在一起,但時間只能保證到剛好免於抱怨,一小時也不多。

2013年9月,我被確診為淋巴癌四期。我在世間的生命可能只剩下短短几個月。面對如此突發令人恐懼的消息,我當時最強烈的感受是一種無以言喻的懊悔。就像布朗妮.維爾 (Bronnie Ware) 那本書描述臨終病人一生中最後悔的事情一樣,我懊悔自己一直忽略自己最愛的人,沒能更多地陪伴在他們身邊,分享我的愛。

值得慶幸的是,我的病情逐漸得以緩解和穩定。我終於有更多的時間可以陪伴家人。 我把家搬到了離母親更近的住處;我會和妻子利用各種機會一起旅行;以前孩子們放假,我抽兩三天的時間在家還會覺得免為所難。現在我會花兩三周的時間與她們共處而甘之如飴;我會在周末與老友們一同出遊;會懷著感恩的心,邀請公司所有同事到美國矽谷–他們心中的「聖地」一起旅行和休假;我會與求教我的年輕朋友見面;我也主動聯繫了多年前曾經冒犯過的人,請求他們原諒,重建友誼。

這段直面死亡的經歷不僅改變了我的人生觀,也啟發我對人工智慧 – 這一個我傾注了多年心血的領域 – 有了更清晰的認識。近期,人們開始看到一些言論,認為人工智慧技術發展的終極階段是它將主宰世界,並最終統治人類。但是,我的瀕死體驗卻讓我對人工智慧的未來發展及對人類社會的影響有了截然不同的推斷。如果人類因為前面提到的一些富於想象又不負責任的預言而愁眉苦臉止步不前,那才是徹底的災難。

有別於科幻式的所謂人工智慧未來,我想談談關於人工智慧預測的另一種結局,也試圖勾勒一幅人類與人工智慧共存的藍圖。

現實版的人工智慧

今天人工智慧取得的成就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2010年「深度學習」技術的發明。「深度學習」能夠利用大數據優化決策引擎,達到超越人工的精確度。只要擁有了某一特定領域的海量數據,「深度學習」就能被訓練優化單一功能性目標,比如「贏得對弈」、「違約率最小化」、「語音識別準確度最大化」等。

隨之而來的,企業開始利用人工智慧技術完成很多工作程序的自動化,包括客服聊天機器人、貸款審批信貸員、身份驗證安保員。舉實例而言:創新工場投資的智融集團就推出了以人工智慧技術為核心的小額借貸應用。剛開始時,這家公司由於較高的不良貸款率經歷過一些財務損失,但隨著數據的積累,人工智慧技術開始發揮作用,系統基於所獲取的各類數據進行學習,使得不良貸款率大幅度下降。

現在,他們的系統在數秒內就能做出貸款決策,而且準確度比需要幾個小時、大量文件才能作出決定的人類信貸員要高得多。同時,由於人工智慧極具可擴展性,這家創業公司今年估計將處理超過3000萬筆貸款,遠遠超過我所知的任何一家銀行的貸款數量。而這家公司的成長發生在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裡。

50%的工作將被取代

這當然不僅僅是對信貸員的警示,事實上,我們所熟悉的很多其它職業的核心職能都將逐步被人工智慧軟體所取代,這其中包括出納員、電話銷售、律師助理、記者、股市交易員、研究分析師、放射科醫生等等。假以時日,人工智慧技術還會學會控制如無人駕駛汽車和機器人這類半自動或全自動的硬體設施,逐步取代工廠工人、建築工人、司機、快遞員及許多其他職業。

目前這些單一領域已經取得了驚人的成就, 深度學習與多種機器學習技術得以有效結合之後,人工智慧已經被證明能夠在諸多領域與人類相匹敵,甚至超越人類。在圍棋及撲克領域,人工智慧已經在全球的關注下擊敗了這類項目的世界人類冠軍,人臉識別以及語音識別技術的能力也已經優於常人。如果沒有人工智慧,許多時下重要的手機及互聯網應用可能都難以想象,比如搜索排名、電商產品推薦、以及Siri和Alexa這類語音助理系統等。

人工智慧是運行在單一領域裡的「狹義」應用,由人類嚴格控管。而構成類科幻情節、擬人化的人工智慧則是所謂的「通用人工智慧」。這些預測是假設了人工智慧能夠自主學習、懂得常識性推理,具有自我意識、感知、甚至慾望的人工智慧。卡珊德拉預言的所謂「奇點「其實就是實現了通用人工智慧的時代。

然而,通用的人工智慧目前並不存在。而且,人類也沒有任何已知的途徑和方法能夠實現這樣的通用人工智慧,「奇點」假說推論未來人工智慧技術可能的指數性成長,但卻忽略了這樣的指數性成長需要的是一系列可能百年甚至永遠都不可能實現的重大技術發明和突破。

基於這樣的工程和技術現實,我們更應該關注的是所謂「狹義」人工智慧所能帶來的應用及其擴展,而不是討論虛無縹緲的超級智能。按照我們目前的推論,人工智慧技術的未來發展將能夠創造巨大的財富,並且幫助消除困擾人類多時的貧困和飢餓問題,讓我們所有人有更多時間與自由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值得注意的是,人工智慧技術的未來發展同時也會不可避免地帶來很多困擾。正如牛津大學的一項研究報告中提出的,由於人工智慧將會取代目前一半的人力工作,許多人會因為失業和人生目標的缺失而倍感沮喪。

我們必須首先去關注這些嚴峻問題的必然性,而不是去討論所謂的奇點、超級智能。或許,最棘手的問題是:我們應該如何創造足夠的崗位來安置喪失工作的人們?這一問題的答案將決定人工智慧預測的另一種結局會是喜劇還是悲劇。

人類如何與人工智慧共存

解決方案之一是嘗試著讓人們轉而從事一些比機器要技高一籌的崗位, 比方說那些需要更靈活的頭腦,或更高身體協調性的工作 (如培訓工業流水線工人轉行做一名管道工);發揮潛在天分的工作(如鼓勵一名企業會計去追求成為喜劇演員的夢想);或者是需要新技能的工作(如為大型人工智慧數據中心提供服務的冷卻專家)。我們當然應該在這方面進行嘗試,但是這些就業機會與被取代的工作崗位相比完全是九牛一毛;毋庸諱言,能夠成功轉型成為喜劇演員,並且出人頭地的會計師更是鳳毛麟角。

一些盲目樂觀主義者試圖用所謂的「信心」來否認這些嚴峻問題的必然性,認定人類社會發展歷程中每一次技術革命都相應創造出新的工作。 牛津大學2013年卡爾·弗雷(Carl Frey)和邁克·奧斯本(Michael Osborne)兩位學者進行的著名研究也顯示,以前的每一次革命在摧毀了一些職業(比如訓練有素的手工匠)的同時,也創造了一些新的工作崗位(比如流水線工人)。然而,呼之欲出的人工智慧革命對一些領域中人力的取代將是徹底的,不會像以往那樣延伸出新的工作或任務機會。因此,我們不能指望走老路來解決就業問題,我們必須自己創造性地來解決。

那個曾經像機器一樣為工作而活的我是無法提出現在這個方案的。 是向死而生的這段深刻經歷讓我所意識到自己過去的愚蠢和錯誤,也讓我有了全新的認識和答案。人工智慧在特定的狹義領域只會持續趕超人類,讓人類望塵莫及。我們與人工智慧如何共存,取決於我們如何將機器無法取代的人類特質真正發揮出來。而人類能夠提供給彼此的最佳特質,是我們具有愛的能力。

人類對自己的心靈還欠缺認識,更談不上去複製它。但我們都知道,在愛與被愛的能力上,人類是獨一無二的 – 當看到新生兒的第一眼; 在陷入愛河的那一刻;朋友的傾聽所帶來的溫暖,和幫助別人時所體會的自我實現。所有這些愛與被愛的感受構成了我們生命的意義。

是的! 愛是我們與人工智慧最大的不同。狹義的人工智慧毫不自覺、沒有情感;狹義的人工智慧毫無美感、缺少趣味;狹義的人工智慧甚至毫無自我意識。你能想象擊敗世界冠軍那一刻的狂喜嗎?AlphaGo雖然能擊敗世界棋手冠軍,但是它體驗不到手談的樂趣,勝利不會為它帶來愉悅感,更不會讓它激動到產生想要擁抱一位它愛的人的渴望。

不論科幻電影怎樣去描繪,我可以負責任的說,人工智慧是不會擁有愛的情感。電影「超體「中的史嘉蕾喬韓森或許說服你相信人工智慧具備愛的能力,那是因為她在表演中充分運用了自己對愛的認識。

試想,你本來打算要終結一台智能設備的壽命,但後來你改變了主意。這台智能設備不會因此就改變它的人生觀,然後發誓要花更多的時間去陪伴它的機器夥伴們。它不會像我們這樣在經歷中成長,更寬容的待人。

愛是機器的缺失。未來,人工智慧診斷工具或許能夠比人類醫生更快、更準確地確立病因並給予診斷,但是病人不會只想聽到:「您患有四期淋巴癌,五年內死亡的概率是70%」 這樣毫無人性、冰冷的宣告; 病人需要一位能陪其左右,滿足他各種需求;隨時與他探討病情,並在需要時來家中探訪的「關愛醫生」。 這樣的醫生或許還會分享 「李開復曾經也得過淋巴癌,但是他恢復的非常好。你一定也可以!」 這樣的故事來激勵病人。這種「關愛醫生」不僅能夠讓我們倍感關懷、更有信心,甚至會產生一定的安慰劑效應,提高病人恢復的可能性。與此同時,人工智慧工具將會追蹤記錄「關愛醫生」與病人之間的溝通,及時優化其治療方案。 這樣的「關愛醫生」未來在全世界範圍內的的數量可能將大大超過現有醫生的數量。

同樣的理念當然也適用於律師、教師、會計師以及婚禮策劃人員。人工智慧工具或許會在很多情況下發揮關鍵作用,但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和溝通在我們面臨人生很多重大事件、需要有人傾聽與關懷時仍然至關重要。我們應當鼓勵更多人投身服務行業,選擇他們可以傾注心靈和靈魂,傳播愛和體驗式的工作——不論是作為一名熱情的導遊、細心的禮賓、風趣的調酒師、有感染力的美髮師,還是一名饒富創意的壽司師傅。

我們也要努力創造傳播快樂與關愛的全新服務崗位: 比如可以上門服務的營養廚師;或者能夠按照季節更替來上門服務的居家換季師;再或者是在你不便的時候帶你年邁的父母去醫院的銀髮關愛專家。

社會志工服務人員的需求應該會大量增加,如專門幫助失業人員緩解抑鬱或者焦慮情緒的熱線。同時,當下的很多志願服務工作未來可能成為真正的職業,比如血庫的助工、孤兒院的老師、夏令營的輔導員、誡癮互助會的發起人等等。這些工作無不在傳遞人與人之間的關切和愛護,而且就算不能完全,但也能夠彌補自動化造成的50%失業中的很大一部分。最重要的是,從事這些新崗位的人們將會讓我們的世界充滿愛與歡樂。

總結:為什麼我們不能放棄人性

這就是我提出人類與人工智慧共存的一幅藍圖,人工智慧將幫助人類完成多數重複性工作,其所帶來的巨大懸殊則由充滿了人性光輝的機會來彌補。

我並不能保證未來的科學家永遠不會取得技術的重大突破,從而發展出真正威脅到人類的通用人工智慧。但我認為,我們目前面臨的真正危機並不在於擔憂這樣的情況在遙遠的未來可能會發生,而是我們不在擁抱人性這個角度上加倍下注;同時有效利用人工智慧技術提高我們的生產力和和生活質量。這個決定最終取決於我們自己:不論我們選擇什麼,都會成為一個自我應驗的預言。如果我們選擇了人類完全被機器取代的世界,不論事實有沒有發生,我們都放棄了人性本質以及對人生意義的追求。如果每個人都選擇了屈服,人類就會走向終結。

這種屈服不僅草率、毫無根據,更是對我們的傳承、我們的祖先以及我們的造物者不負責任。另一方面,如果我們選擇追求人性,就算不可能的事情發生了,機器真的取代了人類,我們也能在屈服時明確我們已經承擔了責任,並且從中獲得了樂趣,而無怨無悔。

說到底,我不認為這一天會到來,除非作為人類的我們愚蠢地讓它發生。所以,讓機器做機器擅長的事情,讓人類發揮我們的特質。讓我們善用機器,彼此關愛,共享未來。

作者:李開復

本文來源於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合作媒體@創業邦,作者@李開復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