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賣方機構PK財經「網紅」 神霧環保的市值保衛戰

賣方機構PK財經「網紅」 神霧環保的市值保衛戰

金評媒(https://www.jpm.cn)編者按:,招商證券團隊通過微信公號,公開逐條反駁對神霧集團的質疑,稱葉檀「嘩眾取寵」,並表示「堅定看好神霧環保神霧節能」。

港股市場做空聲此起彼伏,A股市場也跟著湊起了熱鬧。

5月24日晚間,隨著一鍵推送,「神霧集團:對不起賈布斯我用你的套路實現了你的夢想!」的文章出現在不少投資者的手機上。

這篇署名時晨晨、來源於一位財經評論員公號「葉檀財經」的文章,將矛頭對準了坐擁兩家 A股上市公司神霧環保(300156.SZ)和神霧節能(000820.SZ)的神霧集團。

作者直指神霧環保部分前五大客戶中,隱現關聯方身影,抑或是客戶與神霧集團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此外,神霧環保2016年年報現金未正常迴流,神霧節能部分業務毛利率高達70%,都成為文章的質疑之處。

有趣的是,面對質疑,率先站出來的並非當事人自身,而是一家賣方機構。

25日清晨6點,招商證券團隊同樣是通過微信公號,公開逐條反駁對神霧集團的質疑,稱葉檀「嘩眾取寵」,並表示「堅定看好神霧環保神霧節能」。

神霧系方面則直到當天晚間才通過招商證券、光大證券、國信證券環保研究團隊組織的電話會議,做出回應。

「按照出口部分來說,我認為70%的毛利率並不高,」神霧節能副董事長吳智勇在電話會上直言,「以後還要繼續提高毛利率。」

上市公司、賣方機構聯手PK財經「網紅」,截然相反的態度背後,市值一度「妖艷」至571億元的神霧系兩家上市公司究竟是什麼面孔?

關聯交易「迷霧」

事實上,根據公開資料,這家主營化石能源、礦產資源及可再生資源利用技術研發的公司,關聯交易的確讓人「霧裡看花」。

2016年神霧環保營收31.25億,僅前5大客戶就佔了94.38%的總銷售額。這意味著,前5個客戶幾乎撐起了神霧環保上市公司的整體業績。

其中,第一大客戶烏海神霧煤化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銷售額達到12.87億,占神霧環保當年總銷售額的41.18%。公開信息顯示,烏海神霧的原法人股東為北京神霧資源綜合利用技術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是神霧集團的一家子公司。

排名第二的客戶新疆勝沃能源開發有限公司,2016年銷售額達10.35億,對總銷售額的貢獻率也在33.14%,而其和神霧集團共同參股了新疆錦龍神霧能源開發有限公司。

前述文章還質疑,神霧節能通過借殼金城股份上市的江蘇院(后更名為神霧節能),2016年,營收由2015年的2.4億上升至8.65億,凈利潤由1145萬上升至3.33億,毛利率則由17.72%提高到61.96%。但經營性凈現金流卻由-29.21萬跌至-1.04億。

高達61.96%的毛利率也成為上文質疑的焦點。

消息鬧得沸沸揚揚之際,首先回應的並不是上市公司,而是一家第三方研究機構——招商證券。

「無論是否關聯交易,全新技術在工業領域的初始應用,最應關注的是項目實施后是否盈利、效果如何,盈利性好的新技術終究將獲得市場認可及非關聯交易訂單。」5月25日,招商證券團隊在其公號文章中稱。

招商證券首席分析師、環保行業首席分析師朱純陽對此還指出,「對於神霧環保訂單的關聯方、其關聯交易占業績比重大我們從未否認,市場皆知。其邏輯與市政項目BOT的工程收入確認類似。」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查詢2016年年報中,神霧環保的確承認,前五名客戶銷售額中關聯方銷售額占年度銷售總額比例為57.93%。

不過,一家新三板掛牌財務總監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除了神霧環保的關聯交易之外,她認為上述兩大客戶略有蹊蹺,「烏海洪遠新能源是2015年9月才成立的,註冊資本5.9億元,但是到了2016年就有十多億的銷售額,不太符合常理。」

針對貢獻神霧節能6.37億元營收的印尼大河鎳合金有限公司,在2016年年報中,顯示應付賬款為5.12億,朱純陽表示,「印尼大河項目欠款在2017年一季度已經基本收回。」

不過,江蘇一家環保公司的員工則指出,環保行業達到20%的毛利率已經很不錯,「除非這家公司是市場壟斷者,那就不好說了」。對於神霧環保過高的關聯交易比例,其表示「不排除有異常情況」。

經過一天的發酵,處於風暴核心的主角神霧節能和神霧環保終於選擇發聲。25日晚上20點30分,在前述投資者電話會議上,神霧節能副董事長吳智勇、總經理雷華、董秘沈龍強,神霧環保副董事長錢學傑、董秘盧邦傑、技術總監丁力悉數出席。

在當晚的電話會議現場,出席的有關公司負責人否認關聯交易有做高業績的嫌疑,其表示,烏海項目,原本是全資子公司的項目公司,想由分公司來做,但是由於定增項目不成熟,所以轉讓給上市公司層面。

而關於印尼大河項目的上述欠款,上述負責人則表示「公司採用先發貨4個月後,才收到貨款的情況,貨物是去年12月中旬發出的,已經收到4.9億人民幣的貨款。」

其同時否定了境外產品毛利率過高的質疑,「按照出口部分來說,我認為70%的毛利率並不高,從行業來看,境外產品毛利率高出10%-30%都是正常的」。吳智勇說。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發現,除了上述關聯交易外,不少機構投資者更關心「第三方訂單能不能確認」、「目前的環保技術能不能實現盈利」等問題。

「印尼大河項目是公司核心推廣的項目,它也正好在一帶一路沿線,有不少優質的鐵礦石資源,我們正在給印尼大河項目做可行性研究報告,預計投資回收期在4.4年左右。」神霧相關公司回復。

遊資恐慌、機構觀望

儘管真相撲朔迷離,但受此影響,25日開盤,神霧節能、神霧環保還是以33.27元和29.84元的價格雙雙跌停,總市值一天之間蒸發約57億元。

對此,朱純陽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並不表示意外,「正常啊,龍虎榜出來了,更多賣出的還是一些散戶為主,機構還是比較少賣,專欄作家主要面對還是散戶群體」。

當天神霧節能前五大賣出席位中,的確有不少遊資營業部,比如國金證券瀋陽北陵大街營業部,賣出2154萬元,中信證券廣州花城廣場營業部也賣出了1383萬元。

神霧環保全天成交額8.34億元,除了一機構賣出2073萬元,中金公司上海黃浦區湖濱路營業部賣出超4000萬元,其餘三家也均為營業部席位。

「公司的關聯交易之前一直有這樣做,一開始做項目,肯定是集團要前期投入一些,然後項目的效益會慢慢出來,以後關聯交易的情況,要看公司發展的路徑。」朱純陽認為。

但深圳一位私募基金人士仍然保持懷疑態度,「之前我們就發現它的關聯交易有異常,比例過高了,其實就是用上市公司體系外的公司給上市公司做利潤」,但是其可以解釋「是公司自身業務要求」。「關聯交易本身就比較敏感,不一定能體現公司真實的能力,很容易被操縱。」浙江一位券商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上述新三板財務總監還提到,「神霧環保的管理費用是1.8億,其中有一半是研發費用,一般來說,研發費用占銷售收入的3%到5%,這樣的比例我覺得可能也存在問題。」

顯然,對於神霧系兩家公司來說,僅僅是一場電話會議,還遠不能打消投資者的疑慮。

「他們應該對於關聯交易等問題通過公告的方式,作出更為詳細的解釋說明,以進一步證明其合理性,」上海一位私募基金人士認為,他認為目前信息並不明朗,因此選擇觀望,「如果對方真是家好公司,反而將是買入良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