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系列 北緯44°溪流釣(一)——溪釣選位打窩的學問 (上)

系列 北緯44°溪流釣(一)——溪釣選位打窩的學問 (上)

在溪釣中流傳著-句俗語——「七分窩子三分釣技」,可見打窩誘魚的重要性。常言道:誰也不可能將鉤子直接扔到魚群當中去。因而,打窩就成了野釣中的重中之重。

最初,我跟隨老釣手們進入山區釣柳根子魚時,大伙兒用的窩食都是苞米面做的窩頭,一天下來,魚兒很少咬我的鉤,因而魚獲也就寥寥無幾。老釣手說我不會找窩,我心想:我不會找,你們不是會找嘛!

有一次出釣,我就大大方方地佔據了老釣手每出必釣的一個窩子,這個窩子常出大個兒的柳根子魚。沒辦法,我得學習啊!誰讓我是菜鳥呢!

看得出來,他有些兒焦急,但是並沒有離開。我心說:小樣兒!光你會釣?

可是我蹲了整一個點兒,僅釣了兩尾小鯽魚!我要離開時,老釣手一臉壞笑問我:「咋了,不釣了?」我說:「沒魚!」老釣手說:「沒魚?這窩兒讓你喂的,瞎了我好幾斤魚啊!」

我撇撇嘴,沒搭理他,起身離開。

可是傍晚從上游返回時,他還坐在那兒,魚簍快釣滿了,不光有大個兒的柳根子魚和船丁子魚,大個兒的黑背河鯽就有10餘尾!我喃喃自語:我那麼多窩食都給你餵了。老釣手說:「給我喂的?你以為魚稀罕你那窩食!你趴到水邊看看!」

我趴下一瞧,見我打下的那幾團苞米面窩頭,正黃澄澄地躺在水底笑我呢。

老釣手從包里摸出團窩食來對我說:「看仔細啦!」他用手將窩食捏碎后扔到窩點。我一下子就開了竅——自己做的窩食太熟,凉水一激更硬了,魚兒啃不動,談何留魚?

老釣手們做的麵食一半生一半熟,生面子下水后隨水流漂往下游引誘魚群上溯,熟塊兒則沉入窩子聚魚。魚兒啄散剝落了的小塊兒、渣沫子再順水下行誘魚,周而復始!這裡邊大有學問啊!

釣魚老手們不嫌你一個菜鳥跟著搗蛋就不錯了,你自己不學習,沒人會主動教你。

有的時候,我在前面走釣,有老釣手在後面尾隨。我還在想:你二啊!我都釣過了你還釣?可是每次我都發現,他們比我釣得要多得多。偶然一回,我見到他的窩食幾乎沒動過,我立馬就懂了:人家跟在我後邊,根本就無需打窩。他釣的就是我辛辛苦苦誘上來的魚,卻連聲謝謝都不說!我這種情況就是老釣手們口中的「蹲不住窩兒」。

於是,我「蹲」了,也「守」了,可還是釣不過老手們。索性,再去釣魚我就不釣了,專門跟在手法高的老手後面看他釣魚。看著看著我明白了:原來老釣手們知道哪兒有魚,哪兒沒魚;有魚的地兒他們「蹲」著不走,沒魚的地兒連瞅都不瞅一眼,這可是個挺大的學問。

有一回,我和老釣手們在深秋釣茴魚,到釣場已是午後2點了。那地兒是個山凹,水面挺開闊的,我們在大汀上游最狹窄的水頭上布下窩子。

茴魚是很怪的魚種,它全天24小時都會覓食,最活躍的時間是黃昏至半夜,傍晚是上魚的高峰點,用老釣手們的話說:魚像打地底下冒出來-樣兒,水流上到處都是魚!

於是,老手們有的在玩,有的撿山葡萄去了,他們在等待太陽卡山的那一刻。

老釣手們來的道上就說了:這兒大面積的淺灘就是茴魚越冬的地兒。我偏不信邪:整個一條河流,茴魚只待在這兒?於是提上竿子,到上游的一條大汀的流頭兒上布窩守釣,可是直到天黑,連一尾茴魚都沒釣到。

下游傳來老釣手們召喚回返的哨子聲,太晚了狗熊就下山了,無奈之下我只好提著竿子回來。見老手們正收拾裝備,毎人都釣了好幾斤茴魚。我那個鬱悶!那時上班時間緊,還沒有雙休日,只有禮拜天休息,來釣一趟魚多不容易啊!就這麼白白浪費掉了!

離開釣場有一段距離了,其中一個老手問我:「感覺出這兒跟咱剛離開的地兒有什麼不同嗎?」我漫不經心地答:「好像比那兒涼多了。」老手說:「對啊!魚是變溫動物,就像人冷了找暖和地兒一樣。所以,天凉了,並不是哪兒都有茴魚可釣。」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