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它不像「戰狼2」那麼燃,但每個中國人都應該去看看

它不像「戰狼2」那麼燃,但每個中國人都應該去看看

首發於[流量君]微信公眾號dotammm轉載請註明出處

今年夏天最火的電影,非《戰狼2》莫屬。票房一路高歌猛進向50億衝擊。

雖然有褒有貶,但無法否認《戰狼2》的成功有著太多太多的意義。

從《戰狼1》:「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到《戰狼2》:「當你在海外遭遇危險,不要放棄!請記住,在你身後有一個強大的祖國!」

熱血的主旋律,激蕩的愛國情。那些浴血疆場的英雄值得我們記住。

可還有另外一群人,也應該被我們銘記,她們只是一群弱女子,卻遭受了無比慘痛的浩劫。

她們有一個特殊的名字——「慰安婦」。

有人歌頌盛世,也有人選擇默默地追思歷史。

它不像《戰狼2》那麼燃,但依然值得每個人去看看。

《二十二》| 2015

豆瓣8.7

《二十二》是首部聚焦慰安婦生活現狀的紀錄片。

片名二十二是紀錄片開拍時公開的倖存慰安婦數量,到昨晚為止,僅剩8位。

換言之,這是第一部,也是最後的「絕唱」。

「慰安婦」這三個字,曾經在多少人心裡被披上「恥辱」的外衣

曾幾何時,又是多麼敏感的一個詞。多少人想揭,卻不敢活生生揭開;

多少人想拍,又怕打擾到她們的生活。

相對於韓國大大方方的設立80餘座「慰安婦少女像」,讓青少年獻花、緬懷、正視歷史。

(韓國青少年在「慰安婦少女像」前獻花)

人對於「慰安婦」的了解或許僅限於歷史書和新聞上的一瞥。

去年上海一處「慰安所」被強拆,周圍群眾說那是妓院,對小孩影響不好,應該拆。

我們在轟轟烈烈的「愛國情懷」中集體高潮,卻不能正視歷史的瘡疤。

這是一段疼痛的歷史,每個人心知肚明,卻沒人願意主動提起,所以無人留意。

日軍侵華戰爭中,被強征為性奴隸的女性至少20萬人。

幾十年過去了,這個數字越來越小,總有一天會變為0。

這些「活著的歷史」正默默死去,戰爭殘留的傷害逐漸被人忘記。

兇手恬不知恥的粉飾太平,締造「強國神話」,而受害者飽受心理和生理的雙重摺磨。

導演郭柯決定記錄下慰安婦群體「最後的影像」。

在拍這部《二十二》之前,導演在2012還拍過一個紀錄短片《三十二》。

三十二是當年公開的慰安婦倖存者數量。

這部43分鐘的紀錄短片在豆瓣有著9.2的超高分數。

短片《三十二》紀錄了一個90歲慰安婦老人韋紹蘭的自白

老人年輕的時候被日本鬼子擄走,遭受了3個月非人的虐待和凌辱。

面對鏡頭,她回憶起幾十年前的舊事,忍不住的激動和失控。

之後老人趁看門的守衛睡著時逃跑了,回到家后,飽受鄰居們的非議。

丈夫也不理解她的遭遇,說她是出去「學壞」了。

更糟糕的是,她懷上了日軍的孩子。丈夫主張不要,在老人的堅持下,孩子出生了。

雖然得以出生,但他的一生都籠罩著陰影。

當那個因為日本血緣而一輩子不能上學、娶不了妻的70歲老人在鏡頭前講述自己的一生時,

B站上鋪天蓋地的彈幕:「你是人」

這部紀錄短片並不因慰安婦這個題材而販賣苦難,相反的它表達出了更多的豁達和樂觀。

老人日常去集市、洗衣、挑水。也會笑呵呵的自嘲自己砍不動柴了。

從平淡的敘事中,我們看到了導演鏡頭下的剋制。

不帶個人偏好和情感,靜靜的做一個記錄者。這正是一部好的紀錄片要做到的。

戰爭留下壞的種子,多年之後長出畸形的果實,苦了人整整一輩子。

最令人唏噓的是苦了一輩子的人,仍戀戀不捨這人世的好。

這世界這麼好,現在我沒想死

這個世界紅紅火火的,會想死么嗎?沒想的

拍攝短片《三十二》激起了導演更大的「野心」

他希望能再拍一部電影,用鏡頭紀錄剩下的每一位倖存者。

但是金主不願再投資了,因為這部電影拍出來一定是穩賠的——

平鋪直敘的紀錄片形式、「老土」的題材、沒鮮肉花旦、沒特效、沒劇情、沒衝突、沒噱頭。

要拍這部電影困難重重。

2014年,電影準備啟動,健在的慰安婦人數已經從32縮減到22。兩年,又有十個人離世。

電影名因此定為《二十二》。

這是一場與時間的賽跑。因為剩下的22位老人都年事已高,隨時會離我們而去。

導演郭柯組建好團隊,萬事俱備只差錢。

他的媽媽為了支持他拍這部片子,還抵押了家裡的房子

演員張歆藝知道導演的拍片意圖后,又雪中送碳主動借了100萬

(張歆藝和郭柯)

拍攝期間,又遇到了難題。

那些老人一開始並不願意在鏡頭前吐露那段黑暗的過往。

只是一句話帶過,或者閉口不談,甚至直接否認沒有那回事兒。

要重揭傷疤無疑是殘忍,如何在委婉、不傷害她們的情況下發問?

就像導演自己說的:

「我難道非要告訴觀眾她怎麼被強姦的?」

君君在知乎上找到了導演對《二十二》這部電影的心得。

把這些老人當做親人去看待,你的拍攝就有了分寸,問題就有了底線。

于是之后在他的鏡頭下,老人們展現出的都是很鬆弛的狀態。

電影在2015年完成,電影好不容易拿到了放映許可證,但後期和宣發「很差錢」。

導演想到了眾籌,短短兩個月,彙集了100萬。

32099個捐款人的名字,也被留在了紀錄片的片尾,要放10多分鐘。

終於,這部不被投資人看好的「賠錢電影」,在一幫不求回報「傻子」的幫助下,終於上映了。

(導演組織眾籌者提前觀影)

電影選擇在世界「慰安婦」紀念日8月14日上映。

1%的排片量少的可憐。

作為一部紀錄片,導演明白《二十二》在一眾商業大片中沒有市場。

對於票房,他也抱著很豁達的心態:「只要有22個人走電影院看就夠了。」

這句話里君君更多的是聽出了深深的無奈。

《二十二》是第一部得以在電影院上映的慰安婦題材的片子。

應該也是最後一部了。

不明白為什麼它來得這樣遲?我們等這樣一部說實話的電影太久了

韓國關於慰安婦題材的電影有催淚的《雪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最後的慰安婦》。

還有在15年掀起票房神話的《鬼鄉》,75000人眾籌,成為又一部「改變國家的電影」。

雖然《二十二》今天才上映,但從1%的排片看,票房可以預計到,不容樂觀。

在,還有多少人會關心這樣一部「無趣」的慰安婦題材的紀錄片呢?

(15年的韓國票房神話《鬼鄉》)

或許在這個快餐時代,《二十二》這樣的題材顯得格格不入。

但君君還是希望大家如果有空的話,到電影院去支持一下。

導演說,電影所有票房將全部捐給上海師範大學「慰安婦」問題研究中心管理。

全部用於那些老人未來的生活及對這個問題的研究工作,他不會靠這個項目賺一分錢。

昭昭前事,惕惕後人。

2017年是抗戰全面爆發80周年,也是南京大屠殺30萬遇難同胞罹難80周年。

紀錄片《二十二》定在世界「慰安婦」紀念日,8月14日全國公映。

就在前天8月12日,海南的最後一位「慰安婦」,赴日狀告日本政府的黃有良在家中去世,終年90歲。

(生前受盡苦難的黃有良奶奶)

紀錄片《二十二》中的22位老人,從14年電影開拍起到現在,只剩下了8人。

只希望歷史的陣痛不會隨著22這個數字的縮減而深埋土裡。

這盛世無法抹去你的傷痛,惟願你們的餘生能繼續延展笑顏。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