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湖南寧鄉抗洪三日

湖南寧鄉抗洪三日

原標題:湖南寧鄉抗洪三日

2017年7月1日晚,寧鄉東溈南路與一環路相交處,救援人員正在轉移受災群眾。圖/視覺

7月2日,從高空300米處俯瞰寧鄉大部分城區浸泡在水中。

7月2日,寧鄉群英路,因家中被水浸泡,以及停水停電,幾家人在路邊架鍋做晚飯。

7月2日,寧鄉沙河市場內,兩名上身赤裸的商戶在水中打撈建材。

政府每隔一小時公布一次汛情,省防指跨地區調集150名武警官兵支援;受災群眾積極自救

寧鄉,長沙西部的一個城,湘江支流溈江穿城而過。在過去的三天,一場豪雨打亂了這裡的所有秩序。

7月2日晚,店鋪里的洪水已經退乾淨了,但彭新懷仍不敢離開。一天前,突如其來的洪水沖開了他家箱包店的捲簾門,淹沒了店中所有貨品。水退了,捲簾門成了「麻花」,鎖不住了,他搬了一把椅子,守著店,以及沾滿泥漿的箱包。

湖南省水利廳統計,截至7月3日,湖南全省共有14個市州127個縣區受災,受災人口403.07萬,直接經濟損失103.36億元。

重災區寧鄉市,是被曝光最多的地區之一。截至7月1日20時,在這場洪災中,寧鄉市堤防損毀827處,受災人口50多萬,死亡5人失蹤4人,轉移安置56233人,倒塌房屋3300餘間。停電用戶數12萬戶,全市受災道路72條。

7月1日上午8時,根據雨水災害情況,寧鄉市政府將應急響應提高到Ⅱ級,市直各部門單位全部到崗,協助鄉鎮做好防汛救災工作。其中電力局全線架電,水務局和建設局組織300人作為應急分隊,交運局、公路局疏通主要公路塌方,消防派出60人作為衝鋒舟機手及突擊隊,公安局負責在所有危險路段、橋樑全部拉好警戒線;衛生局組織人員隨時入戶消毒。湖南省防汛抗旱指揮部已從郴州調集150名武警官兵到寧鄉待命。

「只要人在,生活就能繼續。」一位災民說,「你看哪家人哭哭啼啼了?我們這邊的人就這樣,再生能力強,再過一兩年,照樣活得『支稜稜』的。」

每小時發布一次汛情通報

7月1日早上,寧鄉市政府每一小時發布一次汛情通報,公佈道路、電力、通訊受損及修復情況以及城區內積水情況。但忙於做生意的彭新懷並沒有在意,他看著外面時斷時續的降雨,整理剛剛發回來的貨,催促著妻子繼續幹活。

下午2點左右,水漫過了彭新懷店裡的門檻,慌亂中,他用棍子戳掉幾塊天花板,往上面塞箱包,那是他能想到的最安全的地方,「水再大,也不會淹到天花板吧?」

此時,店裡的水已經漫過小腿,街道上開始有人往外跑,邊跑邊喊,「快轉移啦,快轉移啦,水來啦。」

「別管貨了,跑。」彭新懷一把把妻子推出去,用腳把門邊的兩個箱子往店裡踢了幾腳,匆匆拉上捲簾門,跑了。

再回來已是7月2日凌晨4點,上鎖的門被水沖開了,鋁製的門被捲成了麻花,蜷縮在一起。水漫過門檻一米多。有四五十個箱包漂在店外,幾個箱子順著街道往遠處漂,漂到十米外,被一輛泡在水裡的轎車擋住了。

他鑽進店裡,發現天花板上都結著水漬。「水位最高的時候,達2米多,把整個店都泡了。」二十幾萬的貨,全完了。

7月2日晚上8點,彭新懷還在店門口坐著,有些不知所措,「等唄。」他想等著,箱子幹了,還有多少能夠賣掉;等著廠家的回話,看能不能退些貨回去。

同樣在等的還有沙河市場的一批商戶,沙河市場在溈江東側的城區玉潭鎮,市場內超過三千商戶,因為緊鄰溈江,這裡是城區受災最嚴重的地方。

「半天時間,積水達到五米。」商戶於強說,「水淹到二樓,三千多家商鋪,過半的店鋪被淹沒。」

7月2日下午,他們匯聚在一起,等水退去,看看還剩多少東西,看看生活怎麼繼續。

7月2日,寧鄉沙河市場的路面被洪水衝擊后,疊加在一起。

7月3日,湘江東側數百名武警官兵駐守湘江中路捷運站,當天水位39.4米,警戒水位36米。

「有一點希望就要抓住嘛!」

並不是所有人都在等,大部分人在積極展開自救,「有一點希望就要抓住嘛!」

沙河市場的胡清華(音)從早上五點就跳進水裡搶救貨物。他做板材生意,水來了,門被沖開,板材漂得整個市場都是。「這些板材,撈出來還大概可以用。」他穿了一個短褲,在幾萬平米的積水裡尋找板材,一塊一塊往上撈。7月2日下午5時,他撈上來近二百塊。

張鳴(化名)和胡清華一樣,在市場批售殺蟲劑,店鋪在市場的一樓,家在市場內居民樓的三樓。他從店鋪里一桶一桶撈貨,隔著水面扔到樓房附近,家人在樓上用竹竿打撈,轉移到家裡。

下午5點多,沙河市場集聚了幾百名商戶。男人們有的划著皮艇,有的撐著簡易竹排,有的裸著上身趟著齊胸口的積水轉移店裡的貨物。家屬們聚在頂樓的窗口,沖他們喊著,指點著貨物的位置,加油打氣。

寧鄉市城區主幹道楚溈路,地勢較高,積水7月2日一早就退去了,太陽出來,市民們忙碌著,清理貨物和污泥。

晚上7點,部分街道供水、供電還沒有恢復。水,要到五公裡外去運。中午的時候,不知道誰把附近的消防水龍頭撬開了,這成為了一條街道的主要水源。周圍的居民,男人提著水去洗店,女人們打水做飯。

距離城區五十公裡外的老糧倉鎮老糧村,洪水退去,田裡稻苗被泥漿沾染,田野染成一望無際的褐色。老糧村的村民幾乎全部出動,開始在田裡洗稻子,把田裡的積水潑上稻苗,洗去泥漿。被水洗過的地方,又恢復了翠綠。

「只要人在,生活就能繼續」

傍晚時分,在楚溈路消防水泵排隊接水的人越來越多,有人在中間喊了一聲,讓用來做飯的人先接水。這時候,有人自覺退到後面排隊。

「多大的災多大的難,吃飯最重要。」一名市民說,「只要人在,生活就能繼續。」

這座被水泡過的小城,晚飯時,巷子里飄出飯菜的香味。住在玉潭鎮的向濱稱這為「寧鄉人的英雄氣」,「你看哪家人哭哭啼啼了?我們這邊的人就這樣,再生能力強,再過一兩年,照樣活得『支稜稜』的。」

玉潭鎮溈江邊,依然可以聽到江中滔滔的激流。這裡是小城最危險的地方之一,溈江激流削掉了一側三分之一的道路,混凝土修築的振興橋被整個推翻到河道里。洪水來時,政府疏散了附近的居民,在這條道路兩旁的入口,設置了警戒線,禁止人進入,這裡一度成為禁區。

截至7月2日凌晨6點,溈江中下游鄉鎮轉移安置人口8萬多人,政府出動衝鋒舟、皮划艇救出近3萬人。

到7月2日傍晚時候,住在附近的向音美已經恢復了正常生活。她在自家門口用沙袋築了一個堤壩,把院子里、屋子裡的積水清理到堤壩外面,再把一樓的財物轉移到二樓,「今晚就準備住家裡。」

借住到親戚家裡的群眾,都陸陸續續回來了。

截至7月2日,寧鄉市各鄉鎮通訊基本恢復正常,只有流沙河、老糧倉、青山橋等3個鄉鎮通訊正在恢復中。

沒電沒水的地方,鄰居們開始「搭夥」過日子。有幾戶人家,在路旁做起了晚飯,有人提供煤氣,有人提供凈水,有人提供豬肉;兩個男人一個切菜,一個掌勺,菜放到鍋里,吱吱作響,「吃飽了,好救災。」

新京報記者 安鍾汝 湖南寧鄉報道

攝影(除署名外)/新京報記者 王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