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廣州35所老年大學屢爆棚 老人通宵冒雨排隊

廣州35所老年大學屢爆棚 老人通宵冒雨排隊

為求老年大學一學位,老人們通宵達旦排隊

文/圖 金羊網記者 宋昀瀟

從17日晚上10點一直到18日早上8點,59歲的袁曉明等了足足10個小時,才終於拿到了廣東省老幹部大學(以下簡稱「省老乾」)的派號,與她一起的還有十幾名「戰友」,最大年紀的已經80多歲,他們都在為所剩無幾的省老乾大學學位焦急等待。

2017年6月,廣東省政府發布的《關於大力推動老年教育發展的實施意見》提出,到2020年,全省以各種形式經常性參與教育活動的老年人占老年人口總數的比例應達到25%以上,其中珠三角地區達到30%以上。而據統計,2016年廣州市老年人口達130多萬,廣州市的老年大學則僅有35所,在校學員7萬多人,僅佔到廣州老年人口總數的4%。

1 報名

生病老人也趕來排隊

就讀2013級美聲唱法6班的袁曉明,今年6月已經從老年大學順利畢業。整整4年,班集體氣氛異常融洽,袁曉明與同學們約定,今年秋季美聲唱法新開班時,大家再做4年同學。恰逢省老乾招生政策改革,往年是老生先報新生后報,如今為了讓更多新生加入,變成了老生新生一起抽籤搖號。袁曉明報名兩個班級,抽籤無一抽中,「今年報名新老學員機會均等,電腦中籤后即可報名,報完還有剩餘名額的,則由遞選名額替補,如若還有剩餘,則在18日現場開放。」省老乾負責宣傳的張姓科長向記者介紹。但在18日,報名老年大學學員的熱情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

18日的廣州,豪雨下了一夜。雖然省老乾給排隊學員們提供了椅子與雨棚,但雨水還是漫過了袁曉明的腳背,「我坐在第一排,雨棚漏水,弄得身上全濕了,有人感冒發燒還裹著被子、毯子繼續排隊」。

不僅下雨,成群結隊的蚊子也向袁曉明等人發起攻勢,即便袁曉明身穿長袖長褲,臉上也還是遭了殃,「只要露肉,蚊子就一哄而上,瘋狂叮我的臉,根本沒辦法躺下來休息」。

凌晨3點,前來排隊的老人家越來越多。袁曉明本也準備凌晨3點再來排隊,然而17日晚上9點多,已準備入睡的袁曉明看到班級微信群里的通知,省老乾的報名點早已「人山人海」,慌亂下的袁曉明趕緊從三元里飛速趕往東山口,「去的時候,我已經是第52號了,心想完了,幸好中途有人離開,我才拿到了8號!」袁曉明的右腳踝關節之前扭傷,18日,排了通宵隊的她終於報上名,隨後就立刻去醫院挂號。

2 訴求

為學知識也為「社交」

其實,如果袁曉明在早上8點到達省老乾,她一樣可以就讀,只是要讀他人挑剩的冷門專業。袁曉明十分固執,她就要選自己之前所在的美聲唱法2013級6班,在今年秋季,它將改為2017級1班。

「我們這個班非常好,老師好班委好,班集體同學友愛進取,非常團結!」事實上,記者已是多次在美聲班聽到這樣的話。美聲唱法2013級6班的班代楊潮,是整個班的核心人物,66歲的他平時可謂出盡心力。複印資料、分發講義、組織聚會、班級遊玩……他都熱心牽頭幫忙。

在國家二級心理諮詢師楊靖看來,老年人之所以如此熱衷老年大學,其首要目的便是為了社交,「許多報名老年大學的人,平時缺少子女陪伴,需要獲得社會支持時,老年大學便成了滿足心理需要的最佳渠道。所謂社會支持則需要雙方『談得來』,有共同的興趣愛好與價值觀」。

除了共同的興趣愛好與價值觀促成老年大學火爆之外,學員們都在相同的社會層次,也使得許多老年大學的學員來了便不想走。

陳雪從2004年開始便是省老乾的學員,距今已是有13年學齡的老學員。在沒進入省老乾之前,陳雪也去過一些老年學習班,然而聽課的街坊三五成群聚在一起不斷講話,有些比老師講課的聲音還大,「省老乾、市老乾都有門檻,學員素質高,不至於課堂亂鬨哄,大家全部認真學,教我們的老師還說大學生都沒有我們老年人紀律這麼好」。

對於省老乾,陳雪感觸良多:「我已經在這裡這麼長時間了,這裡是心靈歸宿,即使將來不在心儀的班上,也要繼續參加學習,人活一生重點還是要找精神有所寄託的地方。」

3 變化

對新鮮事物接受力強

成功報名繳費后的袁曉明乾的第一件事,就是在班級群里報喜訊。

「很幸運地獲得了2017級1班的最後一個名額。真是非常興奮,又能回到這個團結友愛,開心快樂的集體!在此,要感謝所有關心和支持鼓勵我的老師和同學們!」語句的背後,網名「明天」的袁曉明不忘加上雨傘和雙手合十的微信表情。

袁曉明剛發完消息,整個班級群再次沸騰,有發表情恭喜的,有點贊「明天」的。事實上,這個班級微信群一直很熱鬧。小到曬孫買菜,大到校園通知,所有的信息交流皆由微信群承擔。

面對新潮的微信群,高齡的叔叔阿姨怎麼學得會?陳雪很靦腆:「都是我女兒教的。」楊潮很直接:「都是被逼的。」

原來,一開始,美聲班裡的大部分同學皆在微信群之外,小部分微信群內的成員,經常在群里分享發聲練習技巧、呼吸運氣技巧等小知識。待到上課見面時大家談起,不在群里的同學就會一頭霧水,一問才知是有微信群,這時,沒入群的同學才開始主動學微信,班裡學不會回到家裡還讓兒女再教一遍。

就在幾十年前,老人們還是思維保守封閉的形象。如今,省老乾學員里異常高漲的求知慾與對新鮮事物高強的接受能力,在心理諮詢師楊靖看來也明顯「不正常」,但將此放在整個時代大背景下,一切又似乎都說得通了,「這幾十年來,信息時代來臨,他們身處其中,不會像過去的老人脫離在時代之外。特別是他們從中年到退休,無時無刻不在感受時代強烈變化,這種變化感他們會比以往的老人感受得更強烈」。

這也解釋了為何廣州老年大學(以下簡稱「市老乾」)今年剛推出微信網路報名,5000多個新生學位便在一小時內被搶光,學校分批追加了6個班約300個學位的招生計劃,也很快被報滿。追蹤報名者的IP地址,有雲南、青海、內蒙古、新疆,甚至美國、法國,原來這些老者縱使出門在外,也不忘用手機在異鄉異國搶奪學位名額。

4 挑戰

報名入學中籤率僅25%

市老乾成立於1988年,該校區每個學期開設220多門課程,招生規模高達11000多人次,每天同一個時段就有1100多名老人家同時上課,規模堪比一所國小。位於海珠區曉園路123號的市老乾新校區,面積有40000多平方米,預計未來每學期最多可以容納3萬人次就讀。省老乾早從1989年便在老幹部活動中心基礎上建立而起,3800平米的舊樓吸引了3000名學員。2011年7月,原舊樓拆除,投資兩億多元,佔地面積達4.35萬平方米的新省老乾大樓拔地而起,目前學員近1萬。

然而,縱使省老乾與市老乾不斷擴大規模,面對廣州城內130多萬名的老年人口,兩所學校加起來的學位依然是杯水車薪。

今年秋季,省老乾總共欲招收近1萬人次,現有23門專業,220個班。截至18日15時,接近1萬的名額只剩下了300多個,而這300多名額保有的時間,不會超過今天。

省老乾最火熱的課程是聲樂、器樂、外語,最熱門的班級當屬民族唱法2017級1班,由於是新開的班級,老師、時間段均比較好,引來了278人報名抽籤,最終僅有70個幸運兒能被抽中,淘汰比例達到了4:1。

讓工作人員十分擔憂的是,6年前新建的樓已經漸漸超負荷使用,為了能讓更多的學員入學,省老乾甚至將會議室等用作教室。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張科長不止一次強調:「老年群體對精神生活的熱切需求,僅僅靠一兩所大學來滿足肯定不足夠,希望能讓各個渠道發揮作用,調動好社會資源,讓社會力量參與進來,比如社區搞活動培訓,社會團體辦各類主題活動。」

目前,省老乾已與省直單位合作共開設4個分校,培訓近千名新學員。即將就讀的袁曉明、楊潮、陳雪等人則都希望,學位能多點、再多點,楊潮說:「之前有試過76人一個班,這回能不能也設76人一個班?我們還有很多優秀的學生都沒被選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