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知道的鄒勝龍

我知道的鄒勝龍

左林大叔今天八一八鄒勝龍。

或許有年輕的鄰里會問,誰是鄒勝龍?這真是一個憂傷的問題。十年前,大叔作為從美國博士畢業回哈工大深圳研究院做教授的老婆大人的家屬從重慶輾轉上海最終南下深圳定居(這句話有點長,鄰里們細細品味),人生地不熟,無所事事。在陳宗周和吳曉波兩位前老闆的鼓動和支持下決議梳理互聯網過往歷史,於是有了這個書系的第一本《沸騰十五年》。《沸騰十五年》在深圳第一個採訪的企業家就是迅雷的鄒勝龍,推薦大叔採訪鄒勝龍的正是周鴻禕。迅雷是周鴻禕把3721賣給雅虎后因為禁業在IDG做合伙人期間投的案子,周鴻禕自己也放了點錢(傳說是70萬人民幣)。

周鴻禕推薦大叔採訪鄒勝龍,不僅僅是因為周是迅雷天使這個利益關聯,更重要的是在當時PC互聯網尤其是客戶端江湖裡,有一個終極命題:生,死和騰訊。迅雷是在這個命題前第一個贏得高分答卷的公司。 雖然與騰訊同城,但鄒勝龍與馬化騰並無多少交情,相反與百度的三位創始人徐勇、李彥宏、馬東敏早期都有交往。鄒勝龍在矽谷賣過二手車給徐勇,李彥宏夫婦回國前也多次與鄒勝龍餐敘。李彥宏夫婦和徐勇創辦百度的時候,也邀請過鄒勝龍,鄒勝龍木想好,推薦了他的師弟也是後來迅雷的聯合創始人程浩去了百度。迅雷也用了很多百度出來的技術大牛,比如李金波、段暉等等;鄒勝龍還是有做家類似早期百度矽谷式技術創新公司願景的。

分庭騰訊,比肩百度,讓迅雷在上一個十年成為當時不折不扣的超級新貴,迅雷董事會也一時成為那個時代資本寵兒,IDG劉芹馮波Google等機構先後入局,在當時,迅雷董事會豪華程度數一數二。 許是18歲就去美國讀書的原因,或有科學家家庭本身就開明民主加持,再加上在矽谷工作過5年,鄒勝龍本人行事其實蠻西化蠻矽谷的,比如他認為公司員工都應該是自驅動自管理的;無論是公司高管還是普通員工,都應該是自由而平等的;迅雷也是互聯網公司里率先實現全員持股的公司。在鄒勝龍看來,人人生而平等這種美國價值觀深入骨髓。

迅雷也有一些蠻Google的「做派」,比如在自己最核心的領域不計成本的投入研發力量,同時又鼓勵小組的方式做各種嘗試。兩個技術背景的創始人也充滿了對未來的諸多想象,but,迅雷所作的事情卻是極其本土化的事情,滿足的是大多數屌絲大文件傳輸的需求,需求旺盛到剛需,但一路前行,不斷遭遇各種利益體的PK:被華軍們杠,被搜狐打,被優酷上市前阻擊,不一而足。

簡單說,在互聯網江湖越來越本土化的趨勢下,鄒勝龍想做一家越來越矽谷的公司。如果迅雷只是想做一家小而美的公司也OK,但在的互聯網江湖,「小而美」不存在的。這種錯位帶來的糾結讓鄒勝龍很苦惱,很憂桑。也有人勸過鄒勝龍,有收入有利潤有用戶的迅雷其實可以轉回國內來,嗯哼,怎麼樣不會比暴風差吧。據左林大叔了解,鄒勝龍並不是沒有考慮過回歸A股的方案,不止一次,也有不少券商接觸過,但最終並沒有成行。

至於其中的細節不得而知,但左林大叔認為,即使回歸了A股,以鄒勝龍美國式的思維方式,面對土匪式的A股莊家,估計也不會是一個特別順的溝通。今天復盤,迅雷2011年美國IPO未果是鄒勝龍人生的一個坎,這裡面故事很多,有讓當時的友軍先走的考量失策,有被對手優酷盤外招的中槍,也有上市團隊遴選和激勵的不科學(相對YY來說),還有當時支付寶VIE事件帶來的整體市場進入下降通道,但繞不開迴避不了的是鄒勝龍內心對自己的無限期許。

如果查閱迅雷的上市公司文件可以看到,自從上市到現在,鄒勝龍手上持有的迅雷股票一股未賣,沒有人比他更相信迅雷。過去這麼多年,作為一個公司的創始人和CEO,他每月拿著跟總監差不多的薪水,儘管迅雷公司有每年8月統一調薪的傳統和規定,但他的工資長年不變,有時候下面的人提醒他,他也只是說,算了吧。

一個在上市之後採訪鄒勝龍的記者私下說,她當時同時採訪了另外一家跟迅雷同時上市的公司CEO和鄒勝龍。那家公司CEO馬上就換了一輛瑪莎拉蒂,而被問及何時換豪車時,鄒勝龍只是尷尬的笑笑,記者注意到,他背的一直是那個破破的雙肩包。一些迅雷朋友跟左林大叔聊天也感慨,儘管已經上市,過去這幾年,鄒勝龍仍然保持了創業公司的心態,每天開會到晚上10點都是家常便飯,有時候開會的人都體力不支了,他還是滿血的狀態。

爆個料,迅雷曾無限接近買下豌豆莢,但最終豌豆莢賣給了UC。在大叔看來,鄒勝龍和王俊煜是一類人,都屬於互聯網的少數派,情懷滿滿,信奉技術產品改變世界,引領風口定義行業,充滿理性但略理想主義。與剛剛30歲的王俊煜不同的是,今年已經44歲的鄒勝龍包袱更重,虧欠更多,他要重新出發所要做的交代更多。

2011年上市未果讓迅雷的早期投資者的退出遇到問題,之後雖有胡祖六的增資進入,但老股東的退出還是未解,引進大部分股東關係良好的小米和金山系入局接盤這些股東的老股(八卦下,晨興聯創IDG應該都和雷老闆合作過兩位數的案子吧,雷老闆回接迅雷這個能產生協同的優質資產項目很合情合理,都是江湖啊),讓鄒勝龍對投資人有交代。

2014年夏,迅雷二次IPO成功,上市后迅雷高管一起在紐約找了家中餐館喝茅台慶祝,喝著喝著,程浩大哭起來,講述他與鄒勝龍之間的諸多過往。這一兩年,程浩開始做投資,而且重倉人工智慧的投資,與雷鋒網和GAIR有諸多合作,程浩也是今年GAIR新智造成長榜的評委,他所投資的roadstar.ai的那小川也是今年GAIR智能駕駛專場的圓桌嘉賓。另外廣告下,7月1日起,GAIR大會門票將恢復原價,各位鄰里有興趣參會學習的點擊:gair.leiphone.com。

繼續回來八,那個慶功宴上,程浩一直在哭,但哭中帶笑,鄒勝龍一直在笑,笑中帶哭,個中心酸,各位鄰里自行體會。

鄒勝龍要對創業夥伴有交代。據未證實的消息說,曾經有迅雷核心高層在迅雷的期權過期了,按照公司規定,公司是不需要補的。作為一個尊重規則和制度的人,最後鄒勝龍掏了自己的腰包,但這位高管至今也不知道自己拿到的補償並不是迅雷出的;

鄒勝龍得給迅雷的現在有交代。會員讓迅雷站住,但光靠會員太單薄,鄒勝龍找來了騰訊雲的功勛老臣陳磊。先是迅雷CTO,然後是將CDN業務獨立出來為網心,請陳磊做網心的CEO,為讓陳磊能最大程度的調動迅雷的資源,鄒勝龍和董事會討論超過半年終於形成讓董事會任命陳磊為聯席CEO。昨天,迅雷董事會又任命陳磊為CEO。

鄒勝龍也需要對迅雷的未來有交代。鄒勝龍2016年起開始在迅雷內部成立人工智慧實驗室,2016年GAIR也邀請鄒勝龍做觀禮嘉賓。大叔與鄒勝龍也多次就人工智慧可能存在的機會和挑戰交換過意見。今年鄒勝龍的兩會提案與開放數據有關,而今年GAIR上,雷鋒網、51nod和觸控會聯合發起一個全球開放數據創客馬拉松的比賽,見下圖,這項比賽的總決賽將放在明年GAIR同期舉行。

交代來交代去,鄒勝龍發現,最該交代的他本人卻不曾有交代。

因為孩子教育的問題,鄒勝龍的老婆孩子都在美國,父母也一半美國一半。鄒勝龍一直屬於CEO里混微胖圈的,多年的辛勞讓鄒勝龍有了他這個年齡接踵而來的高血壓等一系列問題,頭髮也已經半白。套用一句廣告語,今年44歲的鄒勝龍,心臟是60歲的。 大叔今年約過鄒勝龍兩次,都遇上鄒勝龍去美國看病,這也是鄒勝龍自己在不再擔任迅雷CEO后的內部信上所說的身體對其進行抗議背後的真實原因。

人到中年,真心就是交代二字。從40到44,鄒勝龍一直在給其他人交代,如今已然44歲的鄒勝龍,真該給自己一個交代。

因為時間安排的原因,今年GAIR上我們多半見不到鄒勝龍,但2018年的GAIR,我們希望能與鄒勝龍一起分享人工智慧與生命健康領域的新見解新實踐,我們也衷心的希望鄒勝龍到時能滿血歸來。

對於鄒勝龍,各位鄰里還有什麼料需要和大叔分享?歡迎底部留言。點贊最多的,大叔自掏腰包買一張GAIR門票相送。(GAIR 大會真的快沒票了,想參會的抓緊時間!)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