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一個韓國女人的二戰故事,被日寇騙到中國當慰安婦后50年不回國

一個韓國女人的二戰故事,被日寇騙到中國當慰安婦后50年不回國

朴來順:1915年出生,韓國慶尚南道人。

這是朴來順去世前兩年,接受採訪時的紀錄。

1940年2月,日本軍隊在我的家鄉徵集年輕女子組成的「戰後地勤服務隊」,宣傳說這是支持大東亞聖戰,婦女到去只是做飯、洗衣、照顧傷員,每月還有工資可以寄回養家,我當然願意。

1941年2月,我抵達海南,那一年我26歲。

3月16日,我終身難忘的屈辱日子。那一天,我們被日軍強暴。

日本戰敗后,我由於身體虛弱,留在了。1948年,我和朝鮮人石建順結婚,雖然沒有兒女,但生活還是美好的。

1955年,與我相依為命的石建順病故了,扔下我一個人。

從26歲離開父母親人來到,到79歲去世,朴來順一直沒有回過故鄉。

你問我想不想回韓國,我不想回去了,在韓國我只生活了25年,而在我生活了53年,大家像姐妹一樣對待我,沒有歧視我這樣飽受屈辱的女人,我捨不得離開。我只祈望以後再也不要發生可怕的戰爭,這是我最後的心愿。

在臨終前,朴來順將她生前所有的東西全部封存在一個跟了她一生的鐵皮箱子中,在她死後,這個箱子和她的骨灰一起埋進了墳里。

朴來順在這個世界上只留下一張年輕時的照片,她交給了最好的一位朋友,並叮囑朋友好好保留。

在埋葬了所有的一切后,老人為什麼要保留這一張照片?這又是一張什麼樣的照片?

從保亭到海口,從海口再到保亭,再從保亭縣公路管理所的職工檔案室,到海南省文史館,我查閱了所有能找得到的與朴來順有關的資料,找遍了朴來順活著時幾乎所有的朋友,在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追尋后,朴來順的過去在我的面前開始變得越來越清晰,我終於看到了這張照片。照片中,年輕的朴來順穿著一件白色的裙子,那雙充滿迷茫和憂傷的眼睛看著我。美麗的少女朴來順,憂傷掩不去她生命的青春的光芒。這時我似乎有些明白,老人為什麼叮囑朋友要好好保留它,老人留下這張照片也許有許多理由,但其中一定有一條是出於對自己青春的憐惜,雖然她已被踐踏,但她本該是如此美麗。

據保亭縣文史工作者張應勇說,1994年國慶前夕,他到保亭縣醫院病房探望朴來順,當時她正躺在病床上輸液。縣公路工區派了一位青年女工守在病床旁照料她,這時老人的生命之火已經行將熄滅,但從她蒼老的臉上仍還能隱約看到她年輕時的風韻。那次老人在張應勇的懇求下,終於說出了自己那段屈辱的往事。張應勇說永遠忘不了老人在開口前的表情:沉默良久,已經枯涸的眼中一下子又充滿了淚水。

朴來順解釋為什麼要把自己的故事告訴大家:

我看來活在人世也不會很長時間了,本不想再提那些往事的,但想想我快死了,再不說怕沒有機會說了。我是南朝鮮慶尚南道咸安郡內谷里人,我的父親朴命萬,母親宋崔引,都是老實的農民。父母養了我們9個兄妹,大哥朴恩植、二哥朴乙植、大姐朴任順、二姐朴乙順,他們也都是農民,現在是否還健在,我不清楚。我是老五,下面還有弟弟朴壽富、朴基英,妹妹朴其順、朴次順,現在他們也都是50多歲以上的人了。

昭和15年(1940年),日本軍隊已經對發動大規模的侵略戰爭。這年下半年,日本人在我家鄉徵兵,我的戀人姓崔,他也被征去戰場,但不知他在的什麼地方,在哪支部隊。第二年(昭和16年)2月,日本人在我們家鄉徵集年輕婦女,組織「戰地後勤服務隊」。徵集人是一位姓李的朝鮮人,他到處宣傳說,這是支援大東亞聖戰,婦女在那邊只做飯、洗衣、護理傷病員,每月除吃用以外,還有工資,有錢寄回養家……。我們家鄉不少婦女,小的才16歲,大的30來歲被徵到「戰地後勤服務隊」了。我當時25歲,兩個姐姐已經出嫁,家中人口多,生活困難,既然參加服務隊能掙點錢養家,我當然願意。另外因為我的戀人在戰場,當時我不知道有多大,認為去也許能和他相會呢。父母開始不同意,後來經姓李的多次花言巧語勸說,老人也就不阻攔了。

我們這支「戰地後勤服務隊」前往時,同乘一輛車的有30來人,我們朴姓姐妹就有4人。記不清坐了多長時間的汽車,又坐火車,有一天終於到了撫順的日本兵營。他們不讓我們住在兵營里,而安置在離兵營不遠的一座有圍牆的大院里。進了院子才看到這裡已經來了不少年輕姐妹,約200多人。兩天後進行編隊,我所在的隊約50人,有日本人、北朝鮮和南朝鮮人。編隊后第二天,崔管事就發給我們統一式樣的上面寫著編號的衣服,叫我們洗澡后換上,說要進行體格檢查。

朴來順命運怎麼樣?再後來的故事,跟千千萬萬朝鮮慰安婦的故事是一樣的,她們的命運大家都知道,我們就不說了。綜合央視國際和陳慶港等文章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