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沒錯,讓泰國姑娘看上韓劇是門大生意:「Viu」要借 OTT 掘金新興市場

沒錯,讓泰國姑娘看上韓劇是門大生意:「Viu」要借 OTT 掘金新興市場

早些年《甄嬛傳》、《琅琊榜》大火的時候,據說北美、韓國、東南亞的海外機構也都爭相購買播出權。

那會兒有評論就說了,這是新一代國粹順著「一帶一路」走出了國門。

泰版《甄嬛傳》海報

文化作品走沒走出國門,我不知道。但文化作品背後的互聯網電視服務行業已經出海講起了「國際化」的故事。

「香港市場規模不算大,走出去是必然。」

電訊盈科(以下簡稱「電盈」,廣東和香港的朋友應該很熟悉)媒體集團董事總經理李凱怡在接受採訪前說了這麼一句話。

而代表電盈「走出去」的是它旗下 OTT 項目,於 2015 年 3 月推出的 Viu

36氪獲悉,電盈旗下以 Viu 為主的 OTT 服務近日獲得了 1.1 億美金戰略投資,投資方為弘毅投資、富士康資本和淡馬錫。據悉該筆資金將主要用於繼續擴大現有市場的佔有份額,並將業務擴展至其他高增長市場。

我們知道,OTT 這個辭彙近兩年被提及的頻率越來越高,所謂OTT,是 over the top 的縮寫,指通過互聯網向用戶提供各種應用服務,目前典型如互聯網電視業務。

具體到 Viu,簡單來講,業務和 Netflix 相似:用戶可以在其平台上進行視頻訂閱以觀看相應內容。相比傳統數字電視和 IPTV,Viu 這類 OTT 業務在進行視頻內容消費時,會留下身份信息、興趣偏好還有行為軌跡等數據。

Viu 官網頁面

事實上,根據去年年底波士頓諮詢集團(BCG)所發報告的數據,全球 OTT 電視視頻類收入在 2016 年增至 250 億美元,儘管目前 OTT 電視僅佔全球行業的 5%,但其年增長速度超過 20%,市場份額開始高於傳統電視。

不過在全球兩大市場:美國和,OTT 視頻服務廠商競爭十分激烈,以美國為例,目前有 100 多個 OTT 視頻服務商,且二八效應明顯,用戶主要被攬於 Netflix、亞馬遜和 Hulu三個頭部玩家之手。

這也是 Viu 在 2015 年發力出海之時,選擇布局新興市場的原因。

李凱怡表示,Viu 目前已經覆蓋 15 個國家及地區,包括香港、印度、東南亞市場主要 5 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泰國)、中東 8 國(巴林、埃及、約旦、科威特、阿曼、卡達、沙烏地阿
拉伯和阿聯酋)。

不過,據36氪觀察,新興市場競爭也不少,如有在走全球化路子的的 Netflix、亞馬遜,以及本土玩家如東南亞市場的 IflixHooq 等。李凱怡認為 Viu 有其差異化打法和優勢。

OTT 業務本質上連接兩端:內容和硬體。

在內容層面,李凱怡認為相比 Netflix、亞馬遜等歐美巨頭,Viu 更側重貼近亞洲文化的內容,包括韓國、印度(寶萊塢和其他印度地方語種)、日本、、泰國、印尼、阿拉伯和印尼等。

而和本土玩家相比,Viu 則是亞洲視頻內容最多的,「以韓國為例,Viu 擁有其全部出海視頻內容近 90% 的版權」,李凱怡說,「而且我們可以在劇集首播 4 小時后提供配有當地語言的字幕,以保證用戶體驗。」

新興市場的本地化除了內容選擇,網路環境和硬體也是一大痛點。

東南亞等新興市場實際是直接越過 PC 時代進入移動端時代,手機成為主流消費者的首選渠道(硬體)。但受限於整體經濟水平,當前階段其手機中低端居多,且網路基礎設施有待加強。

技術收購是 Viu 的解決方案。2015 年,電盈通過併購美國移動視頻點播平台 Vuclip 在技術上有所提升。李凱怡告訴36氪,Vuclip 的 Dynamic Adaptive Transcoding 專利技術,能實現在不同的網路情況下保持視象串流的流暢度, 同時也能根據播放時緩衝的頻寬, 適時調整解析度以匹配對應清晰度。

而在盈利模式上,Viu 包括基礎訂閱(價格中等,7.99 美金/月)、增值會員以及 OTT 廣告。

李凱怡表示,具體合作廣告主數目暫不便透露,但已與很多在不同行業的國際知名品牌達成合作,包括 P&G、聯合利華、歐萊雅、雅詩蘭黛、麥當勞、三星、 LG、索尼、阿迪達斯、耐克、路易威登、 Chanel、 Expedia、滙豐銀行、渣打銀行等。

事實上,根據 Statista 對幾個新興市場視頻訂閱(SVOD)及廣告(AVOD)的收益預測數據,在 2016 年,SVOD 為 2.11 億美金,增速達到 24.8%;AVOD 為 5.99 億美金,增速達 38.3%,複合增長率較高。

問及數據,李凱怡告訴36氪,截至目前, Viu 的 DAU 已超過1200 萬。在今年上半年,總下載數超過 1860 萬次,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 163%。其中,單個用
戶周均視頻點擊數量在 15 個左右,日停留時長在 1.3 至 1.8 小時。

而從此次投資方來看,也與電盈的業務有所協同。以富士康為例,它在做的是努力摘掉其「硬體代工廠」的帽子,轉而講述一個「科技服務供應商」轉型的故事。而弘毅投資和淡馬錫在視頻點播方面均有所布局,因而這次入場 OTT 也不難理解。

當然,我還關心,在國內一眾老牌視頻網站對內「肉搏」十年、難分一二的時候,為何沒人去好好講講「軟文化」出海的故事。

莫不是這屆優土不行,得靠 YY、快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